馬鞍山的50後60後70後80後90後00後,一代比一代無奈,被戳中了!


馬鞍山的50後60後70後80後90後00後

一個比一個無奈

淚崩了!


50後的無奈:


1957年市中心街景 遠景可見小高爐


50年代初,台灣飛機屢屢進犯東部沿海地區,各地民兵積極練兵

圖為南山礦民兵對空機槍射擊訓練


50年代末期,馬鞍山上遠眺馬鋼廠區(市區)全景,廠區、市區一體


圖為建市初期的市委市政府辦公場所


1958年9月20日和1959年10月29日,毛澤東兩次視察馬鋼。



這個時代留給我們:老房子和梧桐。


礦內人家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新中國還沒有個樣兒;

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餓得"三根筋挑著一個頭";

當我們需要上幼兒園的時候,隻能跟著父母到田頭;

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碰上了"三年困難時期";

當我們上小學的時候,小學生都是大知識分子;

當我們上中學的時候,趕上了大串聯;

當我們正上學的時候,碰上了"文化大革命";

我們該工作的時候,碰上了上山下鄉;

當我們談戀愛的時候,還隻能靠介紹;

當我們結婚的時候,隻能兩張床一並靠;

當我們工作正起勁的時候,碰上了下崗;

當我們老了想享享福的時候,碰上了啃老的80後;

鼻子一酸,開始叭嗒叭嗒掉眼淚了。


60後的無奈:


那時候打電話還是新鮮事



60年代的畢業文憑的份量和現在不可同日而語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趕上了三年自然災害;

當我們需要讀書的時候,趕上了文化大革命;

當我們需要就業的時候,趕上了裁員;

當我們要養家的時候,國營賣掉;

當我們需要生育的時候,國家隻讓生一個;

我們教育子女的時候,碰上了會說"外星文"的90後;

當我們需要人照顧的時候,碰上了隻會讓人照顧的90後。


70後的無奈:

1972紅旗路街景


馬鞍山市第二中學


1972年雨山區菜市場



1972雨山湖長廊,現在依然還在用



自行車牌



70年代的紅星畢業證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奶粉買不到;

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吃肉要靠票;

我們需要信仰的時候,信仰崩潰了;

我們需要理想的時候,理想泯滅了;

我們需要精神鼓勵的時候,我們被物欲世界包圍了;

當我們要買房子的時候,福利房沒有了;

我們要上大學的時候,大學生貶值了;

當我們大學畢業的時候,工作要靠自己找了;

我們要談戀愛的時候,愛情也變成錢情了;

當我們生小孩的時候,小孩隻能要一個了;

當我們要孝敬老人的時候,我們上麵有六個老人。


80後的無奈:


80年代的解放路


馬鋼南山礦凹山采場




圖為80年代的湖南路,馬鞍山城建檔案館提供


1980年代的馬鞍山城市核心區


圖為1985年馬鞍山第一百貨大樓,馬鞍山城建檔案館提供



1985年時候的解放路


80年代湖濱飯店



80年代前期的雨山九區

1986年的湖南路



80年代初期火車站廣場



80年代的采石磯大門


當我們讀小學的時候,讀大學不要錢;

我們要讀大學的時候,讀小學不要錢;

我們還沒能工作的時候,工作也是分配的;

我們可以工作的時候,撞得頭破血流才勉強找份餓不死人的工作做;

當我們不能掙錢的時候,房子是分配的;

當我們能掙錢的時候,卻發現房子已經買不起了;

當我們沒有進入股市的時候,傻瓜都在賺錢;

當我們興衝衝地闖進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成了傻瓜;

當我們不到結婚的年齡的時候,騎單車就能娶媳婦;

當我們到了結婚年齡的時候,沒有洋房汽車娶不了媳婦;

當我們沒找對象的時候,姑娘們是講心的;

當我們找對象的時候,姑娘們是講金的;

當我們沒找工作的時候,小學生也能當領導的;

當我們找工作的時候,大學生也隻能洗廁所的;

當我們沒生娃的時候,別人是可以生一串的;

當我們要生娃的時候,誰都不許生多個的。


90後的無奈:



1997年的金字塘,諸炳華 攝

那時候的馬鞍山,金字塘半邊街是最繁華的地方。



現在的金字塘


工人體育館是各項體育賽事舉辦的首選地。

(圖為1991年在工人體育場舉辦的一場足球比賽,楊慶 攝)



90年代初期暴雨過後內澇的湖北路


90年代初期的馬鞍山牌香煙,注意煙標中的三匹馬圖案


就像“電線杆子”一樣的江南一枝花豎起來了



已拆除的原市體育場,現在的彙成上東位置。


當我們出生的時候,奶粉裏都有毒了;

當我們長身體的時候,隻能吃垃圾食品了;

當我們要上幼兒園的時候,開始亂收費了;

當我們大學畢業的時候,畢業就是失業了;

當我想努力賺錢的時候,股市倒了;

當我想努力談戀愛的時候,帥哥都成GAY了;

當我想追求一切流行的時候,又開始非主流了!


00後的無奈:


2001年10月25日,位於采石風景區翠螺山之巔的三台閣重建工程竣工,正式對遊人開放。



2002年10月拍攝

馬鞍山紅旗路與雨山路交叉口的大轉盤,如今轉盤已被拆除



2005年少年宮內的米格戰鬥機


當我們和媽媽要果凍時,她告訴我果凍是皮鞋做的,

當我們和媽媽要新鮮的紅果時,她告訴我們那是轉基因的,

當我們去扶摔倒的老奶奶時,媽媽說不能管她會賴上我們的,

當我們家有車開時,馬路上已經走不動了,

當我們想去放風箏時,空氣中充滿了霧霾什麼也看不見,

當我們看著“爸爸去哪兒了”時,飛機卻找不到了。

……


幾十年彈指間,哪一代都有諸多無奈,當你再為無奈耿耿於懷時,10年時間往往一閃而逝。也許,我們隻能做到的隻是:珍惜自我,活在當下。


你可能喜歡:



下一篇 : 重磅 | 彌蒙鐵路開工,昆明到蒙自以後隻要一個半小時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