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珍貴的遂寧老照片——光陰裏,一座城!看了秒懂珍惜!



光陰裏,一座城!看了秒懂珍惜!


遂寧紀事:美國攝影家西德尼?戴維?甘博眼中的遂寧(極珍貴的曆史圖片,慢慢讀)

一個美國人,在一個世紀以前,不遠萬裏來到中國,扛著那些笨重的攝影器材,為了他的社會經濟學論著,也為了心中那一份情感,留下了數以千計的影像。

  他就是來自美國的社會經濟學家、攝影家西德尼?戴維?甘博(Sidney David Gamble,1890—1968)。
  西德尼?戴維?甘博(Sidney David Gamble,1890—1968)從1908年到1932年四次到中國考察訪問,終身致力於中國城鄉社會經濟問題的調查和研究。
西德尼?戴維?甘博的足跡遍及華北、華東、西南等地區。在此期間,先後拍攝了5000多幅黑白照片、彩色幻燈片及39盤16毫米電影膠片。這批照片,數量之多、內容之廣、拍攝質量之高、保存之完好堪稱中國同時期曆史照片中的上乘。
1917年,西德尼?戴維?甘博來到中國西南的四川省考察時,拍攝了471幅珍貴的照片,其中就有當時的遂寧、三台、成都以及川西部分地區。
   照片中沒有技巧的賣弄,有的隻是對社會生活忠實而有選擇的記錄。以下,就是1917年西德尼?戴維?甘博在遂寧時拍攝的70餘幅照片,隨著時光流逝,這一幅幅黑白照片就愈顯珍貴。

100年前,我苦難的遂寧......

照片中沒有拍攝者的優越,沒有技巧的賣弄,隻有紮紮實實做學問的態度和平實又震撼的影像。

  若有紀實攝影,這便是真正的紀實攝影。

  若有民俗攝影,這才是真正的民俗攝影。





這個端著大家夥的人就是西德尼?戴維?甘博

這一幅遂寧人都應該不會陌生:廣德寺善濟塔,看起來,現在的善濟塔跟98年前差別不大。

這就是船山坡上最出名的建築“八角亭”,可惜未能經受住歲月的磨蝕,現在恐怕隻剩下些殘磚爛石了吧。



這張很麵熟吧?像不像現在廣德寺的大雄寶殿?


下麵這一組照片,是當時的遂寧城區城門、城牆、街市與市場——

照片上就是現在的城河北巷。當時就是一條遂寧城西邊的護城河,現在這條河已經封閉,變成了地下排汙主渠之一。估計這也是因勢利用。據《遂寧廣電報》的張帆先生在微博裏考證,此照片疑是在現今的市委黨校球場壩拍攝,圖中南邊的盡頭就是西門城門口,就是現在的市中心醫院與磨坊灣之間。

據《遂寧廣電報》的張帆先生微博裏說,這是玉堂街,此街因遂寧城北玉堂門得名。照片上,一座城門巍然而立,兩邊街衢井然。古鎮、古城應該是什麼模樣?有照片可以做證。

1971年的鹽市街。舊時,遂寧盛產鹽巴。照片中不是現在的新鹽市街,而是朝陽街分叉出直至涪江邊五聖祠碼頭的城東老鹽市街,這條街直到遂寧建市之初才拆除。抗戰後,四川成為淪陷區人避難的場地,遂寧人口劇增,鹽市已經遷址新鹽市街,就是現在新鹽市街小學的地址。


注意照片中間那塊吊牌和右上角的店招,上麵寫的貌似為:“XX慶豐堂號道地生熟藥......”街道是哪條已不可考。

1917年的遂寧廣德寺(軍衙門)照片中廣德寺的山門內實際上已經由駐軍作為營地,畫麵中諸多官兵以及少許百姓對這個美國來的老外以及神奇的攝影機看稀奇,從抗日戰爭初期到遂寧解放前夕的1949年9月,廣德寺一直是國民黨軍隊遂寧師管區的辦公地,主要負責征兵以及後勤工作。


打光胴胴,狹窄街道,石板街,是牛駝著貨物吧?黃牛?街道不祥。

1917年的遂寧文廟。遂寧文廟曾經也很熱鬧。文廟設在文星街,而今,文廟已經改成遂寧一中學校所在地。在這張照片中,清楚可見遂寧鬥城東南角城牆與公園口南城門。似乎拍攝地點就在二井溝坡上。不過那時沒有公路,更沒有渠河,隻有農田。


下麵這一組作品,是遂寧的母親河涪江的碼頭、船工——


這裏就是著名的犀牛碼頭。看照片左上,是不是今天的貓兒洲?這一長溜的蓬船得有近百艘吧,高高的桅杆是掛帆的嗎?說是碼頭,但沒有看到像樣的碼頭建築,船與岸的連接,靠的是那一塊塊木跳板。


△當年的涪江河,也是可以放排的嗎?

這個畫麵個人覺得不太像是遂寧,兩岸都有城市,遂寧哪裏有呢?

船工,注意他的衣著、包頭帕和神情。

船工

1917年,甘博拍下這麼多涪江照片,而且還專門有三台的照片,說明他是沿涪江逆流而上的。這個碼頭對麵,不知是不是仁裏古鎮,看看是一個建築群。請讀者現場考證下,可以留言與大家一起交流、考證。

赤腳破衣船工

船工。看看船蓬裏,那個架子上,依稀是甘博先生用的打字機哈。

這得運多少貨物啊,畫麵看得到的地方就有10多名船工。


這個船工看起來隻穿了個褲頭,其他照片上的船工又是穿得比較多的衣服,這都是在遂寧拍的嗎?難道他在遂寧呆了很久?尚待考證。

1917年的遂寧涪江“輪”船拍攝位置就在當時的遂寧涪江下碼頭,如今就在西部嘉年華水麵位置。據考證,該“輪”船不會是遂寧的船隻,當時科技落後的情況下,如此先進的手搖腳踩動力船,極可能是來自綿陽的商船。


1917年的遂寧中碼頭。 此幅照片是美國傳教士西德尼. 戴維. 甘博1917年在遂寧的珍貴攝影,按照當時的路徑,一定是拍攝了老鹽市街後經過小十字順河街對直走到涪江邊的五聖祠旁邊的中碼頭拍攝的。中碼頭也稱為二碼頭。上碼頭就在現今新鹽市街經過原來的沙磚廠再到涪江邊的沙壩頭;下碼頭則是現在沿油房街楊泗廟直到涪江邊的“西部佳年華”地址,從那裏乘船可以到河東仁裏鎮再到南充。 畫麵中的茶攤算得上是遂寧古老的旅遊經濟,一群穿軍裝的“丘八”或準備乘船到貓兒洲,或者遊玩口渴喝茶。這些軍人不是國民黨的士兵,那時國民黨力量還弱小,而是忠於朝廷的舊式軍人。1915年底,袁世凱當上“中華帝國”的皇帝,並準備於1916年元旦登基。1916年6月6日,袁世凱因尿毒症不治而亡。1916年6月6日袁死,黎元洪出任大總統;7月1日張勳複辟,黎被迫棄職。所以軍人不是國民黨的士兵。中碼頭是一個回水沱,是遂寧千百個船民停船住宿的港灣。船民大都沒有陸地住房而吃喝拉撒睡居住在船上。遂寧解放後,成立了船民協會,也成立了設在五聖祠的水上派出所管理這批無房市民。後來水路運輸因種種原因衰弱,船民才在岸上的木場街買了住房。原木場街居民大都是航運社的船工。1981年四川涪江流域發生特大洪水,大水漫過河堤淹沒遂寧整個東城,中碼頭被拆除,整修成馬燈廣場,遺址就是現在的遂寧濱江路清平街涪江邊


下麵這組,是百年前遂寧陸路交通狀況的,步行、轎子、滑杆——


赤腳步行,石板橋,此人應該是一個做小生意的商販(注意背篼上麵的蓋子,翻過來,就是擺放貨物的地方)。


這人坐的,在遂寧叫滑杆,一個椅子加兩根竹竿,就是簡易的轎子。抬滑杆的穿著草鞋,走的是石板路,在當時這種路應該是非常好的了。

這種形製的路,恐怕算得上官道。一座造型豪華的牌坊立在路中間,可惜字看不清楚,不知是德政、貞潔或者是狀元什麼的牌坊。

經商者戴著草帽,挑著貨物,走在鄉間的石板路上。這種石板路,應該是連接重要的場鎮之間的道路。

雖然是泥路,但看來頗為寬大。不知何故,會在沒有城鎮的地方修一座類似城門的建築,難道是為了收稅而建?看遠處的山,那時沒有什麼植被,遠不如現今的森林茂密。

想不到這種形式的風雨橋,曾經在遂寧也有過。

一名道士模樣(發髻)的人走在大路上(還是條石所建)。

這個滑杆也太簡陋了點吧,路還是石板路,估計甘博當年走的路,也是比較好的道路。看後麵的丘陵與水田,跟現在沒什麼區別吧。

石階。這個應該是甘博一行自拍的,轎子,洋服,傘。



下麵這組照片主要是農業生產的——

玉米或者高粱。

風車,車的是水稻嗎?看後麵的建築,石木結構的。牆壁全是木板裝的。

不知這個地裏種的是啥,全部搭了棚,類似現在的大棚哦。

用水牛耙田。那上麵站的還是個孩子啊。這水田泥腳好深,看牛的腳全部陷在泥水裏了。

水車。我小時候看過呢一種,木頭製的。這種應該是竹子和木頭製作的,人在上麵踩,以此驅動水車轉動,通過竹筒把水帶到高處。

這是什麼?有點像卓筒井那個抽鹵水的絞盤。

打黃豆的連蓋(我們老家是這樣叫的,不知其他地方叫做什麼哈)

丘陵農地。

把這個分類到做農業實在是很不妥的。一個看起來隻有5、6歲的農村小孩子,背著跟他差不多大的背篼,是要去打豬草嗎?

跟上圖差不多,這孩子能扛得動那個鋤頭嗎?

準備去犁田的孩子。

真不知道是什麼

這個貌似乞丐哈,從她帶的那個蒲團判斷吧

這個圖以前在哪年填寫,好像是進靈泉寺去的地方。畫麵左側那個塔不知能不能做證明。



下麵這組照片是建築、宗教和其他——


農村茅草屋,穿鬥結構,泥壁加白灰(石灰)粉刷。兩個小朋友坐是高板凳。右側兩個竹製的圓圓的叫曬簸,現在農村還一樣有人用這個,樣子完全一樣的。

看起來是一個喪事。

從古至今,乞丐的形象變化不大。

編草繩或者打草鞋之類的營生。

這也是川軍哦


本文摘自網絡,如有不實,請聯係本公眾號刪改!


YeadWX 一個有逼格的編輯器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下一篇 : 欽州白話貓20集:基友粉墨登場,欽聞聯播不拒緋聞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