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司法改革:捕訴合一謀求“精裝修”【第255期】


作者:蔡長春 張淑秋


捕乙訴,甲不會考慮後麵的訴訟問題,乙又不了解前麵案情,甚至都要重新再過一遍案子,司法資源浪費,效率也十分低下。這是檢察院辦案捕訴分離留給吉林省敦化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郭福剛的印象。  

郭福剛

此次司法改革中,有著7年公訴、反貪工作經驗的郭福剛成功入選員額,成為敦化檢察院刑事檢察部的一名主任檢察官。談起此次改革,郭福剛感觸最深的就是院裏探索實施了捕訴合一機製。


郭福剛說,捕訴一體後,誰捕誰訴,辦案人的責任意識加強,司法資源浪費情況得以改變,辦案效率也隨之大幅提升。從一線辦案情況來看,實施捕訴合一成效顯著。

17

作為吉林省人民檢察院確定的全省檢察係統司法體製改革17個試點院之一,敦化檢察院率先落實了大部製機構改革、員額製、辦案人員責任製等基本改革目標。

在此基礎上,敦化檢察院繼續努力進行“精裝修”工作,成功推出捕訴合一機製,成為其全麵推進司法改革的一大特色與亮點。


1
穩步推進員額製改革
郭豔敏

剛聽到員額製改革的消息時,

敦化檢察院政治部主任郭豔敏心裏樂開了花。

她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像極了趙本山小品裏的那句台詞——

“改革春風終於吹進了門!”


這一天,郭豔敏已經等了好久。今年40歲的郭豔敏1996年就進入敦化檢察院工作,在一線業務部門一幹就是8年,直到2004年才調入政治部。她在心裏始終憧憬著,有一天可以重新回到一線辦案工作崗位。


擔任政治部主任期間,郭豔敏自學通過了司法考試,平時也沒有放下一線業務學習,經常閱讀相關資料,以保持對業務的敏感度。


後來改革開始,郭豔敏聽說隻要進入員額就可以回歸一線,但前提是必須卸下自己政治部主任的職務。當時她稍微猶豫了一下,可還是咬咬牙告訴自己:“帽子摘了不算什麼,隻要能回歸業務就行!”


但在改革真正開啟後,郭豔敏卻打起了退堂鼓。“真沒想到院裏會有那麼多人都想進入員額。一開始提出員額製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個人主動放棄。”


這時候,郭豔敏想起了敦化檢察院剛剛過世的一位老同誌,之前他還專門為入選員額的事情來談過心。當他故去後,郭豔敏去慰問其家屬時發現,這位老同誌放在床頭的一本員額備考資料書,經過長時間翻看,曾經藍色的書皮都被摸花了。



敦化檢察院專門做過統計,當時全院共有檢察員、助理檢察員57人,按照省檢察院司法體製改革方案要求,檢察官員額控製在40%以下,再預留5%,因此可以進入員額內的檢察官隻能有28人,可事實上有51人都積極要求參加員額檢察官選任。


郭豔敏說:“後來考慮到,身為院裏的政治部主任,這種情況下本該給別人做思想工作的,哪能自己還去上前爭搶名額?而且改革最重要的是穩定,為了實現穩定就難免有人要放棄個人利益做出犧牲,這也正是自己的職責所在。”這樣,郭豔敏最終下定決心選擇了放棄。


對於郭豔敏來說,那段日子簡直太難熬了。她在勸慰自己的同時,還要不斷去勸慰別人。為了不讓員額製的推進影響到改革穩定,郭豔敏和多位院領導一起,通過召開全院大會和一對一聊天等方式加強思想引導,盡力化解一些落選員額人員的思想矛盾。


郭豔敏的付出終究沒有白費。經過一番努力,院裏的大多數人員都開始對員額的選任有了新的理解和認識。敦化檢察院黨總支部書記王興武這樣的老同誌主動提出放棄參選員額。


在這種示範和帶動效應下,敦化檢察院的員額製工作早已順利完成,改革中最容易動搖軍心的大關已經平穩渡過。


2
大部製改革兼顧利益

如今,郭豔敏成為了敦化檢察院領導層裏唯一一個沒有入選員額的人。


但同時,她新兼任了另一個職務——檢務管理部部長。這個新部門由敦化檢察院原來的信息技術中心、案件管理中心和檢委會辦公室等5個部門合並而來。


結合大部製改革,對於那些沒能入選員額的人員,為其提供一個適合其未來發展的良好平台,是敦化檢察院改革過程中推出的另一項有力措施。


遵循大部製模式整合思路,敦化檢察院對原來由多個部門行使的相近檢察業務職能進行整合,本著優化人員結構、人崗相適應的原則,重新整合檢察業務內設機構,細化工作崗位性質、職責,建立了檢察長領導下的大部製組織架構。


按照省檢察院方案基層院不設二級機構的要求,敦化檢察院取消辦公室、案件管理中心等10個綜合部門,設政治部、檢務保障部、檢務管理部、監察部;合並、整合反貪、反瀆等7個業務部門,設立職務犯罪檢察、刑事檢察等4部。


機構的改革自然伴隨著人員的相應調整,敦化檢察院正是抓住了這一時機,給像郭豔敏這樣沒能進入員額卻又表現優異的同誌,創造了更多的鍛煉機會。


2013年才正式進入敦化檢察院工作的吳迪是個不折不扣的“新兵”,但表現優異的他至今已經辦理過60多件案子,業務能力極強。


不過由於年齡過小等原因,吳迪這次也和郭豔敏一樣,最終同員額檢察官擦肩而過。


吳迪坦言:“我上大學時學的是法律,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也是成為一名出色的檢察官。剛知道落選的時候,心情差到了極點,一個星期就瘦下來十多斤。”


但看著郭豔敏等一些優秀的前輩都主動放棄了員額,吳迪的心情漸漸平複下來。尤其是院裏考慮到吳迪的特殊情況,一方麵將他分配到政治部跟隨郭豔敏做科員,同時還讓他兼職負責檢察長辦公室工作。


吳迪說:“兼職負責檢察長辦公室工作,接觸的業務層麵十分豐富,需要考慮的問題也更加全麵細致,讓我獲得了比以往更多的鍛煉機會。”吳迪十分珍惜這樣的機會,漸漸拋下落選員額的思想包袱,更加信心滿滿地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其實在敦化檢察院,有著郭豔敏、吳迪這樣經曆的人並不在少數。也正因為如此,所有改革任務一路推進下來,絲毫沒有影響到敦化檢察院的日常工作,反倒在一定程度上更加調動起大家的工作積極性。


責任製落實順利到位


“人無壓力輕飄飄,井無壓力不出油”。當年大慶石油工人“鐵人”王進喜的這句口頭禪,至今仍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有責任,才有動力。因此,司法責任製的落實也成了推進司法改革工作中的一個“牛鼻子”。


在敦化檢察院,與員額製落實、大部製改革工作一起推進的,還有司法責任製的進一步完善。


伴隨改革,敦化檢察院組建了主任檢察官辦公室,由1名主任檢察官和1名承辦檢察官以及若幹輔助人員組成,作為基本的辦案組織開展工作。由此出發,敦化檢察院推動實施了主任檢察官辦案責任製,建立起對檢察官辦案的監督製約機製以及檢察官辦案工作考評和執法過錯責任追究機製。


01

多項機製的建立,一方麵明確了檢察人員在司法辦案中的權力和責任,完善了司法辦案內部的監督製約,細化了各部門、崗位的監督責任和監督方式。另一方麵,也加強了檢察人員在司法辦案中的責任意識、質量意識和審慎的工作態度。


敦化檢察院主管刑事檢察部的副檢察長李廣有對此體會頗深:“以前院裏一個科室下麵十多個人,案子來了大家一起辦,大鍋飯環境下根本看不出誰在賣力氣誰在偷懶,誰辦案好誰辦得差更無從品評,就連出了問題都幾乎是大家一起擔責任,你說這樣誰還上心辦案?”


李廣有還注意到,以前由於存在辦案三級審批製度,一些一線辦案人員總是覺得自己上頭“有人”,依賴性很高,辦案責任心大打折扣。


“可是現在完全不一樣了”,講到這裏時李廣有突然提高了聲調,“現在有人就說了,自從實行了責任製,辦起案子來心裏‘直突突’”。


李廣有認為:“心‘突突’幾下其實是好事,說明開始上心了。”


長期在一線辦案的郭福剛也很有發言權。他坦言,以前辦案雖然認真,但因為有領導把關簽字,難免會覺得上麵有個天,因此踏實很多,依賴性確實難免。現在變成自己簽字自己負責後,曾經的依賴性幾乎一下子全沒了。


現在上頭“沒人了”怎麼辦?郭福剛打趣地說:“那就隻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了。”


郭福剛說:“以往大案子一般都會很重視,基本不會出現問題,反倒是一些所謂的小案子,由於比較放心,所以可能會出現一些小毛病。不過現在辦案可以說已經變成‘大小通吃’,所有案子都一並重視起來了。”


郭福剛還有一個新的體會,就是大部製和辦案責任製落實後,機構變得扁平化,辦案人員集中到一線,全院整體辦案效率有了明顯提升。


捕訴合一現多重利好


敦化檢察院此次改革中亮點頗多,而說起讓敦化檢察院工作人員感受最深的一個,大家都把票投給了對捕訴合一機製的有力探索。


所謂捕訴合一,即打破原來偵查監督案件和公訴案件分開辦理格局,嚴格遵循“誰批捕、誰起訴”原則。


這種做法下,由於承辦檢察官熟悉案情,可以在較大程度上減少重複勞動,降低工作量。


李廣有告訴《法製日報》記者,以前遇到一個案情複雜的案子,別說吃透案情,光閱卷就得花上一周時間。現在則因審查批捕和審查起訴都由同一主任檢察官辦案組辦理,減少了近一半的重複勞動,辦案效率提升一倍。


最近,敦化檢察院剛剛辦理一起交通肇事案,由於捕訴合一效率提升,在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後3日內就作出處理結論。


據李廣有介紹,從敦化檢察院目前有限的幾個案例來看,凡是施行捕訴合一的案件,公訴環節的平均審限都大幅度下降,比過去捕訴分離時減少5個至10個工作日。


效率提升的同時,辦案質量也得到保證。


郭福剛深得其中奧義。他認為,這是由於實行捕訴合一後,一個辦案組將對一個案件負責到底,因此承辦檢察官審查批捕時會充分考慮到日後的審查起訴工作,所以格外上心,甚至會用審查起訴的證據標準要求審查批捕時的證據。


李廣有介紹說,捕訴一體後,檢察辦案人員中出現將一些能夠補充但還沒有取得的證據向偵查機關提出補充偵查意見的做法,這樣一來就使偵查機關能夠在較早的時間內,抓住最好的補證時機將欠缺的證據補充完整,從而為審查起訴階段正確處理案件奠定了堅實基礎。李廣有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


其實,捕訴合一機製曾在法學界引起過爭議。最大一點爭議便是,合起來後權力傾斜過大,業內擔心可能衍生出濫用職權的腐敗問題。


而事實上,敦化檢察院實行捕訴合一運行機製後,雖然相對減少了內部製約,但由於同步落實了主任檢察官辦案責任製,進而形成以責任倒逼主任檢察官注重案件質量效果的大好局麵,濫用職權問題迎刃而解。


“責任是最好的監督,前麵有責任製盯著,還有誰敢濫用職權?”談及此事,郭福剛放鬆地一笑。


除了捕訴合一外,敦化檢察院還在逐漸探索“一案三查一效果”機製,即四大業務部的主任檢察官審查案件時,都要從全局考慮,針對每一起案件,均從三個方麵審查,謀求達到全麵化解社會矛盾的最佳效果。


1

改革的道路永無止境,

敦化檢察院的相關探索一直未曾停歇。

麵對目前已經取得的改革成績,

李廣有等人隻是淡淡一笑說:

“前麵要走的路還很長。”

The End



本期編輯:尹惠 徐瑞蘋


下一篇 : 與十二星座最搭的漢中美食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