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出哈密租車調價聽證會將於27日早上十點召開,看看他們怎麼說


哈密出租車調價聽證會將於27日早上十點召開,看看他們怎麼說


自10月28日,哈密市發改委在政府網、電視台、報紙和電台等各媒體平台發布《調整哈密市客運出租汽車運價聽證會公告》後,本月11日,哈密市發改委再次通過上述方式發布公告,對聽證會的召開時間、地點、參會人名單等內容公示。

公示顯示,在這場將於11月27日上午10點在哈密公交總公司五樓會議室召開的聽證會上,有包括經營者、消費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以及政府相關部門的參會人員共19人

那麼,參會人員的名單是如何產生的?他們都是誰?對於出租車運價調整,他們怎麼看?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




發改委:隻有1名消費者 2名經營者報名
根據11月11日的聽證會公告顯示,聽證會消費者代表共計7人。由於出租車是公共事業,其價格波動在某種程度上會影響消費者的生活水平。
那麼,此次聽證會為什麼隻選擇7位消費者代表,這個數字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依據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政府製定價格聽證辦法》要求,聽證會參會人員由消費者、經營者,與定價聽證項目有關的其他利益相關方,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以及價格主管部門認為有必要參加聽證會的政府部門、社會組織和其他人員構成。
哈密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為保護處於弱勢的消費者群體利益,在對參會人員的人數和構成比例中,《辦法》隻對消費者人數和比例作了規定。
根據規定,消費者人數不得少於聽證會參會人員總數的五分之二。
然而,盡管召開聽證會的事情已經傳開,但是自願報名參加的人卻並不多,隻有1名消費者、2名經營者自願報名,其他消費者和經營者代表全是由哈密市消協及客管處推薦產生。
11月11日公示的參會消費者7人,參會人員共19人,消費者參會比例為36%。
消費者馬明虎:比起調整運價,我更關心服務能否提升
33歲的馬明虎家住陶家宮鎮,他也是7名消費者代表中唯一自願報名的,事實上他也曾是一名出租車司機。
馬明虎說,現在生活條件好了,他也有了自己的私家車,平時打出租車的次數也就少了,但回憶起當年日夜不停地跑車,他非常理解經營者的不易,“從我開始跑車,哈密出租車的價錢就是5塊錢起步,3公裏後1.4元/公裏,現在多少年過去了,啥錢都漲了唯獨出租車運價不漲,何況現在私家車多了黑車也多……那些包車司機把份子錢(包車費)和加氣錢一刨剩不下幾個,所以我覺得漲是應該的,至於怎麼漲隻要雙方都能接受就行。”
馬明虎說,相比價格的調整,他更關心的是服務是否能在調價後有所改觀。
作為消費者,馬明虎也表示,出租車運價調整最好控製在市民的承受範圍內,因為漲價是雙刃劍,漲得過高就可能給黑車帶來市場。
“據我所知,許多黑車一般喊價都是10元,如果出租車運價接近這價格,遇到交通高峰期乘客可能就會更多的選擇打黑車。
消費者厲磊:希望能改變出租車出城“一口價”現象
家住石油基地的厲磊是領先購物廣場副總經理助理,工作一年多,最頭疼的就是每天打車:從市區到石油基地,出租車司機一般都不打表,總是以返程沒客源為由報出20至30元不等的“一口價”。
由於家住北出口附近,厲磊的同事郜雪芹也經常遇到同樣的“一口價”問題,非但如此,一些出租車司機的服務態度也讓她很不舒服。“有的司機太凶,一副愛坐不坐的樣子,我都覺得有點害怕,相反,黑車司機都客客氣氣的,所以都是‘一口價’,我為啥要看出租車司機臉色呢?”
厲磊認為,出租車運價調整可以理解,但如果不改變“一口價”的現象,調價對於那些經常往來城郊的消費者來說,意義不大。
消費者孫淑婭:薄利多銷也是很好的
直到本月20日哈密市發改委通知自己去領取聽證會代表邀請函的時候,孫淑婭才知道自己已被推薦為消費者代表。生在內蒙古一個小城鎮的她,3年前成為好家鄉超市的員工,如今憑借努力,她已經是超市的客服主管。
“我出生的地方雖然不大,物價卻很高,幾年前出租車價格就已經漲到起步價10塊錢,當地人都不接受這個價格,大家更願意坐便宜的三輪車……我覺得,如果哈密出租車價格漲到很高,可能也會遇到這樣的現象,更何況,近期的天然氣和汽油價格都沒漲反跌,出租車憑什麼突然漲價呢?同樣都是服務行業,我覺得,就哈密出租車的車況和從業現狀而言,薄利多銷也是很好的。”孫淑婭說。
出租車司機杜永健:拉開價格差,有利於城市公共交通發展
的哥杜永健的車裏很幹淨,根本看不出這是一輛即將要到報廢年限的車。
杜永健幹出租已經19年了,因為表現優秀,他獲得了很多業內榮譽,還成為雷鋒車隊的隊長,這一切都讓他充滿了幹勁。
然而,這幾年他也覺得一些不良現象正在毀損著曾作為全疆標杆的哈密出租車行業。
“拚客、拒載、一些出租車的車容車況開始變差,這些都是因為一些司機為追求更高利潤而忽視服務造成的。當然,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僅僅靠漲價,嚴打黑車、加強管理出租車群體也是急需要做的。”杜永健說。
杜永健認為,提高出租車運價,不僅能增加出租車司機的利潤空間,還將影響城市公共交通這個大環境。
“現在哈密市出租車起步價5塊,很多地方都能到,還是送到門口,如果兩三個人一起打車,比坐公交車貴不了幾塊錢。高峰時,很多人都抱怨打不上車,但公交車經常空著,為什麼不坐公交車呢?我覺得,一方麵是哈密公交線路不夠發達,另一方麵就是出租車價格太低取代了公交車。如果出租車價格和公交車價格拉開差距,就可以重新劃分乘客群體,把出租車留給急需辦事的人,乘客有了分流,哈密的公共交通麵貌將會得到改善。”杜永健說。
人大代表吳承功:價格調整有助於解決現存問題
吳承功是西河區街道老城社區黨支部書記,也是哈密市人大代表。這些年,他曾擔任過哈密市職工物價監督員,也參加過棚戶區改造等很多事關民生的聽證會。
吳承功認為,出租車行業不僅解決了哈密市區的交通問題,還解決了很多就業崗位,如果這行業不良發展則會影響一部分人的就業問題。
社會發展了,但哈密出租車的價格很多年都沒有調整,已經跟不上目前的經濟發展水平,導致出租車司機的獲利空間變窄,於是才出現了諸如拚客、不打表等現象,也引起了乘客、司機、管理部門之間的矛盾,如果對價格進行合理調整,提高出租車運營利潤,那麼也將有助於消除和解決這些矛盾。
專家顧問董慶麟:幅度要適度劃分時間段
74歲的董慶麟也將參加這次聽證會。
退休前,他曾在哈密市建設委員會擔任建設科科長,是哈密地區專家顧問團成員之一。
退休後他被聘為哈密市委專家顧問團成員,在工業城建方麵對市委市政府的一些決策提出了不少建議。
董慶麟認為,出租車價格從2007年調整了一次後再沒進行調整,已經跟不上經濟發展了,從業人員工作時間長,工作強度大,應該適度調整,增加他們的收入。
至於具體如何調整,董慶麟說:“首先,幅度要適度。大部分打車的還是工薪階層,如果漲得太高反而會影響出租車的生意;其次,劃分時間段,晚上打車的人群對價格的接受能力要高於白天,價格比白天稍高一些也能接受,所以我認為價格調整應平衡各方麵因素,且向疆內同條件的城市學習經驗。”


以上內容來源:哈密日報微信公共號


小編說:我覺得哈密的出租車運價應該調整一下,白天起價6元,晚上7元,哈密這樣的城市這個價格是合理的,但是也提高出租車服務質量,規範運營秩序,自從看到聽證會通知,近期小編打車都會和出租車司機聊一下價格的事,有一個出租車司機的一個建議價格調到7元,距離不是很遠的人就不舍得打車了,之前5元很多覺得無所謂,近一點打車也無所謂,現在要是調到7塊這些人可能就舍不得打車了,如果按這個邏輯那麼調到20元舍不得打車的人就更多了,運價是根據本地消費水平決定的,出租司機應該在如何提高服務質量上拉生意,耳不是躺在壟斷的利益鏈條上睡大覺,最後說一句價錢的事你們說了算,坐白車還是黑車我說了算。


頸椎病、腰椎病、風濕病人的福音--老倪膏藥在哈密有售了











1.頸椎病

3-7天。五小時即可解除壓迫腦部供血引起的頭暈,睡眠障礙症狀,一貼後眩暈,頭痛症狀減輕,然後是頸、背、上肢麻木疼痛逐漸消失。

2.腰椎間盤突出

腰突原理和貼法 。病證特殊的,請和店主聯係哦

3-10天,貼在腰的壓痛點。腰部症狀消失以後,如果腰間盤突出引起的下肢放射痛症狀還在,就加貼痛點

腰椎間盤突出的:如臥床不起,24小時內可以下床行走。第二貼後晨僵或者腿足麻木症狀減輕,第三貼後走路困難症狀減輕。以此類推,每一貼使用後都有直觀的症狀改善。

3.坐骨神經痛

1-3天。貼在最痛的部位。本品以熱能促進藥物的揮發和滲透。恒溫,藥效持久,熱到藥到。

4.風濕性關節炎
三小時內消除症狀。第一帖就會有明顯的疼痛減輕,以後的每一貼都會有直觀的改善。

5.跌打損傷

普通扭傷一貼即可完全康複。如發生腫脹,消腫在三天以內。

6.骨質增生

七天內解除症狀

7.肩周炎,腰肌勞損

5-10天既可緩解症狀

8.膝關節滑膜炎

一到兩個月。主要表現關節充血腫脹,疼痛,滲出增多,關節積液,活動下蹲困難,功能受限。需要時間較長,-到兩個月,可以完全治好。

9.骨折:消腫止痛效果明顯。後期可以幫助

10.落枕:2到8小時內康複

11.痛經:對痛經有很好的緩解作用。

【用法用量】

將患處洗淨,將膏貼貼於疼痛部位和發病部位,貼敷數量根據疼痛部位麵積大小而定。每貼貼敷時間為1-3天,一個部位十貼為1個療程。輕症在1-2個療程。重症在3-5個療程

【規格】1貼/袋 10貼/盒

【有效期】二年

哈密銷售電話:13239735095






下一篇 : 【許縣新事】北海公園?點亮我縣“文化地標”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