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義律師汪倫】針針見血!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新聞發布會:《刑法修正案(九)》修改問答!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新聞發布會:《刑法修正案(九)》修改問答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新聞局副局長鍾雪泉:】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歡迎參加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剛才,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舉行了閉幕會,會議應到人數169人,出席159人,符合法定人數。

【鍾雪泉:】

會議以153票讚成、2票反對、4票棄權,表決通過了刑法修正案(九);以150票讚成、4票反對、5票棄權,表決通過了關於大氣汙染防治法的修訂草案;以156票讚成、2票反對、1票棄權,表決通過了關於修改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的決定;以154票讚成、2票反對、3票棄權,表決通過了關於修改地方組織法、選舉法、代表法的決定;以152票讚成、2票反對、5票棄權,表決通過了關於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決定;會議還表決通過了其他事項。本場新聞發布會是關於上述5個法律案的專題新聞發布會。為此,我們邀請到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郎勝先生、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國家法室主任武增女士,社會法室負責人郭林茂先生,刑法室副主任臧鐵偉先生、李壽偉先生,行政法室副主任童衛東先生出席今天的發布會,分別回答大家關心的上述法律案的相關問題。本場發布會不安排翻譯,請大家用漢語普通話提問。提問前請通報自己所服務的媒體名稱,原則上隻提一個問題。下麵請提問。

【新華社記者:】

這次刑法修正案(九)對我國的刑法做了比較大的修改,我的問題是,刑法修正案(九)在反腐敗的製度建設方麵有什麼樣的重要修改和完善,對中國的反腐敗有什麼樣的促進作用?謝謝。

【全國人大法工委副主任郎勝:】

很高興這位記者朋友關注全國人大這次對刑法的修改。這次刑法修正案(九)對刑法的修改應該說是一次比較重大的修改,這次刑法修改體現了三中和四中全會,以及司法體製改革的一係列要求,在整個立法過程中充分總結了司法實踐的經驗,回應了社會的關切。在這一部修正案裏,應該說亮點很多,我們調整了刑法的結構,減少了死刑的罪名,加大了對恐怖和極端主義犯罪的懲治力度,進一步加強了對人權的保障,特別是對一些弱勢群體,老年人、兒童、婦女的權利的保障,進一步強化了對失信行為的懲治。這些都是亮點。你關注的關於懲治貪汙腐敗犯罪的法律的一些調整,應當說,有關這方麵的規定進一步完善了我們國家懲治腐敗犯罪的一些法網,進一步完善了有關的製度,加大了對這類製度的懲處。在一些具體的製度上也有一些很重要的修改和調整,可以請刑法室副主任藏鐵偉同誌具體介紹一下。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刑法室副主任臧鐵偉:】

我來具體介紹一下刑法修正案(九)在反腐敗製度方麵的一些比較重要的修改完善的地方。這些修改完善的地方主要是針對當前反腐敗的形勢,呼應人民群眾的呼聲,堅持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也是落實中央有關的任務要求。具體的有三個大方麵的修改和完善:一,進一步完善了貪汙受賄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由以前規定的單純的數額標準,這次修改完善為數額加情節的標準,以更符合實際情況,更好地做到罪刑相適應。二,對重特大貪汙受賄犯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犯罪分子增加規定了可以終身監禁的措施。應當強調的是,這種措施不是一個新的刑種,它的對象隻是針對貪汙受賄被判處死緩的犯罪分子在具體執行中的一個特殊的措施。三,加大了對行賄犯罪的處罰力度,主要是嚴格了行賄犯罪從寬處罰的條件。原來的法律規定是被追訴前主動交待的可以減輕和免除處罰,現在這個規定一般隻能從輕和減輕處罰,隻有對於有重大立功表現等幾種情況可以免除處罰。二是嚴密了懲治刑事犯罪的法網,增加規定了像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近親屬等特定關係人行賄的犯罪。三是增加規定了財產刑。謝謝你的提問。

【中新社記者:】

請問在這次特赦過程中有老年犯和未成年犯的問題,在這些人群特赦之後會不會有一些後續的銜接性的工作?謝謝。

【郎勝:】

我先就你這個問題說幾句。特赦製度是一個國家依照法律對特定的罪犯、犯罪給予赦免或者減輕的一種製度,在我國憲法中有明確的規定。曆史上我們從1959年到1975年曾經進行過七次特赦,充分發揮了特赦的感召作用。這次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和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的曆史時刻,人大常委會做出決定,對部分罪犯進行特赦,反映了我們製度的優越性,也反映了我們執政的自信。這次特赦實際上主要是四類人,第一類人的人數不多,即你說的老年人,參加過解放戰爭和抗日戰爭的,現在正在服刑的罪犯人數不多,年齡都在80歲以上。除了考慮到赦免一些老年人以外,還對一些未成年罪犯這次也要進行赦免。這些人都涉及到如何回歸社會、融入社會,在社會如何得到有效安置和生活的保障,有關部門都做了一些具體的安排,也做了周密的考慮。請刑法室的李壽偉副主任把具體情況介紹一下。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刑法室副主任李壽偉:】

剛才記者朋友問到的是關於這次特赦的一些執行問題,即老年人、少年犯的後續執行問題。剛才郎主任介紹了這次有四種人,第一種、第二種和第三種總體來講年齡都是偏大的,第四種是未成年人,對這些人的執行都有後續如何執行到位,如何把特赦執行好的問題。特赦決定規定了法律程序,對於符合決定所規定的特赦條件的這些人,要經人民法院依法做出裁定以後予以釋放。在特赦決定通過,國家主席發布特赦令以後,根據決定和特赦令的條件有一個法律程序。

【李壽偉:】

除了法律程序以外還有一些銜接的工作,這個也有一些安排。比如對一些老年犯,有80歲以上的是第一類,後麵75歲生活不能自理的,也不是讓他們簡單的回去,對這些人還要采取安置措施,特別是其中有一些沒有工作單位,甚至是沒有法定贍養人,也沒有固定收入的,有關部門都要采取一些措施予以安置。另外還要依法采取救助措施,包括醫療救助、住房救助等等。對未成年罪犯,國家對其赦免,是體現國家對其感化,但不是一赦就不管了,還要對他們進行教育和管理,幫助他們能夠通過這次特赦接受法製教育,能夠進一步的樹立遵守法律、遵守憲法的意識,更好回歸社會,成長為社會所需要的守法公民。所以對特赦工作,除了今天人大常委會通過特赦決定後,還要發布國家主席特赦令,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好,這樣才能依法有序,使這次特赦,取得更好的社會效果。謝謝。

【南方都市報記者:】

我的問題是,在刑法修正案(九)修改擾亂法庭秩序罪是否針對特定群體?想請臧鐵偉主任說明一下剛才講的終身監禁措施,大家都在爭議,終身監禁措施對被判死緩的,比如像郭伯雄、劉誌軍等人有沒有可能適用?

【臧鐵偉:】

謝謝你的提問。這次刑法修正案(九)對擾亂法庭秩序罪做了進一步的修改和完善。主要考慮,第一,要解決實際問題,我們在調研過程中發現,近年來擾亂法庭秩序的事件時有發生,而且花樣翻新,其中有的是對訴訟參與人,包括辯護律師,甚至法官進行人身的侵害,還有的打砸法庭的設施,更有一些滿地打滾這類的行為方式,嚴重擾亂了法庭秩序。應該說,這種行為在任何一個法治國家都是不被法律所容許的。我們學生在學校上課還講究課堂的秩序和紀律,更何況在莊嚴的法庭上。第二,也是為了落實中央四中全會有關保障司法機關依法行使職權的要求。第三,有關司法部門和有關方麵近年來不斷提出這樣的建議。綜合以上原因,對於擾亂法庭秩序罪做了進一步的修改和完善。至於您提的有些擔憂,是不是針對誰,會不會濫用等,應該說我們在立法過程中經過反複的研究,就是為了防止出現實踐中這一條罪被濫用的情況,盡力劃清罪與非罪的界限,明確列舉各種擾亂法庭秩序的行為。比如草案經過數次的修改,原來規定有一項是“其他嚴重擾亂法庭秩序的行為”,這次通過的法律案明確地把它規定為“毀壞法庭設施,搶奪、損毀訴訟文書、證據等擾亂法庭秩序的行為,情節嚴重的”,非常的具體,非常的明確,就是為了防止實踐中的濫用。另外,這個罪是一個公訴的罪名,不是說法官想定誰的罪就能定誰的罪,還需要經過偵查、起訴、審判,要嚴格按照刑事訴訟法的程序定罪,應該說是比較嚴格的,這是程序上的一些措施。

【臧鐵偉:】

最後,我還要強調的是,這條罪修改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司法的權威和法律的權威,並不是針對任何群體,應當說它保護的是所有參加庭審的群體,所有參加庭審的人也都要遵守上述的法律規定。謝謝。

【法製日報記者:】

請問郎主任,這次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曆史背景是什麼?謝謝。

【郎勝:】

剛才就特赦問題回答的時候實際上我已經把曆史背景涉及到了,既然法製日報又提這個問題,我就再多說幾句。應當說特赦作為憲法的製度,在新中國的曆史上曾經實行過多次,在1975年以前有過7次。54憲法、78憲法和82憲年法都有規定。但是從1975年到現在40年中我們沒有適用過這項製度。這次在舉國紀念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曆史時刻,為了體現我們製度的優越、製度的自信、製度的感召,為了更有利於化解一切消極因素,調動積極因素,構建社會的和諧和祥和,彰顯我們德政的感召力,這次人大常委會做出決定,特赦部分罪犯。我想,做出這樣一個決定對進一步構建整個社會的和諧,增加全體人民的憲法意識、法律意識,調動全體人民的積極性都是有很大意義的。我們也看到在這樣一個曆史時刻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采取了這樣一種做法。

【北京青年報記者:】

我的問題和刑法修正案(九)有關。現在部分已經被判死緩但是尚沒有公開資料表明被判處無期徒刑的官員,會否會受到終身監禁不得減刑的影響?謝謝。

【臧鐵偉:】

應該說法律通過以後對於個案如何適用法律由司法機關按照法規定結合實際情況來確定,法律都有明確規定。謝謝。

【檢察日報記者:】

想問和刑法修正案(九)有關的問題,這次取消了九個死刑罪名,包括集資詐騙罪的。審議中有些委員關注走私武器彈藥、核材料犯罪的死刑的取消會不會帶來更多的社會危害,對將來執行中可能產生的問題是怎麼考慮的?還有,我們的死刑現在取消了這9個以後隻剩下46個,而原來是68個,上次取消了13個,差不多平均一次取消11個,請問如何看待這種大踏步的取消,能不能看成是未來的一種節奏?謝謝。

【郎勝:】

我回答一下你這個問題。雖然你提的是一個問題,但實際上你提出了一係列問題,如果當做一個問題來回答的話,按照你的順序可能得倒著講。首先,你講在刑法修正案(八)的時候減了13個死刑罪名,實際上慎用死刑、減少死刑是我們黨的一貫的主張,這個主張在不同時期根據社會秩序不同的情況,和維護社會安全的不同的需求,在死刑政策上要做出適當的調整。在刑法修正案(八)以前,實際上在1997年以前,我們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度的過程中,新出現了一些原來在計劃經濟下不存在的一些犯罪,針對這些新的情況不斷增加一些罪名,加大對有些犯罪的處罰,同時也增加了一些死刑。從1997年全麵修改刑法以後,一直到刑法修正案(八)之前這段時間沒有再增加死刑罪名,從刑法修正案(八)開始減少死刑罪名,就像你清晰的表述,第一次減少了13個,這次減少了9個,你平均為每次減少11個,不能這樣平均,它是根據社會發展、變化來掌握刑罰的調整,總的看,我隻能說嚴格控製和慎重適用死刑是我們一貫堅持的刑事政策,減少死刑要根據社會發展、犯罪情況的變化和當時的社會環境來決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嚴格控製死刑、逐步減少死刑是我國刑法的方向。

【郎勝:】

當然,在減少死刑的過程當中,有些人會有這樣那樣的擔憂,會不會由於減少死刑了對某些反犯罪會不會出現放縱,會不會在某些方麵出現了引起社會不安的情形和情況,這在減少死刑過程中立法機關反複聽取各個方麵的意見,調取了大量數據,研究了大量案件,非常審慎地提出減少死刑的方案。對你剛才提到的一些具體罪名,實際上不光你所說的這個罪名,對每一個罪名都做過研究,目前減少的這些死刑罪名都是近些年來比較少發生,有些甚至在近年來很少適用,或者有些甚至沒有適用過死刑的一些罪名。當然,也不排除今後可能在某些方麵出現了特別嚴重的情況,出現這種情況實際上在刑法裏還有一些規定。比如雖然取消了走私武器、彈藥罪的死刑,但是還保留非法製造、買賣、運輸、儲存槍支、彈藥、爆炸物等犯罪的死刑,真有需要的時候對一些嚴重的犯罪,還是能夠適用比較嚴重的刑罰的。當然無論哪種犯罪在判刑的時候要堅持刑法原則,罪刑要一致。謝謝。

【新京報記者:】

特赦是我國憲法規定的法律製度,這次和上次相隔了40年,請問下一次特赦是什麼時候?有沒有可能我國的特赦走向規範化,規律地進行?

【郎勝:】

特赦是一項憲法製度,從1975年到現在40年沒有執行,但是也有曆史條件。特赦和大赦不同,特赦都是在特定曆史條件下、特定時期為了體現人道,或者為了反映一個時期的紀念意義,促進社會和諧做出的。作為一項憲法製度,82憲法作了規定以後,從來沒有實行過。這次對一些罪犯進行特赦,是實施憲法規定的特赦製度的一次重要的創新實踐。表明這項製度具有鮮明的生命力和活力。這次特赦也為今後的特赦積累了經驗,提供了範本,為今後不斷很好的貫徹執行憲法製度打下了基礎。謝謝。

【人民網記者:】

關於刑法修正案(九)第一條的問題,規定人民法院可以在某些情形下禁止個人從事相關職業期限是三到五年,這種規定賦予了人民法院新的強製性、懲罰性的權力,是否可以說在沒有修改刑法總則的情況下增設了一個新的刑種?

【臧鐵偉:】

首先,明確第一條規定的從業禁止的措施不是一個新的刑種,不涉及對刑法基本原則的修改。出於什麼考慮規定?主要是防止犯罪分子再次利用職業和職務之便再次進行犯罪,從預防犯罪角度賦予法院按照犯罪情況可以對這類犯罪采取一個預防性措施。

【郎勝:】

我補充一下,這類措施不僅是刑法,在很多行政管理法律裏都有這樣的規定,大概像這樣的法律有20多部,比如公司法、公務員法等。這並不是一個刑種的設置,而是從預防犯罪、保障社會公眾安全和維護社會公眾利益的角度采取的一項預防性措施。

【光明日報記者:】

關於刑法修正案(九)其中關於毒駕的問題,在刑法修正案(八)的時候就有很多人提出毒駕入刑的問題,這次審議過程中也有很多常委會組成人員和社會公眾也都提出了這個建議,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還是沒有入刑,想請問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謝謝。

【臧鐵偉:】

謝謝你的提問,應當說毒駕是否入刑的問題也是近來社會上比較關注的問題,我們立法工作機構對這個問題做了多次的調查研究,廣泛聽取了各方麵的意見。從調查研究的情況看,首先,各方麵有一個一致的認識,就是對毒駕的危害和應當對他進行規範和依法懲治的意見是一致的。對於什麼情況下,通過什麼手段規範,是否要入刑,目前還有不同意見。我們國家刑法意義上的毒品就是國家管製的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列入名錄的有200多種,這麼多種品種,吸食哪一種毒品、有什麼後果,如何劃分吸毒和治療,這些罪與非罪的界限劃分起來不容易。

另外一種意見認為,目前快速監測的技術手段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大家都知道查酒駕,吹一口氣就可以了,目前快速監測毒駕的手段還需要發展,目前隻有幾種常見的毒品可以做到比較快速的檢測,大多數的還做不到。另外,涉及到執法和保護公民權利的關係,比如要把你攔住,懷疑你毒駕,要抽血或者提取唾液,你心裏上可能會有不配合的心理,認為他們無端懷疑你。另外,按照目前的法律規定可以采取注銷機動車駕駛資格,可以強製、隔離戒毒,最長可達三年,這些手段還是有法可依的,不會放縱毒駕行為。綜合考慮,鑒於各方麵還有不同意見,執法手段還需要進一步完善,這次未將“毒駕”列入刑法修正案(九),但是我們要在今後修改完善刑法的工作中對於這個問題繼續追蹤研究。謝謝。

【鍾雪泉:】

謝謝,時間關係今天的新聞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六位嘉賓,謝謝記者朋友們犧牲周末時間參加我們的新聞發布會。

更多遵義法律谘詢,請撥打汪倫律師電話:13017404168



汪倫律師(13017404168),貴州山一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遵義市區)。持全國房地產經紀人執業資格證、全國企業法律顧問執業資格證和全國律師執業資格證,學曆貴州大學法律專科、四川理工學院法學本科,係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貴州省遵義市律師協會會員。

律師:汪倫律師

QQ號碼:669404168

微信號:zyls4168

手機號碼:13017404168

登陸郵箱:wanglun4168@163.com

擅長領域:婚姻繼承、勞動工傷、交通事故、醫療糾紛、刑事辯護、消費維權、合同債務

【溫馨提示】閱讀是一種成長,轉載是一種智慧,分享是一種美德。~贈人玫瑰,手留餘香~智慧的你懂得分~享,幫助更多朋友成長!


下一篇 : 【遵義千乘】為啥車輛涉水時車牌會掉?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