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補曝案卷丟失:管勇保免於刑事債任上訴狀那去



關注衡州祁東hzqidong110,有態度有溫度的公眾號


請問衡陽市中級法院管勇保的上訴那去了,你們誰扣押了上訴狀,立案庭說在刑二庭,刑二庭又說沒有,還不上訴人查,還威脅上訴人,就算去了也進不了刑二庭,難道百姓有寃無處申嗎?
祁東縣農民衡陽電視問政反被關押近600天免於刑事上訴狀
到百度搜湖南省廉政頻導(當風力發電站劃破青山的臉)
管勇保的刑事上訴狀
上訴人:管勇保,男,1977年3月21日出生,漢族,住祁東縣官家嘴鎮日升堂村10組。
上訴人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一案,不服耒陽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湘0481刑初300號刑事判決,祁東和耒陽兩地司法勾結虛構事實、指鹿為馬、枉法仲裁,特提起上訴。
上訴請求:
一、請求撤銷耒陽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湘0481刑初300號刑事判決書;
二、請求上訴法院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依法改判上訴人無罪,將違法人員立案偵查。
理由:
一、發生村民阻工時,風電站的用地尚未取得合法的手續,到百度搜(當風力發電站劃破青山的臉)。
按照征地的法律規定,征收集體土地用於非農建設,需先與村組簽訂征地協議,並將征地補償款足額支付到位。
根據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1)2015年6月5日,祁東縣人民政府發布祁政通(2015)33號征收土地公告;(2)2015年12月5日,祁東縣國土資源局核發國有建設用地劃撥決定書;3、祁東縣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於2014年10月24日、2014年12月30日、2016年2月1日、2016年4月11日,逐步將征地補償款陸續發放到祁東縣官家嘴鎮,鎮政府以征地款未全部到位及村民損失計算未完成為由未將該款發放到村民及村組手上;(4)村民阻工的時間是2014年12月26日、2014年12月31日和2015年1月2日(一審判決第四頁),半年以後祁東縣人民政府才發布征地公告,祁東縣國土局是在將近一年後才核發國有建設用地劃撥決定書,征地補償款一直沒有發放到村民及村組手上。湖南省廉政頻導采訪(當風力發電站劃破青山的臉)因此,被村民阻工的是一個沒有依法取得建設用地手續、損害了村民合法權益的非法用地建設項目,村民阻止非法項目的施工活動,是無可置疑的天然正義,是反抗行為的理性起點,反抗除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是捍衛價值和尊嚴。同時,維護個人的利益與安全,在刑法上屬於正當防衛。開庭當天我的辯護律師說我是正當防衛,沒有犯罪,犯罪的某些公檢法人員等一些話讓全場旁聽人感動鼓掌和流淚。法律許可法人和自然人直接針對危害現象或侵害人實施積極的反抗作為。正當防衛的法律正當性即在於,防衛行為的條件、因果關係與法律後果均為現行法律明文規定,並予以積極評價。村民針對非法項目的阻工行為,不具有違法性和社會危害性,無論是組織者還是參加者都不應當因這樣的阻工活動 被追究法律責任。
二、證明上訴人組織村民去工地阻工的證據不足。
首先,起訴書稱有視頻資料證實上訴人的犯罪事實,但無論是在祁東縣法院還是耒陽市法院,都未收到公訴機關提交的該證據。在一審法院,公訴機關提交了一些參加阻工村民的證言,欲證實是上訴人組織村民去阻工的,但在上訴人的辯護人向法院提出要求所有證人出庭作證的申請時,卻被法官無理拒絕。到庭的劉保徠、劉孝愛兩位證人證實:偵查機關向證人調查取證時,未向不識字的證人宣讀筆錄內容,辯護人當庭宣讀的筆錄內容與證人證言內容不一致,偵查人員對證人有恐嚇和威脅的行為。因此,村民的證言都應當作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風電站工地羅四海等4位施工人員雖證明有一個30多歲的男性在阻工現場指手畫腳,不準動工,但公訴人無法提供這4位證人的辨認筆錄,因而不能證實證人所指的是上訴人。
管誌新、管誌蓮、劉葉春等鎮村幹部關於阻工現場的證言,均係無法證實的道聽途說,因此不能作為認定上訴人有罪的證據。
三、偵查機關用非法的手段搜集的證據依法不能作為認定上訴人有罪的證據。
一審庭審已經查明,偵查機關於2015年7月7日在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非法羈押上訴人,非法扣押上訴人兩台手機及現金四千多元等財物,期間上訴人遭遇嚴重的刑訊逼供,同月9日,上訴人才被送至看守所。從所謂的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2014年12月26日、31日和2015年1月2日,到上訴人被抓的2015年7月7日,已經過去有半年時間,而且阻工當時已經由當地公安派出所現場處置,期間沒有新的情況發生,上訴人被抓完全是人為的打擊報複所致。
老百姓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法侵犯時,當地政府為違法企業撐腰,司法機關成了政府的幫凶,是不爭的事實。一個案件兩個被告人,其中一個因一審期間的主動認罪可以由公訴機關撤訴,而後決定不起訴,而上訴人因堅持自己無罪被判有罪,這是依法辦案?這是司法公正?
強權,能限製我的肉體,但強迫不了我的思想。共和國的法律已經明確在三次阻工發生的當時,風電站項目尚是一個非法的項目,且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環境。假如這種為追求政績而忽視民生、強奸民意的行為一再得到法院的袒護,將法律及社會倫理準則盡皆拋棄,那麼官員的“政績”對於大多數民眾來說又有何益?如果法律之傘不能為一個小家和群眾利益、公眾利益、國家利益遮風避雨,這個社會又有何安居可言?這種法律的積極意義在哪裏?政府和司法對我的“合法”打擊報複,受傷害的不僅僅是上訴人個人的權利,更是法律的尊嚴和司法的公信力。
法院和法官存在的價值,全在於它的公正性,而確保公正性的唯一途徑,是以事 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假如法院和法官量刑定罪帶有隨意性,有罪無罪隻在法官一念之間,或為了討好上級、討好政府以及維護所謂政府權威便不惜無中生有地定人罪名,或雖然知道案子有錯,但為了不得罪同行而知錯不改、將錯就錯,敢問能談得上司法的公正性嗎?懇請衡陽中院的法官對待我的上訴,能尊重職業道德,堅守公平正義,嚴格做到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讓到我手裏的判決書能經得起事實的檢驗、經得起法律的檢驗、經得起時間和公眾輿論的檢驗!
謝謝!
此致
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管勇保電話:13974749012
2016年12月31日以交,如今快三個月了為還不開庭



END

你不要以為手中拿著槍就是勇敢,真正的勇敢是你知道什麼是正義,並堅持不做不義的事



關注祁東,祁東老鄉會,祁東同學錄,祁東新鮮事,祁東百姓呼聲,祁東民間草根曝料個人微信號:cs0731bxzs,長按右側二維碼關注






下一篇 : 衡州春來早!衡陽正在成為一座勤奮早起的城市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