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時期中共領導人出行軼事


在革命烽火旺燃的延安時期,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機關少有車輛,領導們外出辦事,或是轉戰千裏行軍打仗,大都是靠騎馬或步行,偶爾也騎自行車或乘汽車,因此留下了些許軼聞趣事。

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1937年1月,毛澤東率中共中央機關進駐延安。剛到延安時,當地同誌為毛澤東選了兩匹馬以方便他出行,其中一匹是小青馬,它個頭雖不大,但力氣大、靈活、速度快,跑起來平穩,且性格溫順老實,很得毛澤東的喜愛,他出外辦事時經常騎這匹馬。

有一次,毛澤東騎馬去棗園開會。返回時,因馬受驚,他竟然意外地從馬上摔了下來,左手被摔傷。

當時,延安已有汽車,是著名愛國華僑陳嘉庚專門送給中共中央的兩輛福特牌汽車。有關部門在研究如何使用這兩輛車時,大多數人都主張給毛澤東配一輛。於是,管車的同誌首先分給了毛澤東一輛。毛澤東立即表示堅決反對,他態度果斷地說:“我不要!”接著他進一步強調說:“分車一要考慮軍事工作的需要,二要照顧年紀較大的同誌。”但是,大家仍然認為應分給毛澤東一輛。毛澤東知道後生氣地說:“走走路有麼子不好?連走路的權利都要取消麼?走路鍛煉身體,還可以深入群眾,你那個汽車嗚嗚一開,群眾還敢跟你說話麼?”最後,由於毛澤東再三堅持不要,大家也隻得作罷。兩輛車中一輛給管軍事指揮作戰的朱德總司令使用,另一輛配給了被尊稱為“延安五老”的林伯渠、謝覺哉、董必武、吳玉章、徐特立等來往辦公用。

聞聽毛澤東摔傷了,朱德和“五老”都堅持把車讓給他坐,卻被毛澤東一口拒絕,他依舊堅持騎馬回去。

傷還未愈,毛澤東又要去中央禮堂作報告。機靈的警衛悄悄把車又叫來了,對毛澤東說:“主席胳膊摔傷了,就坐這一回吧。”毛澤東卻風趣地說:“胳膊摔傷不耽誤兩條腿走路嘛!走!”說完,他就邁開雙腿大步向中央禮堂走去。

1949年3月,黨中央進駐北平後,為毛澤東服務了多年的小青馬被作為軍功馬送到北京動物園精心飼養。1962年,小青馬老死,它的馬皮被製成標本保存。

在延安時,因工作的需要,毛澤東也會乘坐汽車。有趣的是,毛澤東乘車喜歡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原因是視野開闊,讓他有種禦風而行的奇妙感覺。有一天,在返回駐地棗林後溝途中,毛澤東照例坐在副駕駛座位上。途中,他向正在開車的司機拋出了一個問題:你說說看,是天上的飛機快還是你的汽車快?這個問題著實讓司機摸不著頭腦,他遲疑地回答:當然是飛機快啊。毛澤東又問:飛機扔炸彈你不就完了?司機很有把握地說:我可以先發現它,把汽車躲起來,跟它捉迷藏,因為天空沒有山崖和樹林。毛澤東對司機的回答很滿意,拍拍他的肩頭以示誇獎。

還有一次,毛澤東與林伯渠等人一起前往機場迎接一批來延安考察的民主人士,他們同乘一輛吉普車,另一輛吉普車和卡車同行。

到機場後,毛澤東才知道此次來延安的民主人士較多,當他給各位客人安排好乘車位置後,發現兩輛小車裏已沒有了自己的座位,就不顧客人的推讓,在警衛人員的協助下跳上了卡車,與隨行的公務人員和警衛戰士同乘卡車離開。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由於年久失修,卡車剛出機場不久就在西邊丘陵的坡道上熄了火。毛澤東帶領戰士們跳下車,大家一同用力推起車來。正在附近地頭勞動的機關師生見狀,也飛快地奔了過來,幫著他們把卡車推上了山坡。毛澤東微笑著向幫忙推車的機關師生揮手致謝後,又和戰士們一起爬上卡車。毛澤東的這一舉動讓民主人士大受感動。

1937年秋天,為了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周恩來要去石家莊會見國民黨的衛立煌。隨行的警衛員考慮到周恩來總是廢寢忘食地工作,長期睡眠不足,鼻腔又經常出血,路上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就請後勤的同誌去買火車包廂票。

周恩來知道了,立刻加以阻止。警衛員隻好說:“那就買軟臥吧!”周恩來還是不同意,說:“不要軟臥,就買普通票。路不長,在車上隻過一個晚上嘛!”警衛員想尋找別的理由來說服他,便說:“在三等車上怎麼做保衛工作呢?”

周恩來說:“三等車上窮人多嘛,和勞動群眾在一起,目標小,安全、花錢又少,多好啊!”

火車到了石家莊,衛立煌派專人來接。那位軍官找遍了包廂,又找遍了軟臥,都沒有看見周恩來的影子,還以為周恩來沒有到。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周恩來竟然同普通旅客一起,從三等車廂裏走下來。

後來,這位軍官十分感慨地對周恩來的警衛員說:“你們周將軍這樣高級的將領,隻坐普通的三等車!周將軍這樣廉潔奉公,真是可敬可佩!”

1947年3月,國民黨集結重兵向延安發動重點進攻,以毛澤東為首的黨中央決定主動撤離延安,轉戰陝北。

3月18日,毛澤東、周恩來、陸定一等在彭德懷的催促下,最後一批撤出了延安。他們乘坐的是美軍駐延安觀察組撤離時留下的幾輛道奇牌中吉普。

這天傍晚,一輛中吉普駛出了槍聲不斷的延安城,車上坐的是楊尚昆和總部作戰部長李濤。突然,對麵有一頭受電光驚嚇的老黃牛瘋了一般迎著汽車跑過來。司機為躲開黃牛猛打方向盤靠邊行駛,黃牛擦著車身過去了,可汽車卻傾倒在斜坡上。楊尚昆、李濤與司機等人下車摸黑抬車,可人少力小,無濟於事,急得他們團團轉。

正在此時,另一輛道奇車在他們身旁戛然而止。車上匆匆走下來的是周恩來和幾個隨行人員。周恩來見狀,便挽起袖口帶頭走下坡來幫著抬車。

楊尚昆知道周恩來胳膊有傷,但怎麼勸也沒有用,大家便一齊動手,聽著周恩來喊的號子聲,硬是把一輛笨重的車從斜坡上給掀了起來。

周恩來幽默地對楊尚昆說:“你們還要布置作戰,趕快前邊走吧!你還在這裏等什麼,等胡宗南趕上來打麻將牌不成?我們尾隨在後,萬一你們在前麵翻了車,好再幫你抬汽車!”

說畢,周恩來又返身對隨行人員下了一道命令:“調頭,將汽車調過頭來,咱們想法尋上受驚的黃牛,一定要把老鄉的黃牛還回去!”

他們緩緩地開著車搜尋,終於在不遠的路旁尋找到了這頭老黃牛,然後用一根麻繩把牛拴在了車廂尾,慢悠悠地開著。周恩來還不時地回頭觀察黃牛跟隨的情況,叫司機把車開得再慢些、再穩些,他知道,黃牛可是陝北老鄉的命根子呀!

最終,他們在前邊四五公裏遠的一個名叫寺家園的村莊裏,尋到了黃牛的失主,這才如釋重負地追趕前邊的隊伍去了。

朱德有一張拍攝於延安時期的照片堪稱經典,它的名字叫《朱總司令在延安》。照片中,朱德身著八路軍戰士的衣服,小腿上打著綁腿,腳上穿著便於行軍走路的布條編織的草鞋,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神態自若地行進在廣場上。背景是雜草叢生的山坡,凸現出陝北高原獨特的山色地貌。這張照片是著名攝影家、《解放軍報》原社長、總編輯田野於1938年拍攝的,田野當時在總政宣傳部工作。

1938年8月下旬,因參加黨的六屆六中全會,朱德從抗日前線回到了延安。

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天氣晴朗,攝影師田野背起照相機,信步走出延安北門,過了大砭溝這個當時算是繁華的地方,一直向北走去。當田野走到靠近參會代表所住的窯洞下麵那個大廣場時,突然看見朱德騎著自行車,由西邊山下向東行進,他騎得並不快。

田野感覺很新奇,因為他在延安還從未見過騎自行車的。他迅速地跑了過去,向朱德舉手行了個軍禮,懇請說:“總司令,我給您拍張照片吧!”

朱德麵帶笑容地對田野說:“給我照相太多了,你去給戰士們照吧。”

田野又進一步解釋說:“總司令騎自行車的照片,還從未拍過呢,這次請拍張騎自行車的吧。”朱德笑了笑,同意了。田野隨即補充說:“請您照舊往前騎,不影響您騎車。”一邊急速跑到朱德的右前方,選好角度,對準焦距,按下了快門。

此時是10點鍾左右,陽光從朱德右側上方柔和地射來,拍攝的效果自然生動。

來源:福建黨史月刊


下一篇 : 延安新區|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