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訊 | 寧德市青聯委員獲評“全國法院辦案標兵”


1月17日上午,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在北京召開,會上表彰了獲得全國優秀法院、全國優秀法官和全國法院辦案標兵榮譽稱號的集體和個人寧德中院刑一庭副庭長、市政協委員、市青聯委員曾鳴被評為“全國法院辦案標兵”


厲害了,word曾法官!


曾鳴
法學學士、法律碩士
一級法官
寧德中院刑一庭副庭長
寧德市政協委員
寧德市青聯委員


她是綻放在刑事審判台上的“鏗鏘玫瑰”

手執法槌,裁定生死

代表法律懲惡揚善

拿捏天平每一寸刻度


她還是“全省十佳法官”、市政協委員、市青聯委員……


嬌豔花蕊——雨打風吹

“帶一撥人來回奔波三小時,隻為十分鍾的宣判。順便去提審了三個被告人,完了還得趕回來修改審理報告,準備明天的交流會、下周的審委會……”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曾鳴在微信朋友圈娓娓道出她十餘載中極其普通的一天。


自2002年考入法院後,她就卸下象牙塔的稚氣,踏上了極需穩重和耐性的職業生涯。2007年,曾鳴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績通過國家統一司法考試,隨即開始參與審理刑事案件。


似乎一夕之間,殺人、吸毒、強奸……各類刑事案件裹著大大小小的負能量,向她席卷而來。


案卷翻著翻著,血淋淋的屍體就突現眼前,強烈衝擊著視覺和心理;庭審問著問著,沉默的凶手就開口陳述可怖的命案場麵。如此這般的磨礪,連男性都難保不受影響,遑論一個弱女子。


有人問她,那類東西見識慣了,是否就沒感覺了。她這樣回答:


“都是骨肉之軀,怎會沒感覺?不想麵對,又必須麵對,這是對被告人負責,也是對被害人負責,更是對生命負責。”


屍體照片當前,她必須知道顱骨骨折和多發線性顱骨骨折的區別,必須知道到底是一棍致命還是多棍致命,必須反複查看被剝開頭皮的顱骨上骨折線的形狀及走向……她沒空害怕,也不能害怕。


汗水澆灌的花朵更加嬌豔。年複一年,曾經攻讀法學學士和法律碩士所殘留的書卷氣,在一次次的正麵交鋒中,一步步化作腳踏實地的法律素養。


多年來,她以突出的業績在刑事審判道路上堅定前行。2014年至今,其審結案件數位居全院刑事審判部門第一名,先後獲得“全市法院優秀法官”、“全市法院宣傳工作先進個人”、“全省法院先進工作者”、“全省十佳法官”、“全國法院辦案標兵”等多項榮譽。 

▲曾鳴在偏遠山村案發現場調查



帶刺伸展——絕不後退

2012年8月,霞浦看守所內,一位母親指著曾鳴,對自己即將被執行死刑的兒子湯某說:“做鬼都不要忘記誰害你!”


這位母親聲嘶力竭的叫喊,令在場許多人都為之色變。有人替瘦小的女法官擔憂,如此沉重的詛咒她能否承受。然而,多年後提起此事,曾鳴淡然表示:“我讓她失望了,她兒子從未在我夢中出現。”


2010年2月,酒醉的湯某手持匕首,造成一死一重傷三輕傷。雖然司法機關在審理過程中做了大量調解工作,但湯某由於沒有獲得被害人諒解,不具有從輕處罰情節,且屬於累犯,最終被判死刑。


“湯某的家人若積極配合調解賠償,取得諒解,或許湯某還有一線生機。究竟又是誰害死了她兒子呢?付出的心血雖被誤解,但我沒往心裏去,辦案時我全力以赴,等案件辦完,心裏也就放下了,我認為這是法官公正盡職後的安心。”時至今日,曾鳴平靜如初。


在被問到是什麼給了她一往無前的勇氣時,她說:


“我一直記得有位老法官對我說過的話——在盡責中求心安,在奉獻中求快樂,在忠誠中求幸福。”


事實上,“鐵麵女判官”隻是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她的從容不迫,不在外而在內,源於她對法官事業的執著追索。


她說,定罪量刑是她的職責,但她並非冰冷的機器,每件案子都牽動著她的“熱心腸”。目睹刑場上老母親白發人送黑發人,她也曾歎息兒女不孝;審理食不果腹的流浪漢徒手殺死另一流浪女子一案,她也曾感慨弱者無助……不過,正因深諳犯罪的悲哀,才更懂公正司法的重要。


於是,她經常主動給自己“攬活”,啃下一堆“骨頭案”。每次攻堅,她都把“厚”卷讀“薄”,又把“薄”卷讀“厚”,漸漸成長為許多大要案的主審者、涉眾型案件的行家。

  

哪怕是法官們視為“燙手山芋”的無罪案,她也毫不推辭。2013年,被告人湯某家犯過失致人死亡罪被一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但他喊冤的身影被曾鳴看在眼裏。為了不縱不枉,她頂住被害人家屬等多重壓力,嚴審證據,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最終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認定被告無罪,獲得業內一致讚賞。

▲曾鳴庭審案件在中央電視台《今日說法》播出



吐納芬芳——無怨無悔

“媽媽,你這周回來嗎?”

  

“媽媽,你明天又要走嗎?”

  

這曾是年幼的兒子最頻繁問曾鳴的兩個問題,周五的期待和周六的擔憂,充斥在每一次短暫的相聚中。

  

對於兒子,在把他接到身邊照顧前,異地工作的曾鳴有太多愧疚。這份愧疚,縱然每周兩地奔波6小時也於事無補,更別提那些被加班占據的日子,生生切斷了孩子多少盼望。

  

“很長一段時間,孩子都由家人照料。因為他們的支持,我才能全力以赴工作,沒有後顧之憂。”曾鳴不無感激地說。

  

孤身在外的日子,她把工作看得比什麼都重。她表示:


“刑事審判,就是我的詩和遠方。”


2015年10月,她突犯急性蕁麻疹,但因某個案件預排在福鼎開庭,她抱著“吃點藥就能控製”的僥幸,強忍不適提前一天趕到福鼎。誰知半夜渾身紅腫痛癢,隻好到醫院打點滴至淩晨兩三點,確保庭審如期進行。

  

就算前去案發現場,她也不負“鐵血女漢子的名號,凶險、辛苦在她眼裏都不是“事兒”。2015年8月,她幾經顛簸,前往山村的一個碎屍案現場,公安人員指著小路下方問她:“要走完一千多級台階才能到,回來還得再爬一千多級,男同誌都未必吃得消,你確定要下去嗎?”她毫不猶豫:“去,對死者負責,也對生者負責。”

  

哪怕是一個案子終於塵埃落定,她也不願歇歇,又開始動手寫新聞稿件,為法治宣傳盡自己一份綿薄之力。她常說,她宣告了生命的終結,但那些沒有隨生命終結而終結的問題,需要社會進一步去思考。

  

入行十四年,碩果累累,數之不盡。樁樁件件無不彰顯著這位女法官公正司法、司法為民的真摯追求。

▲曾鳴獲當事人贈送錦旗



--------     丨星標不迷路丨     --------


有團子反映微信改版後,

越來越難找到團團了,

簡單三步,

再也不會迷路啦!



責任編輯 |  蘭寧

審核校稿 |  繆瑩

聯係方式 |  0593-2669123 


- THE END -

 來源:寧德中院(福建省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




下一篇 : 編製內 | 寧德市民族中學招聘教師22人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