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律師:微商容易觸犯13種罪名


如何從法律上認識微商


      微商是互聯網時代發展的產物。互聯網發展到微信、微博等自媒體時代後,每個公民、每部手機就是一個信息發布平台,每個人都可以依托手機自媒體,創建一個屬於自己的交友、娛樂或商務平台,這個自媒體平台的自由度與低成本是傳統平台難以企及的。於是,營銷也從“全麵營銷”向“圈內營銷”轉變,傳統商業活動中,業務經營範圍既包括圈外的陌生人,也包括圈內的熟人;而依托自媒體建構的各類“微店”,其所處的環境類似於鄉土中國的“熟人社會”,唯一的區別在於其存在的場域由實體變成了虛擬,“微店”營銷的本質特征是以“個人”為中心,以“圈子”為範圍,以“信任”為基礎,以“網絡”為媒介進行的銷售。

      微商是指依托互聯網自媒體社交軟件(微信、微博和QQ等),以電腦或者手機作為終端,通過電子商務模式,在網絡社交圈內從事產品、服務營銷活動的組織和個人。微商從業者的主要群體是微信用戶,但並不僅限於微信用戶,其他自媒體平台也可以用作產品營銷,例如QQ、微博等。與其從形式上將微商之“微”理解為微信,不如從實質上將“微”理解為泛平台化、低門檻化、個人化、微型化,這樣更能把握微商概念的實質。

微商經營有何法律風險

      根據我國現有立法,微商目前處於法律監管的灰色地帶。微商存在以下法律風險:

      一是部分微商涉嫌觸犯行政法與刑法。根據國家工商總局頒布的《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第7條規定,從事網絡商品交易的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工商登記,並且向第三方交易平台提交其姓名、地址、有效身份證明、有效聯係方式等真實身份信息。目前網絡空間中,相當部分微商並未辦理工商注冊登記,也未向第三方交易平台提交相應的身份信息,以“零門檻”“零審核”的方式直接開店銷售,涉嫌行政違法。

      而部分微商經營範圍超越法律邊界,利用監管的邊緣地帶,通過互聯網自媒體社交軟件銷售國家禁止流通的物品、“專營專賣”的商品,例如銷售新型毒品、淫穢物品、音像製品及香煙等行為,分別涉嫌販賣毒品罪、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非法經營罪等犯罪。監管薄弱的微信朋友圈,正在成為滋生犯罪的溫床。

      二是部分微商進行的海外商品代購,已經涉嫌走私。根據海關法第47條規定,從境外購物入境的,應當如實申報物品的種類、價格、用途等信息。入境物品“自用”的可以免稅或者征收較低稅率的行郵關稅,“轉售”則要征收稅率較高的貿易關稅,且不能免稅。目前,微商境外代購的盈利大多來源於未繳納貿易關稅,以“自用”免稅入境,繼而改“自用”為“轉售”,從中牟利。但根據刑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未經海關許可並且未補繳應繳稅額,擅自將特定減稅、免稅進口的貨物、物品,在境內銷售牟利的”,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視其情節輕重及金額大小,分別給予行政處罰或刑事處罰。

      三是部分微商參與的通過“分銷”“代銷”等模式銷售商品的行為,還涉嫌違法傳銷。正常合法的銷售模式是商家從廠家或上家進貨,然後向下家銷貨,決定其利潤的是進價與售價之間的價差,下家之後的銷售行為與商家利潤無關。而傳銷的本質在於“多層次相關聯經營”,即商家的利潤不僅與進價、售價相關,更取決於下家之後的“銷售”行為。當前微商圈中存在不少“分銷”“代銷”模式,實行“跨級提成”,以代銷產品的名義招募代理,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並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數以及下線的銷售情況作為計酬返利的依據。根據國務院頒布的《禁止傳銷條例》第7條及刑法第224條之一的規定,這一銷售模式屬於傳銷性質,采用這種銷售模式的微商、積極參與“代銷”“分銷”的微商,視其涉案的層級、人數及金額情況,可能會受到行政或刑事處罰。

      如果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因為微商一般都沒有進行工商注冊登記,也沒有產品監督,產品質量可能沒有保證,這就意味著消費者權益無保障。2017年11月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了《電子商務法(草案)》(二審稿),該草案第10條將電子商務經營者定義為“自建網站經營的電子商務經營者、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平台內電子商務經營者”,但並未將存在於網絡社交平台的微商納入調整範圍。因微商並非電子商務經營者,無需實名認證,交易中也沒有第三方支付平台介入,社交平台因此缺乏針對微商的管製、處罰手段。消費者一旦支付貨款,相應金額就會直接彙入對方賬戶,交易存在極大的風險。微商在銷售過程中,還存在相當比例的虛假廣告、銷售偽劣產品、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等行為,一方麵,微商自身可能會因此涉嫌行政違法或刑事犯罪;另一方麵,消費者權益很難得到有效保障,被騙取購物款、購買到假冒偽劣或侵權產品等情況時有發生。

  微商的刑事法律風險梳理

“法納刑辯”提供


一、傳播淫穢物品罪(微信群發色情小說鏈接)


案號:(2018)魯0611刑初81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李某自2017年8月23日以來在其創建且自任群主的群名為“簡NO.1”的36人微信群裏傳播淫穢視頻、圖片、小說,以犯傳播淫穢物品罪被判刑。


二、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境外代購)


案號:(2018)粵刑終608號


基本案情:由國某及其境外團夥成員在境外采購和組織奢侈品貨源,然後將奢侈品及奢侈品發票、證書等單證通過國際快遞發運到香港,交由劉某或者金利運輸有限公司王某宣(已判決)等接貨人接貨,接貨人接收到奢侈品後,組織被告人徐莉等多名水客采取人身、行李藏匿等“螞蟻搬家”的方式將奢侈品通過深圳羅湖、福田等口岸走私入境,交由SARA團夥成員在深圳收貨,再通過順豐快遞發給境內貨主。


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朋友圈賣假貨較多)


案號:(2018)粵0605刑初105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從廣州市站西路鍾表批發市場內銷售假冒注冊商標手表的檔口借來假冒浪琴、歐米茄等注冊商標的手表,黃某某以月薪4000-5000元聘請了一名攝影師在攝影工作室內對手表拍照,三人將照片發到各自的微信朋友圈上進行宣傳、銷售,每塊手表的銷售價格80-400元不等,平均銷售價格為240元。


四、非法經營罪(朋友圈無證從事特種行業)


案號:(2017)粵04刑終358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羅澤東、羅利平在珠海市拱北口岸附近,從澳門“水客”處以“螞蟻搬家”的方式收購境外的“中華”、“芙蓉王”等品牌的卷煙後,下載了“一鍵轉發”軟件,將周圍的人添加為微信好友,通過在微信朋友圈展示“中華”、“芙蓉王”等品牌卷煙的圖樣和價格,對外廣為宣傳。與顧客商談好價格後收款發貨。


較為普遍的還有以虛構交易的方式幫忙套取現金的行為。


五、銷售偽劣產品罪(朋友圈銷售偽劣美容產品、減肥產品等)


案號:(2016)魯01刑終330號


基本案情:在微信上銷售XX排毒減肥膠囊,為牟取非法利益,違反國家產品質量管理法規,故意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予以銷售,判決認定其行為構成銷售偽劣產品罪。


六、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朋友圈銷售不安全商品)


(2017)魯0105刑初255號


被告人董某某把工業鹽當作食用鹽通過微信進行銷售。經鑒定,不符合加碘食用鹽的標準規定。被告人董某某以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被判刑。


七、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朋友圈銷售自製產品)


被告人葛某自2012年12月在濰坊市奎文區晨晟世紀城西區5號樓2單元302室家中生產自製減肥咖啡等產品,通過朋友介紹和微信朋友圈銷售,經檢測,產品添加了國家禁止的有毒有害物質西布曲明,以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刑。


八、生產、銷售假藥罪(朋友圈銷售假減肥藥等)


案號:(2017)粵13刑終324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明知食用曲芝韻減肥膠囊後產生毒副作用,且銷售中有客戶投訴食用減肥膠囊產生不適症狀,仍然接受李錫奎介紹向上家許會喜網購或向李錫奎購買來源不明的曲芝韻減肥膠囊後在微信、QQ銷售。


九、逃稅罪(未有相關判例)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逃稅罪】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並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數額巨大並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十、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案號:(2018)粵06刑終116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積極組織、發展傳銷活動,通過微信群、組織上課等形式虛假宣傳“邁捷普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後更名為“美極客”)的“蘋果幹細胞”、“低聚肽”等產品能提高人體免疫力、改善人體亞健康、使患者恢複健康,並講解公司會員製度、獎勵製度(直推獎、對碰獎、層碰獎),誘騙受害人參與傳銷。


十一、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案號:(2018)粵0981刑初103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顧風燕協助廣西泰潤集團公司及其下的子公司,通過微信群或者宣傳會的形式向社會不特定投資者宣傳廣西泰潤集團公司及其下的子公司,推廣不具有銷售商品、提供服務的真實內容的“投資項目”, 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


十二、詐騙罪


案號:(2015)江台法刑初字第436號


基本案情:被告人注冊微博、微信賬號發布虛假銷售IPHONE6手機和casio自拍神器的信息,被告人王子琪發布虛假收貨信息,騙取被害人信任後將購買款彙入被告人提供的銀行賬戶,被告人收到款項後不發貨,失去聯係。


十三、集資詐騙罪


案號:(2017)粵0607刑初39號


基本案情:被告單位奧鵬膠粘公司因經營不善負債巨大,為償還債務及維持奧鵬公司運作,對外宣稱奧鵬公司已被廣州位拉服裝有限公司並購重組,擬在新三板掛牌上市;後改為在“新四板”掛牌,在明知奧鵬公司不能公開轉讓股權的情況下,采取在佛山市三水區蘆苞溫泉度假村、佛山市三水區金太陽酒店召開新聞發布會,在奧鵬公司懸掛橫幅,以及在微信宣傳等方式,隱瞞奧鵬公司經營狀況、傳遞不真實的資訊,向社會公眾公開出售奧鵬公司股權。集資款除部分用於償還債務外,大量款項去向不明。


【聲明】本公眾號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我們將根據要求更正或刪除有關內容。本微信公號文章僅用作交流用途,內容觀點僅供參考、不代表律師及律師事務所之法律意見,任何僅依據本公號文章而做出的決定或因此產生的影響,均由行為人自行負責。如有法律方麵問題,可撥打我谘詢電話:18108597697。

當風險來臨,我們就在您身邊,我們用心,用專業分享法律實戰經驗,提供法律谘詢和解決方案。黃啟鏡律師聯係電話:  15985325083 18108597697   13708598551

版權聲明:本公眾微信平台部分文章內容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於商業用途,如有侵權,請聯係刪除。

免責聲明:本公眾微信平台對轉載、分享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保證。僅供讀者參考。


下一篇 : 【黔西南】一年一次遇見最美黔西南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