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汾道德模範劉小麗:輪椅上的“知心姐姐”



身軀殘缺,靈魂高貴,她似一場雪,墜落人間,於無聲處寫芳華;天助自助者,運降不降人,她是一束光,灑向人間,照亮迷途。世界以痛吻她,她卻報之以歌。她說,再大的災難也比不過一顆堅強的心!她就是第五屆臨汾市十大道德楷模“助人為樂”道德模範劉小麗——

輪椅上的“知心姐姐”


  時光如流水一般


  啞然劃過去,又逢小雪日


  一些深邃,深沉的夢


  在待滿天花朵綻放的時刻


  靜候……靜候,再靜候


  隻是善於掩飾的表象而已


  靈魂,早已背叛輪椅


  與軀殼,要隨你浪跡曠野


  ……


  小雪節氣剛過,劉小麗坐在窗前,深夜難寐,寫下了一首《在這季節裏待抱一場雪》。


  小麗最喜歡白色,因為在她的腦海裏,白色象征著聖潔、純淨,也許還是愛情的顏色。小麗最想在冬天感受一場雪,因為在她的世界裏,雪花仿佛是在一窗之隔的另外一個世界。那個世界那麼觸手可及,又那麼遙不可及……


  劉小麗是曲沃縣高顯鎮荀王村人,自出生起就與病魔為伴,先天性重度脊柱裂導致她高位截癱,胸部以下沒有任何知覺,小麗每天隻能在床和輪椅兩點一線間平移。


  小麗常說的一句話是,“你隻有足夠堅強,才能活得更漂亮。”這個道理,小麗6歲那年就明白了。


  那是一個小麥收割的季節。晚上8點剛過,母親把兩歲多的妹妹哄睡之後,讓小麗獨自坐在臥室一角的輪椅上看電視,隨後便匆匆離開家去了地裏。


  同樣的情景曾經很多次出現在農忙的季節,乖巧的小麗早已習慣。然而,6歲那年的那個夜晚,令小麗倍嚐煎熬。


  當時針走過晚上11點時,望眼欲穿的小麗沒有等到父母的腳步聲,卻被電視屏幕上突然“花屏”發出的“滋啦”怪響嚇得驚慌失措。她不停地看向床上的妹妹,生怕這怪響會驚醒妹妹,本能地,小麗想要去關電視。


  然而,家裏為她自製的兒童車將小麗卡在車內,動彈不得。那種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無助感讓她絕望、憤怒。無奈之下,她嚐試自己爬出兒童車去關電視。一隻手抓住兒童車一側的扶手,另一隻手用力撐在座位上,她側著身體慢慢往下滑,哆哆嗦嗦坐到了地上。


  “在地上的我,還沒有一隻小狗高,很狼狽。”小麗的倔勁突然上來了:“我就是這樣的身體狀況,所以我更得堅強、勇敢,我要藐視所有的困難!”每爬一步,小麗的雙腿都向後扯著身體,她就用手拽著腿,爬一步、拽一步……六七米的距離,小麗“走”得格外辛苦。“但是我成功了,所以你看,內心的堅強可以激發一個人無限的潛力。”那些讓小麗痛苦的過往,她總是能從中汲取力量。


  因為罕見的先天性疾病,小麗的成長被很多人所關注,小麗對這一切總是充滿感激。“感謝父母撫育我成長,感謝市裏和縣裏的領導對我的關懷,感謝市殘聯、縣殘聯每年對我的補助,感謝未曾謀麵的貴州胡富蘭女士捐贈電腦給我,感謝福州的康強老師為我送來治愈褥瘡的藥品,感謝如風(網名)姐姐給我寄來學習書籍……太多太多要感謝的人,我沒法一一感謝,我要回報這個社會!”小麗用手機敲下了這樣一段話:“正是因為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溫暖,我才更想證明自己的價值,想要為這個光鮮亮麗的世界增添一抹屬於我的色彩。”


  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發生牽動著無數人的心,小麗覺得她一定要做些什麼。“他們需要幫助,尤其是災區的孩子們,他們中有的人一夜之間就失去了自己的父母或者肢體,那是一種墜入地獄的感覺。”小麗查詢到災區幫扶熱線後,堅持每天給那裏的孩子打電話,和他們交流。“我想告訴他們,再大的災難也抵不過一顆堅強的心。”


  那次震災中,許多心靈受到重創的孩子不願意跟人交流,小麗常常對著沒有回應的電話,一說就是半個鍾頭。直到有一天,電話那邊傳來一聲怯怯的、微弱的“謝謝你”。


  “一個小男孩的聲音,我到現在都記得。後來我再也沒有聯係到他,汶川那邊的人告訴我說‘孩子很好,他說謝謝你,他知道他該怎麼做了’,在那一刻,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與其說我給了那個孩子生活下去的勇氣,不如說是我們兩個的互相救贖。”


  那個時候開始,小麗通過固定電話走上了公益之路。她借助電話、書信、網絡等常用的通訊方式,麵向全國正式開通了“心靈關懷”公益私人熱線平台。


  “知心姐姐,在嗎?你能幫幫我嗎?”2010年的一天,小麗打開QQ,收到了這樣一條好友請求,對方是福建省一名初三學生小柔(化名)。因為雙腿殘疾,小柔無法自由奔跑和活動,在學校常常感到自卑。在同年臨近冬天的午後,小麗收到了小柔的QQ視頻電話。


  “姐姐,我不想上學了,我沒有辦法忍受同學們看我的眼神,生活好辛苦,老天爺不公平。”小柔在視頻那邊有氣無力地說。


  因為身體殘疾,小柔的父母需要全天“陪讀”,做小柔的拐杖,無微不至的關愛既讓小柔感動,更讓小柔覺得自己是父母的負累。


  視頻這邊的小麗又氣又急:“你不是說要報答父母嗎?你不是說要出人頭地嗎?你不是還想做對社會有用的人嗎?不要輕言放棄啊!”


  小麗的一席話讓小柔又愧疚又難過,看著視頻那邊哭得泣不成聲的小柔,小麗的語氣漸漸緩和了下來。“我和你一樣,你經曆的困難我都懂,我們沒有辦法改變現實,但我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創造未來。我沒有上過一天學,但我學會了讀書、識字甚至寫作。你要相信,讀書能給你一個光明的未來!”


  小麗的一席話讓小柔備受鼓舞,她決定繼續讀書,不理會周圍的眼光,為自己拚一個未來。“半年前,我收到小柔的QQ消息,她說她現在有一份工作,有自己的愛人和孩子。”小麗笑著說:“能讓那些身處困境的人看到希望,我特別開心。”


  2012年,小麗又成為殘障人士的網絡公益導師。愛看書的小麗舍不得給自己買一本書,卻把每個季度的800元殘疾人補助金拿去給腦癱孩子買兒童讀物。


  “腦癱孩子無法與外界溝通,但讀書、寫字可以架起一座橋梁。”小麗主動當起了20餘位腦癱孩子的語文老師。孩子們看書有困難,她就通過網絡連線,一個字一個字讀給他們聽;孩子們不會書寫,小麗就鼓勵他們寫日記,一句話一句話糾正;孩子們發音不清晰,小麗總是不厭其煩地重複教他們讀同一句話,直到他們能表達出完整的一句話……


  多年來,小麗為近萬人免費進行過心理疏導,將自救、勵誌的精神傳遞了出去;無數個深夜裏,小麗強忍著身體的種種不適和許許多多求助者溝通,一聊就是幾個小時,直到對方邁過心裏那道坎……小麗說她希望有一天當自己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能把自己的遺體捐贈出去,再為這個世界做最後一點貢獻,她說這是她最美好的結局。


  有人說命運對小麗太過殘忍,有人感慨命運對小麗不夠公平,小麗卻很坦然,她說:“上天給了我什麼,不管好的、壞的,我一並接納,它們是我不斷向上生長的養分。現在的我也許是一棵小草,但總有一天我會長成參天大樹,為更多的人帶去綠色和希望。”


臨汾日報全媒體記者 段碧蓉 安月琦

編輯 王曉娜


下一篇 : 臨汾南分公司揚正氣樹清廉廉政作品之清風流光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