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某飯店老板回憶:縣城青年的躁動成長史


打架是不好的,作者為了鼓勵自己,甚至不惜編造了一句“名人名言”:“尼古拉斯?德華?李在他的自傳《從精子到公子的巨變》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沒有打過架的男人,不算一個真正的男人。”要不是我們的編輯水平高,差點讓人信以為真。


與開篇這句不嚴肅的“名人名言”一樣,這是一個縣城青年的躁動成長史。



文丨王老虎   插畫丨馬桶   編輯丨小我


1


80年代的苗鄉山落民風彪悍,盛行練武,尤其是一個叫白寮洲的地方,幾乎家家戶戶都會舞槍弄棒耍點功夫。有很多會打拳的師傅農閑時會到縣城裏來教徒弟,這種師傅在民間稱之為把式。


我在上小學之前,體格驚人——驚人的瘦,瘦得像猴子一樣。父親擔心我這幅身板日後難成大器,便也請了一個把式做我的師父,教我武術,強身健體。與我一同習武的,還有左鄰右舍七八個孩子。


習武,要能吃苦,還要持之以恒。每天天沒亮就得起來練基本功,跑步、壓腿、站樁,晚上練拳也要到十點以後。壓腿的時候,身體靠牆,一腿單立,師父慢慢把另一條腿從下往上拉直到越過頭頂腳尖觸牆,在這過程中,尖叫聲慘絕人寰不絕於耳。


站樁,特別是站坐樁,既苦又枯燥。人半蹲下來,大腿與小腿呈直角,身板與大腿呈直角,這個姿勢特別像坐馬桶。隻是屁股懸空下麵並沒有馬桶,隻有一支點燃的香。這一蹲就是一刻鍾以上,常常痛得額頭冒汗嘴上嗷嗷叫,還得擔心香把屁股燙著。


在練武的時候,時常有一幫小孩圍在旁邊看,特別是我在擺弄刀槍棍棒戟時,他們常常對這些純手工打造的兵器流露出豔羨的眼神。


有一天,我放在院子棗樹下的那根溜圓的齊眉棍忽然不見了,習武之人,兵器簡直就是自己的命根。我急得團團轉,忽而想起那幫喜歡圍觀的孩子,於是便跑向後院。果然,三五個小孩拿著我的齊眉棍正在那裏哼哼哈嘿。


見我來了,他們仗著人多,也不躲閃,呼啦啦就圍了上來。為首的那個叫勇伢子,還挑釁地說來呀來呀來打我呀。或許幼時根本沒有敵眾我寡的概念,又或許是習武經曆給了自己就是功夫小子的心裏暗示,我一個掃堂腿就把圍上來的第一個人掃在地上,奪過那條滲了我無數汗水的棍子,對著他們就是一頓猛打。孩子們被我這陣勢嚇壞了,有的哭了起來,有的跑回家不敢出來。


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架,自此樹立了我在那一帶的孩子王地位。被我打的這一幫都成了我的粉絲,我時常帶著他們耍槍練劍,打鳥摸魚,好不快活。


2


上初中之後,武俠劇和警匪片盛行,校園裏也流行成立幫派。靠近城郊菜地的叫菜園幫,住五星村的叫五星幫,住在老街上的叫街頭霸王,還有十三個女學生搞了個俠女十三妹,好家夥!有一次,我看見十三妹們聚眾抽煙,其中一個臉上還掛著鼻涕,另一個梳著羊角辮穿著花棉襖,簡直嚇死人。


幫派之間冒點卵事也要約架。約架的形式多樣,有時候是群毆,有時候是單挑,有時候則是先談判而後握手言和。而約架的原因,無非就是“你長太帥了看你不慣”、“你今早幹嘛要瞅我一眼”或“你為什麼要喜歡小紅”之類不值一提的小事。


校外那些二流子社會青年成立的幫派聽起來就厲害多了,譬如屠刀會、黑虎門、鐮刀幫、錘子兄弟,這些都是真刀真槍的團夥(那時好像還很少提黑社會這個詞),打起架來都是烏啦啦的一擁而上。團夥們時常聚集在十字路口,蹲在地上抽煙扯淡,時常一蹲就是幾個鍾頭,也不怕腿麻腳麻。有時候看著敵幫的成員經過,無端端衝上去就開始圍毆,我曾親眼見過一個落單的被十幾個人追著砍了幾十刀,直到皮開肉綻倒地不起。

 

我堂哥當年也加入過名頭最響實力最強的第一幫派屠刀會,這層關係當時倒也間接地幫了我一點忙。

 

有一次,班上靠窗的一個同學往外吐口水,正好落到樓下別人身上,樓上這位也不曉得。轉眼間,樓下就衝上來黑壓壓一群人,走到邊上就打了吐口水那位一耳光。我正好坐在他旁邊,心想怎麼著也得勸,於是站起來說算了算了。被吐的那個本來正想對我動手,來者當中不知誰說了句他哥是屠刀會的算了算了。

 

後來,這事就真的這樣算了。



3


高中是所有打架事件的高峰期。


一次放學後在操場上打籃球,空中搶球時我不小心與別班的叫向哈的撞到了一起,兩個人都倒地,那小子爬起來後很橫,衝過來就推了我一把,眾目睽睽前我落不下麵子,於是用拳頭回複他。旁邊一起打球的隨即過來勸架,他可能吃了點虧,丟下一句明天我喊人搞死你!就被別人拉走了。


怕對方人多,第二天我約上兩個同學,都換上了牛仔衣,一人帶了把短砍刀,用報紙包住藏到袖管裏,在放學路上等向哈。


沒想到向哈頭天隻是虛張聲勢,根本沒喊人來,隻是和班上幾個同學騎著單車從我們埋伏的路上經過。我們衝上去一把將他扯下來,刀是用不上了,但是暴風驟雨的拳腳也夠他受的。我邊打邊叫嚷:叫你狠叫你狠。他那些同學也不敢動手,倒是向哈自己也算有種,抱著頭硬是不吭一聲。


人很奇怪,在成年人眼中,初中生、高中生都是小屁孩;可是當你自己所處那個階段時,卻覺得自己很成熟很懂事了。


舞廳其實一般都是大人才去的,但當時我們已經覺得自己是大人了。有一次我和斌哈去舞廳學跳舞,當時流行的舞有一款叫“追魚”,就是兩個人麵對麵,方向相反但步伐一致,你退我進我退你進,某個節點各自旋轉一圈。就這樣追著追著就把旁邊人的腳踩了。偏偏踩了一夥小混混,也是不由分說,圍上來就打。我倆一看對方人多,寡不敵眾,趁著燈黑就往出口跑。

 

那夥人也是吃了飯沒事做,又不是深仇大恨,硬是在後麵窮追不舍,氣得我們邊跑邊罵娘。跑到十字路口時,有個小個子腿短腳快,把斌哈追上了,照著他頭上就是一刀,斌哈麵門上立刻見紅了。得虧那時正好有警察經過,那夥人才散了。但斌哈額上雙眉之間從此卻留下了一道豎的疤痕,有點二郎神的意思。

 

這事的正麵效應是,從此斌哈收了野性一心讀書,後來考上了北京服裝學院,現已成為服裝界的一代宗師。

 

高二時,我喜歡上隔壁班的一個女生,課間休息我時常跑到隔壁去跟她聊天,有時甚至坐到她後麵跟別人擠一桌一起上課。有一天下課,我瞧見她班上一個男的正站在窗邊跟她說話,而她露出一副極不情願的表情。我就丟了一句:“別個不想跟你說話你死皮賴臉在這裏說什麼!”在喜歡的人麵前,誰服軟誰是孫子,於是我倆很快就扭打起來。

 

好在拉架的人多,我倆很快就散開了。

 

本以為這事就過去了,沒料到當天放學後,經過那男的家門口(他家就在學校附近),隻見他、他弟和他叔三人早已在那候著,衝將過來就是一頓亂打。我倒是不示弱,不管他們怎麼打我,隻是集中力量攻擊其中一個。後來打著打著,我抱著他叔就滾到了路邊的刺蓬(荊棘)窩,到處都是尖刺,另外兩人也不好跳下來。再後來,來了好多同學,就把這架勸開了。


盡管雙拳難敵六腿,我也沒吃蠻大的虧,但我咽不下這口氣,回家就叫了我屠刀會的堂哥。那時,堂哥在玻璃廠上班,右手正好被玻璃紮傷了,整個手掌打了繃帶。他不由分說,左手操了把屠刀,帶著我就衝進了對方的家。那三個人聽到我們來,立刻從後門跑掉了,隻有他父母在家。我們也知道冤有頭債有主,除了踢破門,掀翻凳,倒沒有做出什麼別的出格之事。

 

這事之後就不了了之。後來有時候看科比右手受傷纏滿繃帶,改用左手投籃,我總會想起當年那一幕。隻可惜科比也成為過去了,不勝唏噓。


4


大一那年暑假回家,認識了一個開理發店的女孩。女孩長得很漂亮,我頭發哪怕稍微長了1.5毫米,就又去找她修。一來二去,她就同意跟我去散步了。


有一天,我倆正在街上走著,忽然有一股天外之力從背後襲來,我一個踉蹌差點摔倒。我回來一看,一個敦實的小夥子正怒目圓睜,揮拳撲向我,原來剛才是他施展了一記飛腳。那女孩在旁邊大喊:謝遜別打,謝遜別打!

 

他頭上倒時沒有金毛,但是力量卻有如獅王一般。想必也是練家子,幾個回合下來,我竟感覺有些吃力。就在這時,朋友老皮路過,見我正跟人撕打,立刻加入了戰鬥。他老皮人高馬大,我老王手快腳疾,勝負立分,他老謝很快被打得鼻子流血。要不是被女孩拉住,他恐怕受傷更深。

 

後來我才得知,這個謝遜是女孩家裏許的未婚夫,盡管她不喜歡,但人家也是訂過婚的。

 

大二時,我們與樓上的一個女生寢室結成了聯誼。她們時常來我們宿舍玩,其中有個醴陵的小女生跟我關係特別親近,總是叫我哥哥。我也沒多想,正好我也沒有妹妹。她給我買了幾次零食,我帶她看了幾場電影。

 

有一天晚上熄燈了,有人在門外喊我出去一下。我稀裏糊塗就跟著他來到操場上,那時已經有十多個人等在那裏了。其中為首的男生指著我的鼻子問,是不是經常跟那小女生在一起玩,我說是。他又說以後再見我跟她在一起,就會把我打死。這句話一下子把我激怒了,我也不知怎麼就冒出一句:要麼今晚就打死我,要麼明天我拿菜刀一個個砍死你們。


結果,被我這麼一喊,再加上那群人也許大部分都是臨時叫來站牆子的,大家反而勸我們說算了算了……於是,月色下,微風中,他們跟我一一握手,和平散去。


這不戰而勝的場景,讓我今天想起都感到好笑。


5


畢業之後,我到深圳工作,與公司裏的一個湖南妹子很聊得來。


有天晚上,我倆坐在操場上聊天。來了個保安,問我倆查暫住證,我說你憑什麼查證。那保安拿電筒就往妹子臉上照。妹子也是個暴脾氣,一腳就踢了過去。保安伸手就打。我一見保安動手了,也起身跟他扭打起來。保安邊打邊用對講機喊人,隨後就來了七八個人,帶著棍子對我就是一陣亂打。妹子在旁邊邊哭喊邊護著我。


那是我吃虧最大的一次打架經曆,所幸隻是受了一點疼痛,沒有一點內傷。或許是之前習武練就的好身板,又或許是老天眷顧我給我好運氣。

 

從這架以後,我逐漸心生靜念,雖然不怕死,但也貪生。特別是看了太多的生離死別以後,更想好好享受每一天。現在,我常常坐在自己的私人小廚裏,炒幾個好菜,抿幾口小酒,和過來的朋友聊聊彼此的故事。


我不再熱血沸騰,隻喜歡回憶過去。



王老虎


七十年代生人,籍貫邵陽城步大南山腳下,恬不知恥欺騙無知少女永遠25歲。年少曾於省府求學,後入粵求生,輾轉澳門,終不得誌,返鄉長沙,沉迷廚藝,開小飯館,曰:六扇門。

投稿郵箱:13374644@qq.com

商務合作:微信1216352780電話13017296146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