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李村鎮中留村——村民苦求集體財產,支書偽證拱手讓人


轉自:邢台123


2017年10月1日,國慶節來臨,但是對於邢台市西南方向的李村鎮中留村700多口村民來說,心頭卻是沉甸甸的——村裏的集體財產,大家在邢台橋西區法院申訴要回,沒想到村支書李文軍卻出具偽證,要把村內的財產白白拱手“送人”。


(村支書李文軍出具的偽證)

事情要追溯到三十年前的1987年,時任中留村村支書的李耀林,在中留村村東以村委會的名義建設了一處占地約十餘畝的化工廠。至1992年,李耀林將化工廠改產為生產針織服裝廠,依然由李耀林經營。


1996年,中留村村民委員會還和時任村支書的李耀林簽訂了“承包合同”,約定1996年3月25日至2006年3月25日為李承包,每年承包費為1000元。

(當年簽訂的承包合同)


到了2006年村委會曾統計村內的固定資產中,房屋建築一欄還填有“化工廠一座”的字樣。可是2006年就到期該交還的化工廠,在李耀林去世後,被其子女長期霸占,拒不歸還村委會。


(中留村的固定資產)


轉眼又過了十一個年頭,2017年9月25日,中留村村委會起訴化工廠要求返還,此時,任中留村村支書的李文軍,因為李耀林是其姨夫,竟對開庭審理此案的邢台市橋西區法院出具了證明材料。證明中寫道“1987年12月份......李耀林自己開發籌建了化工廠,由其本人自己投資開發,村不收取任何費用”以及“1992年李耀林建設的化工廠改產為生產針織服裝,廠房和設備我村沒有資金投入......我村雙委班子從來沒有研究過,也沒有給李耀林一家簽過承包合同和協議”等證言。


村支書李文軍此證明材料一出,讓中留村不少村民大跌眼鏡:明明是村委會投資建設,村支書卻說成是他家親戚自己幹的。明明是與村裏有著多年的承包合同且不履行,村支書卻說雙委班子沒有研究,沒有簽過合同。


村民們稱:這不是拿著公家的錢白白拱手相讓給外人麼?當然,也不算白白相讓,因為李耀林是李文軍的姨夫,礙於親戚麵子,拿公家的財產換自家的親情,村支書李文軍的算盤其實打的非常聰明。而其他的幾個證明人,除了原村主任就是原村會計,自然對此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渾水摸魚。

(久不歸還的廠房)


其實早在2013年,區紀委就對上一任中留村村支書李誌強(李耀林之子)長期占用化工廠租賃到期不歸還做出過指導意見——向法院提起訴訟,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在村民們此次滿懷希望提起訴訟追回公共財產的時候,沒想到村支書李文軍竟出此舉。


不少村民反映,李文軍在任村支書、村主任期間,利用無人監督,職務便利的特權,開始協同他人侵吞村集體財產。除了化工廠,李文軍2000年就曾擅自將李某生承包的東坡下河地予以變更增加三年,造成中留村每年損失近五萬元;曾將村集體所有的磚廠無償承包給他人40年,以該合同換取的磚蓋了自己的房子;並與其親戚合股將村東75畝糧田地霸占,至今隨意變更土地承包協議,以每畝500元轉包他人;2003年,竟以遠遠低於市場價每畝9元的價格將村西坡下河地100餘畝承包給李某林40年;即使在與新一任村委會交接時,因為手中有大量私自訂立的土地承包合同,至今未能交接清楚,給村委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難。


邢台中留村的村民們想在此呼籲——這樣做出偽證,違反黨性,肆意侵吞集體財產的村委幹部,為何沒人管,沒人查呢?希望相關部門查明事實真相,還中留村村民一片藍天!




       

       


太行山上

300000+邢台人都關注的微信平台





下一篇 : 蘇州第一中學高一物理10月階段檢測參考答案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