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窩子”變身記 :普瑪江塘牧民群眾住房的四次變遷


圖為普瑪江塘鄉在建的“小康房”。記者 段敏 攝

普瑪江塘,平均海拔5373米,全國海拔最高的鄉,素有“世界之巔”之稱。

這裏是純牧區,牧民世代以放牧為生;趕著羊群,穿行於荒涼的雪山、草甸之間,居無定所,是過去牧民生活的生動寫照。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後,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牧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地窩子”“草坯房”到“安居房”“小康房”,住房的變遷僅僅是一個縮影。

所謂“地窩子”,就是往地下挖近半人多深、三四米見方的坑,用草皮封住頂,留一個僅能弓腰而出的口子,這就是當時的“房子”。這樣的“房子”,低矮、狹窄、陰暗,通風和采光都很差。

“沒有灶,三個石頭支起鍋來燒水做飯,家庭條件最好的也就用‘鐵三角’在露天做飯。”歐珠老人說:“用碎石塊砌個台子就是‘床’,家具更不敢奢望了。”

“沒有電、沒有路,更沒有自來水;吃的是糌粑和風幹肉,蔬菜水果見都沒見過……”“地窩子”承載著昔日普瑪江塘牧民群眾太多辛酸和苦澀的記憶。

這樣的生活條件,一直持續到上世紀70年代。

“草坯房”

西藏改革開放後,漸漸富裕起來的牧民就地取材,用草和著泥土建起了有柱子、有門窗、有院牆的“草坯房”。

“這樣的‘草坯房’,麵積有十幾二十平方米,並且房屋較過去也高了許多,冬暖夏涼,通風和采光條件都得到了改善。”下索村65歲的索朗老人對記者介紹說。

他告訴記者,當時,經濟條件好的牧民還對屋內進行了簡單的裝修,購置了一些簡單的家具,在屋子裏支起了爐灶。

“草坯房”隻有一層,主要是因為普瑪江塘風大,房子建高了不保暖。

在下索村,記者有幸見到了這種“草坯房”:土坯牆、土地板、土坯灶……一切都是草和土。

下索村“五保戶”卓瑪次仁老人家裏雖然已經蓋起了新房,但還留著一間這樣的“草坯房”。

“看到它,我就想到了黨對我們的關懷。沒有黨,我們不可能住上現在這麼寬敞、明亮的房子。”卓瑪次仁老人動情地說。

“安居房”

走進下索村,湛藍湛藍的天空下,一排排磚石結構的安居房錯落有致。

近年來,在中央的關懷下,我區大力實施農牧民“安居工程”,普瑪江塘牧民群眾住上了真正意義上的“房子”。

“安居房建設,國家每戶補貼2.5萬元,其餘由村民自籌,按照人口多少和房屋麵積計算,最多的自己出四、五萬元,一般的出兩、三萬元就行。”下索村黨支部第一書記德慶多吉說。

他告訴記者,安居房全部是藏式磚石結構,住房麵積大都在200平米左右,居住條件大為改善,家家戶戶購置了藏式家具,用上了家電。並且,享受黨和政府的惠民政策,牧民群眾用上了幹淨衛生的自來水,通了電、通了電視、通了電話……村子現代化氣息更濃了。

“現在住的安居房比原來的‘草坯房’舒適多了,又幹淨,采光又好,我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下索村村民白瑪索朗如是說。

“小康房”

措果村、薩藏村、沙空村,轟鳴的攪拌機、忙碌的工人、穿行的車輛……一派火熱的景象。不遠處,一排排整齊的藏式房屋主體工程已經基本完工,邊境小康村的雛形初步顯露。

海拔再高、國土再遠,黨的惠民政策都要覆蓋,這裏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著黨和政府的關懷。

今年4月,山南市整合配套資金9432萬元,全力推進普瑪江塘邊境小康村建設。

“浪卡子縣把普瑪江塘邊境小康村建設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在資金和人力物力上重點傾斜。”浪卡子縣縣長羅文金說。

即將建成的普瑪江塘邊境小康村“小康房”,麵積在200平米左右,帶院子、有陽光房,水、電、路、訊等相關配套設施一應俱全,牧民群眾的居住環境和生活條件實現了曆史性的飛躍。

“預計今年年底,措果、薩藏、沙空3個村的群眾就能住上新房,其他3個村的邊境小康村建設項目將於明年5月啟動。”普瑪江塘鄉黨委書記格桑確拉對記者說。

從“地窩子”“草坯房”到“安居房”“小康房”,展現的是我區邊境高寒地區牧民群眾住房的變遷,折射出的是黨和政府對群眾的關心關懷。相信,隨著我區邊境小康村建設步伐的加快,會有更多的群眾住上“小康房”,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轉自:中國西藏新聞網



·END·


網信昌都

掃一掃

微信號:wangxinchangdu

Email:cdwangxinban@163.com


下一篇 : 彭華昌調研煤礦安全生產工作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