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無量山櫻花穀,地球上最美的冬天,現在已經花開成海,美的令人無法呼吸



總以為冬天是荒蕪的,沒有春的燦爛鮮花,沒有夏的繁茂蔥蘢,沒有秋的絢麗紅葉,但在大理無量山,卻創造著逆天而行的驚豔。11月底,這裏的冬櫻就似乎是一夜之間現世的神跡,開得恣意,開得歡騰,如難得一見的繁英絢爛,就在這個冬天自由盛放。蒼翠茶園相伴,幽幽山穀相守,此處正是最孤芳自賞的美好地方。若遇晨霧繚繞,隻在迷蒙微光間泄露那紅粉的嬌俏,就像是欲出仍遮麵的少女,不需人識,隻能偶遇。







“當北方還是攪天風雪、水瘦山寒的時候,雲南的春天早就像催生婆似的到處攪動花事。”散文家楊朔所說的雲南的春天就是這樣來得任性、來得悄無聲息。櫻花穀的冬櫻花開放,繁櫻絢麗、山穀如畫,也就不難理解了。







無量山櫻花穀,被稱作“春天最早到達的地方”。每年11月底,全國大部分地區剛剛進入冬季,而大理無量山的“春天”卻已悄悄來臨。仿佛隻在一夜,隻需一陣暖風,一縷驕陽,千畝茶園中的櫻花便迫不及待地醒來,睜開她們迷人的眼眸,彼此深情對視,輕聲訴說著那些濃得化不開的愛慕。此刻的山穀,已然被一場絢爛的花事打破,巍巍無量山頓時熱鬧沸騰起來,在櫻花盛開中綻放著生命複蘇的喜悅。漫步在雲霧繚繞的茶園,碧波翻滾的新綠映襯著如霞似火的粉色櫻花,仿佛置身於油畫之中;遠遠望去,一株株櫻花與層層茶田相得益彰,譜寫著綠茶紅櫻相戀相守的浪漫樂章。








近日,在位於大理州南澗縣無量山深處的櫻花穀,絢爛的冬櫻花爭奇鬥豔,搖曳生姿。粉紅色的花,白色的雲霧,綠色的茶園,構成彩雲之南冬日裏最美的一道風景。







走進南澗無量山,漫步在山嵐霧氣之中,空氣清新、植被依舊豐茂。向山穀裏望去,在群山的懷抱中,粉紅嬌豔的冬櫻花襯著翠色綢帶般的茶園,星星點點連成片,在陽光的照耀下猶如一幅畫卷。櫻花花枝隨風搖擺,花瓣迎風飄落,散歩在低矮的茶叢中,綠的墨綠,紅的淡粉,一高一低,層次分明。







置身茶園,徜徉在櫻花裏。一樹樹、一枝枝、一串串,全開的、半開的、含苞的,忽明忽暗,大大小小,歡快熱烈,缺了哪一種都不完美。櫻花下一畦畦、一簇簇碧綠的茶壟,翠生生的。從山穀的這頭望到那一邊,壟壟綠茶上點綴著株株紅櫻,仿佛綠色織錦上的紅牡丹,還多了一層朦朧。









透過片片花海,我聽到花開的聲音、花開的輕盈。藍天白雲映襯,這是一個魂牽夢繞的地方;炊煙牧歌相伴,這是一個世外櫻園的仙境;茶園櫻樹為伍,這是一個詩情畫意的棲居;茶香禪道互融,這是一個茶禪一味的意境;佳茗山泉浸泡,這是一個愜意悠閑的茶莊;舞蹈上菜齊跳,這是一個歌聲如雲的樂宴;紅肉烈酒海量,這是一個粗獷豪邁的民族;薪柴篝火添加,這是一個盡情忘我的奔放;黃灰汗珠滲透,這是一個激情四射的瘋狂;仙姐淩波微步,這是一個天龍八部的秘境;天尊壽福保佑,這是一個大愛無言的神靈;雲霧櫻樹縈繞,這是一個夢想放飛的花穀。





清晨,當太陽還未照耀大地,櫻花穀的花兒卻已經醒來,在朦朧的夜色中伸展著自己的枝丫。




遠處的山坡上有個小院,和周圍的櫻花穀渾然天成,成了一副難得的世外桃源的畫卷。





待到朝陽的光輝從雲中透了出來,無量山頂似有萬道金光傾瀉而下,照得冬櫻花格外嬌豔。而山穀間的農舍也在此時悄悄睜開了眼,一道道炊煙嫋嫋升起。





然後太陽毫不吝嗇的傾灑向整個山穀,櫻花亮了起來,群山亮了起來......天上朝霞似火燒,地上櫻花紅豔豔,眼前看到的簡直就是一幅畫!




如果在日出之前遇上了雲霧,那又是另一種神仙一般的體驗!






雲蒸霞蔚,霧裏看花,原來就是這樣的美妙!




待到晨霧慢慢散開,呼吸著清新的空氣,重重吸一口,輕輕吐出來,甜滋滋、濕漉漉、潤潤的,麥芽糖般柔柔地浸入心脾。能說不是一種愜意?





藍天白雲,農家小院,櫻花爛漫,這大概是我所能想到的最詩意的春天。而這樣的春天,在冬天的無量山。




走在櫻花樹下,曬著太陽,嗅著花香、茶香,微風吹過,心中泛起一絲漣漪。經不起波瀾。




從高處往下望去,層層的茶樹梯田像極了音樂家手中的五線譜,而一株株錯落的冬櫻花,就像樂譜上一個個躍動的粉色音符,譜寫了一曲浪漫的冬日春歌。





要不要在這個冬天


來體驗中國最意外的春天?



下一篇 : 永州求職招聘,便民信息欄.10月10日更新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