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人的簡單黔東南旅行 | 有個地方來了才知道


有個地方來了才知道(一)

生活在幅員遼闊之地的確是一件幸事,我等孤陋寡聞者隻知道開發的大景點,那些忍藏在群山峻嶺之中的好風光,有待家喻戶曉時,也不知猴年馬月。
     這次到八蒙村的路上,從此知道有一個地方叫定威。從榕江縣到八蒙村隻能坐私人小麵的,擁擠的車內反而溫親上升,車沿著深綠的都柳江前行,兩岸植被在雨水滋潤中越發清秀起來,飄渺在山巒之間的雲霧,時而形成大大棉花團,覆蓋在山峰之上;時而雲霧四處飄散,露出山峰雄姿。


     一座小橋、一葉小舟、一圍小屋讓人心曠神怡。

          我問車裏的人們這兒有什麼好玩的,坐在最前排的女孩搭訕說:“我明天去苗寨過六月六,你去嗎?”我絲毫沒猶豫,一口答應下來,車上的人都笑我說:“你不怕她是壞人,敢跟她走?”原來女孩姓楊,她到定威鄉政府門口下車,我也厚著臉皮提前下車,(司機人很好,我提前中途下了車,我遞給他20元,司機硬要找我5元。)她老公和帥帥的兒子在鄉政府門口迎了上來,她老公在鄉政府工作,我就不打擾小楊一家人了,問了問我可以在哪兒入住,小楊明早聯係我,再一起去高文村。我拖著行李差不多100米的距離到了“李老二飯店”,附近有個公安局。
     
   入住一晚40元,正好大中午到,讓小李給我煮了一盆魚,隻記得小刀鰍、小劍魚,總之魚是江裏打上來,小李收了我20元,在我一個人悶頭吃飯時,有人給我弄了一碗青辣椒蘸水,我一吃清香浸滿口。吃好飯坐在大廳中喝著茶,和小李的爸爸聊起曆史,原來他爸爸是曆史老師,退休後幫別人看看風水。過一會小李切了一個自家種的西瓜,吃起來飽汁甘甜,小李的爸爸告訴我,榕江的西瓜非常出名。

     在這裏天氣炎熱,還要吹著風扇,快6點了,我告訴小李我到江邊走走,走幾分鍾到了江邊,索性坐在礁石上吹著夾雜著江水的風兒,涼爽多了。

     沒了陽光的直射,江麵上頓時熱鬧起來,光著身子的孩子在江中嬉水;大孩子在江邊七星釣,一個魚竿竟然有7個魚鉤,提竿那一刻我興奮不已,一下子釣上來2條“大眼邊”。有點渾綠的江麵隻聽“撲騰”,看到江麵泛起漣漪,還沒等自己看清江麵歸於平靜。

     小楊打電話過來,叫我過去吃晚飯,鄉政府環境真好,下班了一幫年青人在大院裏運動,小楊已在門口等我,在他們的食堂吃飯,可能有小楊在,盛情難卻之下喝了2杯酒,我的酒量太差,喝的我又有點飄飄然,我隻能享受酒文化和熱情好客的人文化,但消受不了酒的催酶效果。
      玩到9點多鍾,回到入住休息,11點左右小李敲我的房門,讓我下來吃宵夜,原來是他的哥們剛從江裏打上魚,小李做好了一鍋酸湯魚,食材必須放山上采的木薑子、自家醃的糟辣椒、西紅柿等等,我才知道正宗的酸湯魚原來是這麼美味。他們家人把最好吃的鱖魚夾給我,真是有點受寵若驚,也不知為何到這兒飯量大的嚇人,幾條魚又進我肚中。

    第二天我還在睡夢中,小楊的電話打過來了,我蹦了起來飛速地收拾自己,然後我們在米粉店門口碰麵,吃好自家現做的米粉後,我和小楊坐麵的到榕江縣,小楊回家騎機車帶我,穿過月寨、口寨 、到達忠誠鎮來到她媽媽家,她弟弟不敢去了怕喝酒,小楊從來沒騎過盤山路,帶我的任務隻好交給她哥哥了。
    繼續前行路過俾邦村,來到大山腳下,騎1個小時才能到山頂上的高文村,一到轉彎處小楊的哥哥就按喇叭,提醒對麵的車注意。好羨慕小楊有一個英俊的哥哥,我坐在她哥哥後麵,山風中飄著淡淡煙草味------
  停下來休息一會,置身於綠意盎然 、竹葉溢香之中。接著呼嘯狂奔,竹海杳然遠去,激蕩的心懷忘了自我。
      
       看到盤踞在山頂的村子,在烈日下幽深靜默。來到村子往山下望,茂密的樹林遮擋了彎曲的山路,高山多了博大少了威嚴,山的那頭還是連綿不斷的群山。



       到了小楊姨媽家,無肉不歡的我也受不了他們大餐,一樣素菜都沒有,一滿桌都是好酒好肉。桌子盛放一道菜叫“牛癟”,也是我第一次吃,(幾家人買了一頭黃牛,殺牛時把牛胃中的所有東西過濾後,得到的綠汁做這道菜時放進去,牛吃百草,當然這道菜可以治百病。)吃起黃牛肉來有點苦味,味美得我沒功夫細研究,大口大口咀嚼起黃牛肉。
  還有特殊在過“六月六”吃鹹水粽,我吃好飯後,在村裏轉轉,回來後又開始喝上了。  
 

    下午我們去村裏牛場看鬥牛,路過小楊同學家,強拉著進家又和一幫人喝了幾杯,其中一個高挑漂亮女孩摟著,對我說:“我在小黃寨表演過,還上了鳳凰衛視。”
     謝過之後來到鬥牛場,早已聚集了許多人,幾個後生練習蘆笙吹個不停,孩子們爬上樹占領有利之地。    

     鬥牛開始了,剛上場的兩頭小牛飛奔過來,然後互相嗅嗅,接下來親密相擁,隻聽旁邊有人說:“同性戀呀!”,哈哈逗得大夥大笑。
   一連上了好幾組,都以同誌收場,這兩位急了牛不鬥他倆鬥。

      最後上場的兩頭牛打頭也是友好相處,鬥牛的人急了硬掰著牛角,現教決鬥,可小牛不理仍然友善下去,幾個人孜孜不倦又教,圍觀人群哄堂大笑。終於惹怒了小牛,牛脾氣一來上,直頂對方,最後用繩子把它們倆才拉開。

        羨慕散發著青春氣息的漂亮女孩,同時感歎我的青春一去不複返。

       好奇看著有幾米高的蘆笙,心癢癢借過來試吹,師傅在旁邊教我,還真吹出調了。小楊過來幫我留個影,我讓小楊吹,小楊說:“隻有男的才吹”我不知有這規矩,心想我做一回漢子何樂而不為。
   

          有個地方來了才知道:山峰之嵿處苗族高文村,村子不大有著淳樸善良的人們。


有個地方來了才知道(二)

我可低估榕江縣天氣,溫度已超過30度,司機打開空調,車裏舒服多了,記憶中貴州的夏天多是涼爽,下了大雨還要加一件外衣。看著車窗外鬱鬱蔥蔥的大樹,代表貴州的喀斯特地貌在這裏太少了。
      到了八蒙村附近,坐小舟才能到對岸的八蒙村。


     我坐上了小船,一對纏綿水蜻蜓愛的暈頭轉向,倏地停留在我手背上,我一動不動怕驚擾了這一對活寶。坐在我旁邊的孩子忍不住伸手抓住了這對蜻蜓,我試著對孩子說:“看看他們能飛多高”,孩子鬆開一隻,放手的那一刻水蜻蜓扇動著黑翅膀騰空而去,過了一會才放了第二隻,在茫茫天穹中,他倆是否再次相遇續上這段情,心中生出淡淡憂傷。 

        坐到對岸,問了船夫王村長家怎麼走,必須蹚過小溪才行。換好拖鞋走在江水中,湍急的江水衝刷著我,我站穩了才敢邁下一步,上岸後拖著行李箱走在高低不平的小道上,帶著一身塵土來到了王村長門口,高喊著:“王村長”,隻聽到“來了”,王村長從屋裏走出來,我說:“在來的路上,有人告訴我你家開了旅館,我想入住,”王村長驚愕說:“我們家沒開旅店呀!”他和我說著話一邊伸手開門,看著我可憐兮兮樣,王村長說:“你可以先住我女兒的房間,正好這幾天她去學車了,”這下放心住有著落了。王村長喊他兒子帶我到樓上放好行李,過一會王村長的太太挑著從山上摘回來的草藥進屋,語言不是太通,我和他太太牛頭不對馬嘴聊著,沒把他兒子笑翻
      常會漲大水,別人家都搬走了,隻留下他們一家固守在依山傍水中。
      王村長做著飯,他太太幹著農活,王村長家少了鄰居間的熱鬧,多了一份家庭溫馨的場景。


    我和王村長說:“我想看水書,”王村長給水書先生打了電話,讓我到村裏找潘先生。前幾年花樓被大水衝走了,現在隻能淌水到村裏,一路問著村民,找到了潘先生家,他在家門口等我,拿了幾本他自己抄的水書給我看,潘先生給我講著神秘水文,什麼“虎傷、彩向、28屬”當他看著我一臉茫然樣,然後說這個有點難,接著換一個給我講,對我來講都難懂,隻明白水書現在大部分用來占卜,水族的水文現在沒幾個年青人傳承,說是太難記了。

    傍晚雨點在江麵上畫著大小不一的圓圈,江中多了墨綠色山巒,灰色調占據著天空,晃晃跌落水中,劃出一道道明亮的蒼白。王村長家的兩兒子放了3個魚竿,魚竿插在石縫中,頂端夾了小鈴鐺,我打著傘坐在江邊的大石頭上,把小腳丫伸入暖暖江水中,不時和兩兄弟答著話,隻聽到鈴鐺一響,隻管提竿魚兒自動上鉤了。
    晚餐繼續吃魚,我吃到了珍貴的鱖魚還有大蝦,當然是男子漢的功勞。吃好飯我和王村長太太上樓,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有一搭沒一搭著聊著,就像雞同鴨講。我喜歡他太太開懷大笑時模樣,純真的笑容讓我知道她特幸福,男人們又去江邊捕魚了。
    犯迷糊了,跌撞到溫暖的大床上,
伴著木質的清香味快速進入夢鄉 。


    清晨起床,被雨水滋潤的植被還沉浸在幽靜中,我不好意思繼續住他們家了,打算到新八蒙找旅店住,他太太一直留著我,讓我多住幾天,我答謝了她的好意,揮揮手告辭。  
   江水水位又高了許多,拉著行李從橋那兒過到對麵,倚在橋欄上看著風景,開過一輛大車橋跟著振動起來,心情被攪亂了,三步並作二步走,離開了橋體,感覺安全了。


    在小鎮上找了一家旅店安頓好後,他們是從八蒙村遷過來的,這兒屬於新八蒙,我打算步行到苗族擺貝村,一路走走看看風土人情,不知不覺來到了擺貝村的山腳下,醒目的牌子上寫到擺貝村還有5公裏。

   山道修的非常好,隻是埋頭不斷盤著山路前行就好了,不時飄點小雨,寂靜的山穀隻有我一個人?

   窩棚頂上的南瓜花露出嬌豔神情


    偶爾遇到村民有時會彼此點個頭,有的搭個話,聊幾句。

      停下來看看山腳下的風景,忘卻了疲憊。

    接著繼續往山頂上行,看到了布滿山頂的木屋,木屋四周環繞著翠樹。

     走近看房子緊挨著房子, 我來到一戶人家的門口,屋外擺了一條長凳,坐下來休息,村裏也是出奇的安靜。
   1830年威震一方的苗王躺在古墓中,仍然守護他的子子孫孫。在來之前有人告訴我
最好不要招惹村民,據說村裏還保留了使蠱之類的妖術。
     想找吃中飯的地方沒找到,感覺還不餓我原路返回,走到三分之一時,走不動了,正好有一小夥騎摩托車下山,他一直把我送到住的地方。
    在這片熱土上親密的陌生人留給我友善與幫助,腦海中記住來了才知道的地方----王村長家、擺貝村。





下一篇 : 國慶期間,黔東南旅遊持續井噴 實現旅遊收入48.67億元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