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貧困地區人口生活,看完心酸!



在中國早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今天,這個問題似乎遊離於很多人特別是都市人的視野之外。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目前全國農村尚有7017萬貧困人口,約占農村居民的7.2%。


半年來,新華社派出9支調查小分隊,分頭前往中西部貧困地區,實地體察父老鄉親的生活狀況。一方麵,通過30多年的扶貧攻堅,農村貧困麵大幅縮小,貧困被趕進了“角落”裏。另一方麵,今後的扶貧不得不去啃最硬的“骨頭”。那些最窮的地方,也正是底子最薄弱、條件最惡劣、工程最艱巨的貧困堡壘。


【四川省大涼山區】

3月25日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拍攝的畫麵。馬依村海拔2600米,土地貧瘠,與鄉集鎮相距12公裏,道路崎嶇。全村135戶,729人,絕大多數村民至今仍生活在人畜混居的石板房裏。


推開一扇破舊的木門,記者讓眼睛適應一會兒,才逐漸看清了屋內情形:屋子分成兩半,左側是牛圈,雜草上散落著牛糞,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右側是人住的地方,借著手機光亮才能看到床鋪——一塊木板搭在4摞磚頭上。屋中央,地麵擺了3塊磚,上頭架鍋,底下燒柴,這就是爐灶。沒有一張桌子,連個板凳都沒見到。土牆被多年的炊煙熏得一片漆黑。這就是四川省大涼山區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村民爾日書進的家。


鍋裏煮了些土豆,便是他一家5口的午餐,有的土豆已經發了芽。對他們來說,吃米飯和肉是一件奢侈的事。大米每10天逢集時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分別是彝族過年、漢族春節及彝族火把節。


爾日曲吉在破舊的房屋內吃土豆。爾日曲吉跟村裏大多數村民一樣,主要靠吃土豆充饑。45歲的爾日書進左眼失明了。睜眼時,隻見紅紅的一片。三年前,他發現眼睛有問題,卻沒錢去縣醫院看。有新農合可以報銷醫藥費,但要個人先墊資才能報賬,他墊不起。看病還要路費、生活費,對他來說這是一筆大開銷。他就一直拖著,直到無法醫治。


爾日書進的生活,是大涼山區貧困現狀的一個縮影。

四川省大涼山區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的幾名孩子站在村裏的一處空地。馬依村有很多十來歲的孩子,三五成群地奔跑玩耍,似乎盡情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童年。可村支書吉克石都的話卻讓記者難以釋懷:這個村目前適齡兒童沒有讀書的有上百人!


【貴州省荔波縣】

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巴平村弄哄組,66歲的村民蒙二妹站在自家居住的房屋前,她和兒子蘭金華住的茅草房已有幾十年曆史,是用樹枝、竹片拚成。“家徒四壁”常用來形容貧窮。可在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巴平村蘭金華的家裏,連一麵嚴格意義上的“牆壁”都沒有。


他和母親住的茅草房已有幾十年曆史,是用樹枝、竹片拚成的,縫隙裏抹著些牛糞,寒風和光線從無數孔洞透進來。一盞昏暗的燈泡下,柴草、雜物、簡單的農具堆在一起。長年煙火凝成的一條條黑毛絮從房頂、木架上垂下來。角落裏篾片圍成的兩個小窩,就是母子倆的


前一陣房頂漏雨,蘭金華隻好到隔壁弟弟家打地鋪。弟弟的房子是幾年前政府補貼2萬元建的磚房,但至今沒有門板,隻擋了塊竹編的薄片。 在集中連片貧困帶,經過黨委政府、社會各界的持續努力,百姓“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時代早已一去不返。但記者看到,有些極貧戶,衣食住行仍樣樣令人心酸。


【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

這是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隆福鄉葛家村龍母屯一貧困家庭的住房內景(3月25日攝)。


【安徽金寨縣】


安徽金寨縣燕子河鎮毛河村餘大慶家,土房外牆上布滿密密麻麻的小洞,是野蜂做的窩,每到春天野蜂就飛進飛出。牆根還有山老鼠打的大洞。幾年前一場大雨,土房垮了兩間。在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78歲的汪達開住的石屋已建了三百多年,一麵牆已消失,僅剩三麵,如一個橫放的“U”形,正對著長長的巷道,積雪和冷風直灌進屋。


【貴州省從江縣】


在貴州省從江縣加勉鄉汙生村加堆寨,記者去了鄉人大代表、51歲的村民組長龍老動的家。一隻白色塑料桶裏有五六斤豬掛油,就是全家3口改善生活的美食了,做飯時切一小塊,在鍋裏擦一擦,就算是有油了。而大部分時間,就是清水煮野菜。

記者正在采訪,忽然有人拎來一隻大公雞。原來是龍老動要留我們吃晚飯,他家沒有雞,就跟鄰居借了一隻,準備殺給我們吃。他家兩三個月才能吃上一次肉,卻要殺雞給我們吃。謝絕時,記者的心情實在是難以描述。他那台電視機是全寨19戶、67口人唯一的電器,不是買的,而是社會捐贈的。他的臥室沒有門,隻掛了塊塑料布,被褥下鋪的是一層散亂的稻草。


【寧夏固原市原州區】


在寧夏固原市原州區河川鄉康溝村村民冶建龍的家中,院子裏常年掛著兩個鐵桶準備接雨水來用(2013年3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彭昭之攝


寧夏西吉縣向來幹旱少雨。王民鄉下趙村馬虎鋼平時拉一次水,來回要跑40公裏,一次拉兩大桶,大約一噸,能吃半個月。一噸水4元,拉一趟水油費就要十幾元。“還不敢拉太多,放時間一長,水就不能吃了。”在湖南保靖縣木耳村3組,寨外路邊有兩處用石塊砌成的小窖,泥土和石縫間滲下極細的水流,這就是數百村民的救命水源。旁邊布滿了深深淺淺的蹄印,牲畜糞便隨處可見。


【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

在雲南省怒江州福貢縣木克基村,一名孩子趴在床上做作業,她的家裏沒有桌子(3月28日攝)。


小七孔,中國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地核心區,旅遊旺季總是遊人如織,甚至常常人滿為患。然而,景區5公裏外便是貴州省荔波縣瑤山鄉極貧區。菇類村,全村357戶,除一戶開農家樂外,幾乎再沒有人依靠景區發家致富。當地特產瑤山雞肉香味美,也一直沒有打開近在咫尺的市場。


全村1200多人中,有1100多人是文盲、半文盲。多數村民至今不會找、也不敢找市場,隻能靠種田維持溫飽。教育缺失成為一些困難群體脫貧的深層障礙。甘肅東鄉受教育人數呈“寶塔式”遞減:一些小學一年級有50個學生,到五年級就隻剩下5個。東鄉縣有個村莊500多人,至今沒有出過一名高中生。


九年製義務教育在全國各地都已較為完善,免學費、營養午餐等措施更讓無數孩子受益。但是,孩子初中甚至小學便輟學的現象在貧困山區並不少見,一些家長很早就帶著子女外出務工。對於那些最窮的家庭來說,上學本身就是一筆難以承受的大開銷。


聲明:本文由入駐搜狐號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點擊菜單,可查看更多正版圖書

推薦精品號:一周熱點導讀

哈佛出版社鎮社之寶,竟然是一套中國史,詳情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查看。


下一篇 : 你醒啦,明天就要上班了!昨晚今天,你被堵在了哪裏?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