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時,他去瀾滄江奇幻漂流,這一路傾聽江河的聲音。|熱點


人們口中方舟 像一葉小船

耳語溢出甲板 風雨搖晃旗竿

人們切開山巒 剪下了雲彩

削成了萬支槳 縫製風帆

尋找呐喊 未知的未來

我們會航向怎樣的未來


——五月天《少年他的奇幻漂流》


Hi~ o(* ̄▽ ̄*)ブ,大家是不是默念著假期餘額已不足,來來來,小編帶你看個可能是今天最讓人開心的新聞了!

表鬧,咳咳!說正事!我們圓桌要講一個充滿著蓬勃的少年感的故事,主人公是兩次怒江漂流中年齡最小的成員——來自人大附中實驗小學年僅10歲的盛熙程。前不久,熙程同學去了一場與央視財經評論員、四中原校長劉長銘同台主題演講。



少年“盛”年齡不大,卻幹了一件很多大人都不敢做的事情。還在幼兒園時就愛上漂流的他,去怒江漂流兩次還不夠,今年暑假又去瀾滄江繼續漂流之旅。國內漂大江大河還不夠,他跟著比他大好多歲的哥哥姐姐用船槳征服過美國的三文魚河、蛇河。漂流,或許,不會是這場人生旅途的終點,但這趟行程的終點分外美麗。



作為兩次怒江漂流中年齡最小的成員,四年級小學生盛熙程在《傾聽江河的聲音》演講中以獨特的視角,去感受大自然,保護自然。他給在座所有的叔叔阿姨上了一堂震撼的課。



做到“來過,如同沒有”


少年的演講是這樣霸氣開頭:


在三江源地區,我完成了瀾滄江源頭的漂流!8晚9天!這九天裏,我們大概漂了將近兩百公裏,每天除了沿江漂流,讀水,過險灘,還會徒步爬不同的山峰。在雜多,我們爬了最高的神山—唐古拉山脈的喇嘛諾拉神山,海拔最高5300米;還涉水爬了昂賽大峽穀裏不少山泉溪水的山路。在那裏,我們一天可以經曆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有烈日炎炎,有狂風暴雨,也有晴天的冰雹!


在盛熙程眼裏,這一路上,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那裏,是犛牛們的天堂!就連犛牛糞在當地也是很好的東西。” 在瀾滄江流經的藏區,遍地有風幹或新鮮溫熱的犛牛糞,藏族人收集犛牛糞,用它們和泥砌牆,蓋房,生火做飯,還會用它做孩子的玩具。

“我們就經常在江邊看到大群的犛牛在河裏喝水,洗澡。露營地我們的帳篷就蓋在犛牛糞上!在藏人眼裏,犛牛不喝髒的水,隻吃最幹淨的草,它們的糞也是很幹淨的!我們在營地唱歌,伴著犛牛糞,吃飯伴著犛牛糞,有一天一早叫醒我們的,就是一群在我們的帳篷邊上走來走去的犛牛們。在它們眼裏,我們是外來的侵略者,這裏是它們的天下,我們隻是一個過客!”


作為北京這種大城市裏來的孩子,少年盛的漂流之旅,可以說是一場虔誠的造訪,這種尊重,體現在這場自然之旅的點點滴滴,環保藏在日常細節中。“所以,我們會帶走身邊的一切物品,包括吃剩的食物,用過的器具,每一張紙,每一個杯子。不得已需要清潔,我們會用可以降解的純物理的肥皂。當然,最好的方式是什麼都不用。做到來過,如同沒有。”


最原始的方式找到江河密碼


很多家長也會帶著自家小朋友以各種溫和可接受的方式去親近自然、認識大好河山,比如去郊外爬一座高山淌一條小河,相約過一個自然博物館之夜,但敢用這種冒險刺激的漂流,想必大多數人有各種顧慮或擔憂,但少年熙程卻不這麼認為。漂流,對他而言,不光是身體上漂流的過程,更是思想漂流的過程!“我在江河上啟動了我的原始係統,找到了自己的江河密碼!”



多次到野外的經曆,讓這個10歲少年有一種自認為叫自然感的東西,用自然的方式,這才是真正的感受。“這就是我們認識江河的方式,用我們的祖先五萬年前,從非洲大陸走出來的最原始的方式。穿越了山川,漂過了河流。所以,如果你想真正親近河流,你就要走進它,去感受它的力量、去感受它的強大,去傾聽它身邊的那些聲音。”


那麼,江河用它特有的聲音,要告訴我們什麼呢?少年自己親身經曆回答了這個問題:江河的聲音不光是可以用耳朵聽到,還可以用眼睛看到,用腦電波感應到,用心感受到!那黎明清脆的鳥鳴,那充斥著各種可愛的小動物的細語、那天空中翱翔的雄鷹、那險灘大浪滔天的咆哮聲、那經幡被風吹動的聲音……還有那些雪豹、藏羚羊、白唇鹿等稀有動物留下的腳印、糞便等等,通過這些,都能感受到江河的美麗。


“我們用耳朵聽,是最表麵的傾聽方式;我們用眼睛看,能夠看到萬物發出聲音的表情,來感覺他們對我們的心意;用腦來想象萬物是怎麼說……我們用對萬物的愛,能夠傾聽到萬物對我們的表示、對我們的關愛。”



我擔心,經曆過的美景江河會不會消失



少年的這次三江源之行,其實還有一個美國音樂人團隊隨行,其中一位叫Leif的音樂人還是位地質學的教授,教授講起的一個故事,讓盛熙程燃起了保護自然的決心和鬥誌。Leif教授曾在10年前跟隨美國地質考察團漂流過金沙江。說到那段漂流,那湍流的險灘,俊美的景色,Leif一直記憶猶新。然而隨著 2012年世界級的向家壩巨型水電站下閘蓄水,金沙江下遊庫區內有著數億萬年曆史的古河道和數千年的人類文明遺址,以及有著數百年曆史的屏山,都一並永遠的沉入了江底。那樣的美景,再也無法重現了! 

  

“Leif的痛心,我其實感同身受,因為同樣的痛心也有可能出現在我曾經漂過的怒江和瀾滄江!如果,如果我們不馬上行動起來,有一天,我經曆過的美景江河也會永遠的消失,隻能在夢境中回憶!”

盛熙程還說起最讓他難忘一餐飯,那是一種夾雜著失落和擔憂的滋味兒。就在三江源漂流的倒數第二天,一個整天都在下雨,陰冷的天加上冰涼的江水,漂流成員們都急需熱熱的茶水!但大家好不容易到了露營地,搬完了船上的防水袋,搭好了帳篷,才注意到對麵的挖土機!那碩大的機器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隨之而來的是不斷被挖下來的紅土和石塊。“我們的心情一下子都跌到了穀底,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未來河道消失的前兆!本來饑寒交迫的我,頓時沒有了胃口,再香再暖的晚飯也沒了滋味!”



讓這些江河們能夠更加自在的生存


要讓這些江河們能夠更加自在的生存下來,讓更多的人們,通過親近江河,親近大自然。10歲的盛熙程漂流過300多公裏之後給自己許下承諾。


 “我現在還小,但我已經漂流過多次江河,中國的,美國的。我看到了美國為了保護河流做所的事情。也參加過幾次江河保護演講,我非常的想聯合很多大型的保護機構,協助我們去保護更多的江河,建立更多的自然保護區。”

記得一個巴西作家保羅.柯艾略寫過一本書,《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他寫道:如果你專心投入一件事,日月星辰都會協助你完成它。我想,也就想這位巴西作家說的一樣,你隻要專心做一件事,日月星辰都會幫助你的!隻要我們不斷的做保護江河的事情,就一定可以保護到它們!



對 話


小編

很多人覺得漂流很冒險,這項運動在中國很小眾,為什麼會帶孩子去漂流?

在程程上小學前,一個偶然機會接觸到了一位美國漂流專家,當時我們被他描述的中國大河江段的壯美打動了,也想嚐試一下。隨後我們帶他去漂流怒江,程程就愛上了漂流。很多人對漂流有誤解,認為他風險很大,它其實是一個非常講究技術和安全的運動,程程喜歡的江河漂流,是自然探險類的活動,它跟運動競技類漂流還是不一樣的。

程程媽

小編

野外江河漂流條件這麼艱苦,孩子會跟你叫苦麼?

漂流條件艱苦,但孩子不抱怨,他挺能適應的。說實話我每次陪程程去,我都會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十來天,不能洗臉洗澡刷牙,沒有電腦和家裏一切的舒適條件。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會給孩子帶來在都市無法體會的東西。漂流很奇妙的,每次去要下決心,每次回來時都不舍得。

程程媽

小編

會讓孩子成為專業的漂流者嗎?

一切要憑孩子的喜歡和愛好。他喜歡就讓他多去嚐試。我們做大人的,不能決定孩子未來一定要做什麼。

程程媽




文字 | 北青報記者 劉旭

編輯 | 穎子



教育圓桌內的文章,大部分是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原創,除圓桌授權外,禁止轉載,否則將追究相關責任。


下一篇 : 大恩大和尚應請參加貴州省黔東南州惠水縣九龍寺崇慈法師升座暨九龍寺藏經樓全堂佛像開光法會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