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鄉小夥徒步去拉薩:尋獅子





今天是第115天。從昆侖山山門處行進至109國道2787處,總23公裏,用時八小時。


   

 是啊,比平時慢的多。並不是因為路不好,而是因為車又多又快,基本上距離我百米開外有車的時候我就要回頭估算是否會在我身邊錯車,然後下公路走上碎石緩衝帶。我在緩衝帶上是不走路的,都會等大車全過去再抓緊上公路走,因為緩衝帶有很多尖利的小石子,盡管輪胎再好也會快速磨損。現在輪胎對我來說太重要了,一定要溫柔對待。


    所以8小時23公裏已經是我在這路段上的極限速度了。兩邊大車經常一過一長串,耽誤了不少時間。


 (青藏鐵路哦~)


   好了讓我從早上講起吧。大概六點多我就醒了,外麵氣溫還很低,想等著太陽出來升升溫再出發,於是又睡到了九點半,氣溫已經相當舒適,趕緊收拾東西,十點整出發。


    上次在西寧一起吃飯的楊姐讓我在到了指定地點之後聯係她,我到達後發微信告訴楊姐:“姐我到啦。”


    “再往前走就是部隊的口了。”楊姐回複。


   “部,部隊?!”我大吃一驚,然後恍然大悟。之前問起的時候楊姐總是說丈夫的單位在這邊,我一直以為是個廠區。後來見到穿軍裝的大哥了也隻覺得可能是個軍工企業,根本沒有把“部隊”和“單位”這兩個詞聯係在一起。我這才明白,原來在西寧和我吃飯的其他兩個姐姐,也都是軍屬……現在想起來簡直不勝榮幸。


    不過要命的是,我得自己走公路到部隊這段路……肯定有人好奇這有什麼要命的。嗯,我在格爾木也遇到了好幾個軍區,都是坦坦蕩蕩地走過去,有時還會和哨兵相互打量一番。可今天我是拉著一車“神秘物體”,在兩位真槍實彈的哨兵注視下,直溜溜地衝他們走將近一公裏啊……這種心理壓力不知道有沒有人能體會。


    我問楊姐:我走這條路不會有人開槍打我吧?楊姐回複:不能夠!


    我這才戰戰兢兢地衝著部隊走去,沒走幾步,山上的某個位置亮了一下……不可能不可能,絕對是我電影看多啦,這荒山野嶺的怎麼可能有狙擊手……不過接著走的時候貌似被一名哨兵發現了,然後有一個人走到路中間盯著我看。我視力好,明顯看到拿槍的哨兵動了動手裏的槍。


    要不是剛方便過我這會絕對尿褲子了,媽媽呀不會是上膛了吧!我什麼虧心事都沒做啊不過抱著槍盯著我我就是心虛啊!!!越走越不會走,終於冒著冷汗蹭到了能喊話的距離。


    “我找人!”我趕緊解釋自己的來意。


    “你找誰啊!”左哨兵凶巴巴地問我。


    我無限忍耐著自己舉起雙手的衝動,回答道:“一位姓楊的姐姐。”


    “我們這沒有女的!”哨兵回。


    完了……估計楊姐沒給哨兵打招呼,這下我怎麼辦?


    一個看起來像是長官的人走過來,問了問我車裏裝了什麼,去哪的,找的人是幹什麼的。我大概回答了一番,竭盡全力地讓自己看起來不緊張。這位軍人雖然也是不苟言笑,不過語氣很和善:“啊,那你和她聯係下讓她出來吧,我們這家屬比較多,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個。”


    “嗯嗯!”我得到了批準,趕緊和楊姐聯係:“姐我到門口了,您快出來救我啊我害怕。”


    然後我就坐在一邊的管道上,端正筆直,不敢亂動。因為剛剛小心翼翼地問了句長官:“拿槍那位不會已經上膛了吧……”


    “沒有沒有,隻要沒有什麼特殊動作就行。”


    我怎麼知道什麼動作特殊啊!嚇得我喝了口水都偷瞄了一眼拿槍哨兵的臉色。他和另一位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坐在那我腿都是抖的。


    終於楊姐出來了,和一位兵哥哥兩個人搬了半家超市出來。此時此刻我感覺楊姐渾身都是金燦燦的光。長官問我:“就是她?”


    “對對對對!”


    和楊姐說上話之後才放鬆了些。楊姐給買的東西太多了,一箱八寶粥,兩大袋東西,什麼都有,後來看了看甚至囊括了口香糖和瓜子……本就裝的滿滿的小車冒了尖,我心裏發著暖暖的愁:這麼多吃的,我得到什麼時候才吃的完呀。


    別忘了,陝西的另一位楊姐也給買了很多東西,而且我自己也準備了些幹糧。


    再三謝過楊姐,向軍人軍屬們鞠躬告別。然後一溜煙跑上了大路,心裏才徹底鬆了口氣。當時在門口本想和楊姐合個影,不過知道不能拍照,隻能作罷。


    午飯就是拆了些吃的出來解決了。其實過一個檢查站時見到了飯店,可車子上的東西不吃下去一半我不打算下館子了。對了,路上還有一輛西寧的車專門停下塞給我三瓶茉莉蜜茶,讓我感激之餘隻想抽自己巴掌:“你丫買那麼多幹糧幹什麼!”


    不過今天的路已經是開始慢慢爬升了,我有了安全帶做肩帶,上坡還算是比較輕鬆。


    路過檢查站時被一位特警大哥攔下,問了問小車裏的東西,要走身份證拿回屋子查了查。這段時間我透過門看到屋子裏有一些文件夾,隻記得兩個分類:“朝聖人員”,“新疆地區進藏人員”。


    特警大哥把身份證還了我,聊了幾句以後連連叮囑我一個人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後給我拍了張照片,通知前路的所有檢查站幫忙照應,又塞給我好幾份地圖,告訴我加油站不少,可以住加油站。


    感激不盡之時,貌似有一輛車想強行衝卡,大哥和同事呼喊著追了過去。我也繼續上路。


    

昨天陝西的王大哥留言說這一帶的山上有一頭“雪域雄獅”,他即是發現者也是命名者。聽了王大哥的話,沒讓他發照片,想自己找找玩。結果一路走一路找,拍給大哥的照片他都說不是。


    大哥提供的信息是,一段小上坡之後,右手邊是一個加油站,左手邊就是獅子。可我一連經過了五座加油站,充分發揮想象力,拍了四五個覺得有點像的山頭發過去,都不對。


    直到第六個也是最後一個加油站,我終於發現了一個最像的,好開心地發過去,又被大哥失望地否定。誒,那估計我已經錯過了,山石土包這種東西畢竟太抽象,大哥從某一角度看著覺得像,我也不一定能這麼覺得。等大哥發照片給我吧,放棄尋找了。


    抱著僥幸心理回了個頭,發現自己剛剛安慰自己的話都是胡扯。一個張著大口的獅頭躍然眼前,仔細看看甚至還有眼球兒。我天我趕緊詢問大哥,得知終於正確,兩個人都很開心~話說這個獅頭根本不需要想象力,但凡稍微留點心的估計都能被震驚到。這如果真的不是某個人巧奪天工的有意而為,就隻能讚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無心插柳了。


    

久而久之我熟能生巧,一臉淡然地在公路邊上上下下躲避各色車輛。可時間久了還是身心俱疲。不過今天我算是見識了各種給我加油的手段,有大白天突然打開大燈,經過我後又關掉的,有伸拇指的,有隔了老遠按喇叭過去之後接著按的,甚至還有在車裏直接給我拍照呐喊的。可能是我上坡的時候左肩左手拉著肩帶在前,右手拖著小車在後的姿勢看起來比較勵誌……反正每每我上坡的時候給我加油的就特別多……


    見到了兩匹馬兩個人,四條狗,趕著一群羊。我看了看周圍寸草不生的地表,當場想上前問一句,您養的是吃土品種的羊麼?


    四五點遇到了一位穿警服的大叔,站在路邊聊了一會。大叔就在剛剛那個檢查站附近工作,國慶給他放了假,閑不住出來一個人玩穿越荒山,早上出門現在才剛剛從山上回到大路上。我驚為天人,大叔說他工作之前是騎行的,也熱愛鍛煉,身體還很好。我看他沒有帶任何東西,隻有手上拿了根撿來的木條當拐杖,連水都沒拿!天爺啊這大叔是天神下凡麼……我趕緊要塞給大叔一瓶水,大叔死活不要,說讓我路上喝,他馬上就回去了。看他的“拐杖”實在太重,抽出一根竹杖讓大叔拿上,同樣沒要……我發現我勸人收下什麼東西的本領特別差……


    最後和這位非常愛笑非常有活力的大叔互相加了微信,留了照片,就此告別。希望大叔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阿亮提醒我盡量別貪路程,下午遇到住處就停,最好住在屋子裏,於是我決定下午四點之後見到建築就不走了。其實早在小幹溝水電站的時候就發現了極好的宿營地,可那會三點三十分……



最終還是找到了一處不錯的地方,六點多的時候布置完營地。忘了有多久沒有展開帳篷的完全形態了,這邊風不小,外帳風繩地釘全部到位,鑽進帳篷裏一點風都感覺不到,帳篷也很穩定,舒服。安然躺下,含了顆糖,愉快的等待明天的到來。












下一篇 : 滄州渤海新聞(2017年10月6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