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鄉一女婿中秋節上門,真.人真.事!


陳宇軒聽到這句話差點就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什麼鬼,這是獎勵?竟然要將他囚禁在這裏一年,那他什麼時候才可以去見雪煙舞啊。   陳宇軒對著天空大喊道“快放我出去,我不要這一年的修煉”陳宇軒聽到這句話差點就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什麼鬼,這是獎勵?竟然要將他囚禁在這裏一年,那他什麼時候才可以去見雪煙舞啊。   陳宇軒對著天空大喊道“快放我出去,我不要這一年的修煉”   “此獎勵為限定獎勵,不可更改,現在時間比例為幻靈穀一年,外界一日,此比例無法更改。”機械化的聲音再次傳來。  陳宇軒繼續說道,“我被傳送到了一個叫幻靈穀的地方修煉了一年,那裏的時間比例是外界一天,裏麵一年,所以我才玩出來了一天。”   大長老聽了有些驚奇,這小小的秘境竟然有那些大宗們把握的大秘境都沒有的時間壓縮的陣法,這真是稀奇,不過這對於陳宇軒而言是一件好事,有了一年的鞏固,陳宇軒也不會因為境界的飛速提升而影響了後麵的修行。陳宇軒看對方更加的氣憤,自己則是擺了擺手,“擺在我手上的人實在是太多,不好意思,你們什麼印象。”說完陳宇軒就準備離去了,對於這種跳梁小醜他戲弄一番就沒有興趣了。   兩女同樣的看見了陳宇軒,此刻的她們看,到陳宇軒竟然沒有一點反應,眼中隻有冷漠,似乎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波動她們的內心了。   兩女同樣的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兩女的修為竟然出奇的達到了化丹九重,看來兩人在內院的秘境中也是找到了自己的機緣,隻是這個機緣給她們帶來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不知這是好是壞。   很快一位長老走上台宣布了一下比賽了規則,隨後就直接開始了比賽,此刻的淩崖,呂白兩人也是在台下靜 陳宇軒也是有些認真起來,對方的這一招絕不是蓋的,那些斧芒之上籠罩著的恐怖寒氣絕對可以直接將一隻普通的四階荒獸直接給冰封致死,而且那斧頭的恐怖力道,就算是陳宇軒有那麼強大的肉身,他也不願去硬拚。 雲碟雲舞看見陳宇軒這副表情也是有些心痛,不過更多的是一種氣憤,她們陪著陳宇軒同生共死的走到了這裏,而那個雪煙舞為陳宇軒坐了什麼,隻不過給了他一個簪子,就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騙走了陳宇軒的心。

下一篇 : 開封老阿姨把毛巾放入鹽水中加熱,結果家人都驚呆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