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一男欠債125萬元,家屬持刀暴力抗法被拘


?? 提示點上方"延安那些事兒"免費訂閱本刊

在法院強製執行的案件中,被執行人撒潑耍賴、故意拖延時間,拒不執行的事情經常都會發生。可是,被執行人全家暴力抗法,並且持刀對抗法院執行,這樣的事情還真不多見。前幾天,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的執行人員在執法的過程中,就遇上了這樣的“老賴”。


這個場景,既不是一般的打鬥場麵,也不是刑事案件的抓捕現場,它隻是法院的一次正常的強製執行現場。那麼,被執行人為何會全家“齊上陣”來阻撓執法,並且還使用擀麵杖和菜刀來暴力抗法呢?事情的起因還要從7年前的一起債務糾紛開始說起。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徐成紅:“一共是13個民間借貸案件,總共的標底是140萬。”


畫麵中這個手拿菜刀的男子叫張昆,是這起案中被執行人張富貴的兒子。2010年,被執行人張富貴以做生意為由,向李某等13人共借款125萬元,答應一年之後連本帶利一起歸還。可是到了2011年,張富貴不但沒有還錢,還經常躲避,並以更換電話號碼,玩消失等各種手段拒絕與借款人見麵。無奈之下,這13個債權人就將張富貴告上了法庭。2011年7月,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判處張富貴在判決生效後三十日內須向這13個債權人支付本金及利息共計140萬。可是,張富貴卻以無償還能力為由,一直拒不執行判決。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執行一庭審判員李強:“財產的話判決書查明的是有9間門麵房,三孔窯洞,這是一處房產,還有一處有10間門麵房,全是商鋪,它的價值的話,遠超於辦案標的。”


雖然法院在調查的過程中已經查明,張富貴的財產以及收入完全可以支付自己的欠款,可是,在法院與張富貴多次溝通,並要求其盡快履行法院判決的時候,張富貴卻拿出了一張“房屋產權贈予協議”。張富貴說,自己名下的這些房產,其實早就給了自己的兒子張昆,目前張昆才是這些房產的所人。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徐成紅:“贈予協議是他們在債券產生的過程中,就是他已經向申請人把錢借了,後麵才有的這個贈予協議,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這就是一種規避、逃避執行,惡意轉移財產。”


經過調查,張富貴這份所謂的“房產贈予協議”隻是他們私下的一種個人行為,並不具備法律規定的協議和手續,所有屬於無效文件,不具備法律效應,法院不予認可。2012年,張富貴不服判決,將案件上訴到了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執行一庭審判員李強:“我們中院在二次審理的時候,再次撤銷他的贈予協議,完了案外人又繼續上訴,中院最終是維持原判。”


在法院的終審判決下達之後,張富貴就從此不見了蹤影,這13個債權人的錢也因此一直都要不回來。2016年,這些債權人向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申請了強製執行。可是,執行法官多次上門溝通和送達法律文書的時候,都遭到了張富貴家屬的拒絕。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執行一庭審判員李強:“去的時候也是當事人情緒比較激動,也就是說誰要敢動他的房子,他要和誰(拚命),要死人呢,就是類似的事情。”


為了盡快要回申請人的欠款,2017年9月28日,寶塔區法院就組織執行人員對張富貴的房產進行張貼公告,限期查封拍賣,可是卻遭到了張昆以及家屬的暴力抗法。在執行的過程中,也有幾名執行法官被打傷。目前,張昆及其家屬已被當地公安機關刑事拘留。而對於被執行人張富貴房產的查封拍賣,法院也表示,他們會盡快處置。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徐成紅:“如果他回來,我們就要和他談,讓他積極的配合對這個產權進行評估拍賣,要是不回來,我們也將啟動依規、依法去評估和拍賣他的產權。”來源:西部網

領導說了,你點一個,小編的工資就漲五毛錢

作為延安人,首先需要了解延安的人文環境,以更好的為延安群策群力。這才是我們欄目組的思想!

? 提示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免費訂閱本刊     

             


下一篇 : 畢節農業大數據中心監測預警分析報告(9月23日-9月29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