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美文——八月秋高 嘉禾正熟


哈密美文——八月秋高 嘉禾正熟

東天山圖文【原創】

2015年8月17日


對久居三道嶺的我們來說,周邊戈壁的幹涸、荒蕪與遼闊、沉寂,很難讓人提起興趣,四顧茫茫,了無生機,不如走出去。

但是我出去了終究是走不遠。有的朋友說起三道嶺攝影愛好者的活動,認為天山南北的每一處溝壑都有我們的足跡,實在是溢美之詞。即使是天山北坡的木壘鄉村,雖然每年都有機會幾次走近那片田野,見識木壘田園風光的四季變幻,但於我總是意猶未盡,或是說不得要領。

8月8日,我們急切地趕到了木壘的草溝一帶,如果再不來,地裏的莊稼就收割盡了,什麼都不會留下。我的感覺,這裏的田園秋色,是新疆最美的。木壘的田野,有縱橫交錯的曲線式的旋律跳躍,有由淺綠到金黃、再由金黃到紅褐的豐富的色彩演變,有不同季節風雪映照下的光影過渡。木壘的田野似乎沒有盡頭,連接盡頭的往往是一棵或幾棵風景中的樹。而新疆別處的田園,我還沒有聽說有如此這般的美。






























在8號那天天將黑的時候,一片田的鷹嘴豆剛剛收割完,剩下的正好交給羊群去打掃。濃雲之下,一大群羊漫過來,發出葉子被碾碎的聲響,伴著碎葉聲響的是羊們咀嚼鷹嘴豆的聲音。一時間,我被這種獨特的聲音吸引住了,這種對食物的香甜咀嚼,整齊地動作在我的周圍,充斥著我的聽覺,與食草不一樣,與我們人類吃豆子不一樣,但滿足感應該是一樣的吧。現在想來,我們不該以不文明幹擾別人吃飯時吧噠嘴。作為人當然也不應該滿足於吃飽和吃好,而羊應該多多地滿足;羊的命運是吃飽了再被我們人類吃,羊是應該被憐憫的。拍不到田野的人時,我樂意拍拍羊。

作為普通人,有機會憐憫羊;作為上班族,能夠部分自由地支配時間走出去,部分自由地支配財產有相機好用,精神生活不被打擾,這樣的日子近乎完美了,雖然我不能走得很遠。重要的是能夠走出去,如果再發現了美好,那就是驚喜。 











下一篇 : 泰州台商協會舉行中秋篝火聯歡晚會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