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營患癌男子不願拖累家人離家出走 妻子呼喚“快回來吧!”


張玉芹希望丈夫趕緊回家 共度難關

東營墾利的王桂林,42歲,肝癌晚期,家庭因病返貧,不願再拖累妻子、兒子和哥哥嫂子,11月9日在家中留下三封信後離家出走。妻子扛著巨大的壓力,瞞著80多歲的婆婆和上高中的兒子,和親戚朋友們遍尋東營各個角落,至今毫無音訊。期間,甚至接到兩個詐騙電話。


家庭因病返貧 不願拖累家人離家出走

王桂林今年42歲,墾利縣董集鄉羅蓋村村民,2013年查出肝癌晚期,本不富裕的家庭讓這場大病拖入更深的穀底,經濟重壓之下,他的精神壓力也日益加重。終於,在11月9日的下午,他選擇了離家出走,並分別給哥哥嫂子、妻子、兒子留下了一封信。根據妻子張玉芹的描述,記者梳理了一條時間線:

  11月8日上午7點多,王桂林將妻子送到利津黃河大橋站牌處,讓她去上班。隨後,王桂林帶著兒子去利津買了一件保暖毛褲,並在事前給兒子充了2000元生活費。中午,兒子和同學返校上學。

  9日06時05分,在東城打工的妻子張玉芹打電話問他吃飯了沒有,回答“還沒起床,很想睡覺”;12點多,妻子再次打電話問他吃飯了沒有,回答“沒有”。

  13時26分,住在同村的大哥打電話叫他回家吃餃子,回答“不吃了”;時隔一分鍾後,13時27分,東營市公交公司車載監控錄像顯示,王桂林從羅蓋村上了139路公交車;14時05分,王桂林在西城百貨大樓公交站牌下車……這是他最後出現在公交車監控中的身影。

  18時04分,張玉芹給丈夫發短信沒有發出去,10多分鍾後打電話發現關機。張玉芹大急,感覺丈夫可能要出事,趕緊從東城往家裏趕。

  當晚,擔心王桂林輕生,親朋好友打著手電筒來到黃河邊上尋人,未果。10日早上5點多,繼續在黃河邊尋找,之後其侄子在公交公司監控視頻中找到了他的身影。他們走遍了西城大街小巷,在民警的幫助下到處查找監控錄像,最遠跑到了廣利港。在尋人的這段時間,張玉芹的弟弟甚至接到兩個詐騙電話,一個是要收費幫忙在網上發尋人啟事,一個是要錢說可以幫忙使用衛星定位找到人。

  截至13日大眾網記者到其家中采訪,張玉芹和家人們仍然沒有王桂林的任何消息。

家裏安排妥當藥物一點沒拿 家人擔心其輕生

“他總覺得家裏的錢都讓他治病給花了,村裏蓋樓也要不起,孩子上學將來還要花錢,自己是個累贅。”張玉芹告訴記者,丈夫自尊心很強,這幾年家裏因病返貧,精神壓力很大,但是又覺得年輕人辦低保沒麵子,應該靠自己的雙手去掙錢。直到實在沒辦法,今年才同意辦了低保。丈夫離家時,家裏的藥一點都沒有帶,家人認為他是徹底放棄了,有輕生的念頭,所以都很擔心。上有80多歲的老母親,下有一個18歲剛成年的兒子,他覺得是自己的病拖累了這個家庭,不想再花錢治了。

  “我在家裏整理東西,發現他生病時的病曆、收費單據等都一式三份複印好了,在信裏提到大病報銷時需要這些資料。”張玉芹說,臨走前,他把家裏的銀行卡(一共2000多元錢)和1300元現金都包裹好,並囑咐不要弄丟了。張玉芹的弟弟告訴記者,姐夫雖然重病,但是經常自己開車去醫院,跑報銷,還偶爾開車送人去工地幹活,臨走前姐夫甚至把家裏那輛麵包車的違章記錄也處理了,並把各種證件放到了車裏,看來是早有準備。

  張玉芹希望通過大眾網向丈夫說幾句話,“你快點回來吧,把我急死了,你咋有這種想法啊?花個錢怕啥,你給俺這個精神打擊受不了啊,快點兒回來啊,家裏有人伺候著多好啊。”

王桂林的三封信(節選)

“親愛的妻子,當電話打不通的時候,你也就快看到這封信了,請原諒我選擇這樣的方式離開你,我感覺病情在不斷加重……你已經盡全力了,不要有什麼遺憾,我不想被病魔折磨的痛苦而死……千萬不要找我……”——不負責任的丈夫

  “哥、嫂子、姐姐,當你們看到信的時候,我可能已經走得很遠了,謝謝你們對我的幫助和照顧,我走後千萬別找我,我既然選擇這樣離開,就不會讓你們找到……這輩子有你們這樣的親人我已經很知足了。”——不省心的弟弟

  “親愛的兒子,當你看到信的時候,你老爸已經去旅遊了,在家好好聽你媽的話,不要惹你媽生氣,在學校好好學習,不要惹是生非……個人能自理的事情不要去麻煩別人,一定要記得孝敬你大爺大娘……如果奇跡出現的話,我會回來看你的……要用樂觀的心態麵對以後的生活。”——愛你的老爸

請您留意這樣一個人

王桂林離家時,身穿黑色平絨袖子的棕色毛線棉衣外套,內穿藍色棉襖,頭戴灰色棒球帽,黑色李寧運動褲,腳上穿著灰色北京牌老布鞋,拿紅色手提袋,其身高約172公分。其因肝癌晚期病情較重,走路時應該會非常緩慢,與常人有所區別。如果你見到他,請及時聯係他的哥哥王先生:152 6385 2128。





下一篇 : 致南陽,致我的同學!!!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