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掖雙創微紀錄片之十五:《致富小米》


《致富小米》


        小米不是手機,是北緯38度祁連山腳下種植的穀物。它的名字叫“金花寨”。

        2017年6月,在第十一屆中國國際有機食品博覽會上,張掖市甘州區“金花寨有機小米”再次獲得金獎。這已經是金花寨小米第五次獲獎,並且是連續五年。

        2016年9月,30噸“金花寨小米”走出國門,到了讚比亞,填補了國內有機小米出口的空白。張掖市金花寨小米有限公司創始人甄彬介紹,今年還將往馬來西亞出口50噸。

        10年前,花寨還是張掖市甘州區一個無人問津的鄉鎮。那時候,甄彬是花寨鄉一個一邊開超市一邊賣蜂窩煤的生意人。70多萬塊錢的債務剛剛還清,甄彬結束了東躲西藏的日子。

        債務的事要回溯到2000年國企改製,甄彬是供銷社營業員,他決定接收供銷社業務,並承擔供銷社累積的債務。沒想到的是,債主很快找上門來,法院、銀行、個人圍追堵截。

        還清債務是在7年之後。甄彬形容那7年“啥都沒幹,每天就躲債、還債”。其間,他在花寨鄉開了張掖市第一家超市,盜竊現象很嚴重,損失慘重。加了防盜標簽後,情況才有所好轉。

        那時候的甄彬不會想到,不久以後,他會和這些時時需要防範的村民一起做件大事——不僅把花寨鄉的小米銷往全國80%的省份,還賣到了國外。

       還清債務後,甄彬開始做起小米生意。雖然當地種植最多的是小麥、大麥,但他覺得小米“是一個健康產品,再加上中華民族有一個小米加步槍的精神”。

        他從山東買來一台價值10萬元的碾米機,但很快發現當地小米的出米率不足40%,口感也差,畝產量才300斤。甄彬很後悔,一星期沒有再碰那台機器。

        但他後來又想,既然設備都買了,還是得做。如今,他總結創業經驗時說:“開弓沒有回頭箭,你射出去,再沒有回頭的餘地,隻能朝前走。”

        重整旗鼓後,一個想法冒了出來:從全國各地引進盡可能多的小米品種,試驗種植。他選擇了12個品種,在自己家10畝田地裏種了起來。最後,他留下了其中兩個品種,因為它們的畝產量達到600斤。

        甄彬很興奮,想將這兩個品種推廣開來。他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個投影儀、一塊幕布,開著他的貨車,每到一戶人家,就像放電影一樣,給大家看他種的小米。當地農民給他的反饋是:“小夥子你吹去吧,我們都長到這麼大的年齡,打300斤是最高的,你還600多斤,誰信啊!”

        2009年冬天的一個夜晚,甄彬像往常一樣去推廣他的小米。從農戶家出來,車子打不著火,他猜是油箱的濾網被凍住了。他爬到車底下,要把濾網取下來查看,剛擰開,油就傾瀉而下,澆到他的頭上和胳膊上。迅速換好濾網後,他從車底爬出,發現右胳膊上的油結冰了,手臂凍得通紅。他趕緊到農戶家洗臉洗手,半個小時才緩過來。

        麵對農戶的質疑,甄彬不得不采取包產的方式,種一畝地給800塊錢。那年,100戶農戶,種了3000畝小米,長勢很好。他心裏計算著,年底應該能賺一筆了。結果,那次虧了5萬多元。他想不通為什麼。

        直到一次,收購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一名婦女攔車。婦女背著一個袋子,裝的都是小米,再仔細問下去,發現是給他種小米的農戶家女兒。甄彬這才明白虧本的原因:農戶沒有足額上交。

        他開始按斤數收購小米。不管市場價是漲是跌,農戶都能賣到一斤1.6元。甄彬終於找到了和農戶合作最佳的方式。

        2011年,當地種植小米8000畝;次年就達到2萬畝;2014年更是上升至8萬畝。現在,甄彬已經帶動四縣一區31個鄉鎮81個村,9635戶農戶種植了12萬畝小米,需要60台機器同時作業一個月才能收割完。

        81個村中有21個精準扶貧村,全村因參與種植小米脫貧。2014年,國務院扶貧領導小組授予金花寨有限公司“全國扶貧先進基地”稱號。

        貧困村的屋子從土的變成磚的,也有了地暖,取代了煙熏火燎的室內爐子。張掖電視台為此拍攝了一支專題片,講述金花寨的扶貧故事。

        扶貧是甄彬最初創業的原因之一。他是農村出身,小時候一個月難得吃一回肉,他希望能把小米產業做大,“讓當地的老百姓都能增收,能致富,改變他們的生活條件,改變他們的生活狀況,再把他們子女的教育給帶動起來”。

        公司正在做一個公益平台,對接全國各地的企業家,對口幫扶祁連山區的留守兒童、留守老人。此外,甄彬每年都會送小米給環衛工人和弱勢群體。雅安地震發生之後,他也捐贈了小米過去。

        公司壯大了,資金鏈有時候仍然是個問題。2015年,小米的全國市場價跌到1.1元,賣出去的小米金額沒有到賬,農戶找上門要錢,甄彬給不出來。他記得,農戶帶著家屬,每時每刻跟著他,他去哪兒,周圍都有十幾個女人跟著。那幾天,他什麼都幹不了,還很惹眼。

        當地政府開展雙創工作以來,出台了許多政策。甄彬知道後,通過助保貸貸到500萬元,雙創貸貸了200萬元。700萬元的資金解了燃眉之急。

        在雙創背景下,甄彬也感受到壓力。他說:“你不創新,可能就倒退或者淘汰,所以都有這種緊迫感。”他建起了一個新的生態園區,打算進行深加工,還開拓了新的產品線,除了小米,還在做亞麻籽油等產品。跟大專院校合作也成為公司的重要舉措,在大學裏孵化人才,為企業3年後上市做準備。

        如今,甄彬很少下鄉去,每次下鄉,農戶不是殺雞就是宰羊,他心裏過意不去。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希望把時間用在學習上,采訪結束,他將要飛往北京,參加培訓。


下一篇 : 新疆大部分地區猛烈降溫!10月10日開始供暖!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