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18歲少女服“祖傳秘方”7月後身亡


微信公眾號ankangt
安康最大的微信公眾平台,24小時為您推送精彩內容,看新聞、查服務、吃住行遊購、關注我一個就夠了!





——2013年10月,18歲的陳安麗不幸離世。此前,她服用安康市安寧醫院下屬的安康門診部癲癇科負責人所開藥物近7個月。經檢測,她所服藥物是假藥,所含有毒成分與其死亡存在因果關係。2014年,該科室經營者王傑因生產、銷售假藥罪被判刑13年,並處罰金20萬元。安康漢濱法院一審判安寧醫院所屬公司賠償90萬元,醫院提起上訴。安康中院將該案發回重審。

——今年10月9日,距離旬陽女孩陳安麗去世兩周年忌日還差4天,記者來到其母親明邦珍租住在旬陽縣老城社區的房子。2013年10月13日女兒去世後,明邦珍一直舍不得從這所曾和女兒共同居住的昏暗小屋搬走。關於女兒陳安麗,屬於明邦珍的記憶並不多,除了唯一一張證件照,她有時也會從女兒生前使用的那部山寨手機裏翻看自拍照,透過模糊的像素,照片上的那個女孩留著短發,笑靨如花……


——女兒患癲癇“中醫師”自稱有祖傳秘方

——1993年,明邦珍嫁給旬陽縣呂河鎮村民陳某,1995年有了女兒陳安麗。2008年初,丈夫外出打工長期在外,明邦珍帶著13歲的陳安麗租住在旬陽縣城的一棟房子裏。靠著每月1000多元的打工收入,母女倆艱難度日。

——2008年7月的一天,陳安麗突然渾身抽搐暈倒在家中,後被湖北省十堰市一醫院確診為癲癇病,從那以後,母女倆輾轉各地尋醫問診,但陳安麗的病情時好時壞。2012年5月初,明邦珍通過一則戶外廣告來到安康市安寧醫院下屬的安康門診部癲癇科,科室主任王傑稱自己是家傳十二代的中醫師,有治癲癇的祖傳秘方,治愈率高達98%。隨後,明邦珍先後花3萬元購買了王傑自製的粉末狀藥物,並在此後的7個月讓女兒堅持服用。

——2013年2月11日,正值大年初二,明邦珍做好飯菜後招呼女兒吃飯,卻發現女兒臉色發白,渾身發熱。她急忙將女兒送往縣醫院,醫生檢查後說孩子屬於貧血,但具體原因卻始終搞不清楚。4天後,轉診到十堰市某醫院的陳安麗被確診為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貧血、肝腎功能損害。住院51天後,見病情有所好轉,負擔不起高額醫藥費的陳安麗和母親選擇了出院。

——明邦珍從未聽說過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貧血這種病,她不明白孩子為何會突然患上這種怪病。2013年3月28日,明邦珍懷疑女兒的病與王傑所開粉末狀抗癲癇藥有關,便將這些藥送往安康市食藥監局化驗,後被鑒定為假藥。

——震驚之下,2013年3月底,明邦珍向安康市公安局報警。然而對女兒陳安麗來說,這一切已經太遲了。一個多月後,陳安麗病情加重,再次住院治療。雖經4個多月緊張治療,然而,18歲的女孩再也沒能從病床上起來。




——假藥與女孩之死有關,無證醫生被判刑13年

——2013年12月,安康市公安局委托陝西安康金州司法鑒定中心對該案進行司法鑒定。記者從《司法鑒定意見書》上看到,陳安麗口服的抗癲癇中藥粉劑中,包含苯妥英鈉、卡馬西平兩種西藥,中藥主要成分有全蠍、天南星、朱砂,主要毒副作用均有溶血、肝腎損害等,其中部分有毒藥物可損害人體免疫功能。鑒定書認定:陳安麗患上免疫性溶血性貧血並死亡,與長期服用王傑所開的不準確劑量的多種中西藥有因果關係。

——後經安康市公安局調查,51歲的王傑係無業人員,初中文化程度,無行醫資格證。王傑所售藥物是從他人處購進成分不明的中藥粉末後私自摻入其他化學藥品製成。2009年1月至2013年2月期間,王傑所在門診接診229人次,銷售假藥獲利111萬元。2014年9月24日,安康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王傑自製藥物與陳安麗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以生產、銷售假藥罪依法判處王傑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20萬元。


——將科室承包給無行醫資格者醫院一審被判賠90萬元

——據了解,2008年10月,王傑與雍某、張某(雍某有執業醫師資格證,因經營不善,2009年兩人退出承包)同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負責人孫權科簽訂《目標管理責任書》,負責管理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癲癇科,安寧醫院每年從中收取3.6萬元管理費,並為其科室提供醫生以及護士。

根據衛生部2005年下達的《衛生部關於印發嚴厲打擊非法行醫專項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規定,醫療機構將科室、門診部、業務用房租借或承包給社會非衛生技術人員從事醫療活動,是違法行為。

——明邦珍認為,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將癲癇科違法承包給無行醫資格的社會人員經營,導致女兒陳安麗長期服用假藥並患上溶血性貧血身亡。2014年10月28日,明邦珍和丈夫以生命權糾紛將安寧醫院以及該醫院所屬公司安寧康泰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安寧康泰公司)訴至漢濱區人民法院,要求賠償經濟損失110餘萬元。

——2015年5月,安康市漢濱區人民法院依法判處安寧康泰公司賠償明邦珍及其丈夫經濟損失90.9萬元。




——“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安康中院發回重審

——安寧康泰公司對一審判決不服,上訴至安康市中級法院。2015年8月20日,安康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認為,原判決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要求撤銷一審民事判決,發回重審。

——明邦珍不明白,醫療機構和法醫司法鑒定結果,怎麼就“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了?明邦珍說,她追問安康中院相關人士基本事實不清在哪些地方,對方稱“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記者致電安康市中院,一名工作人員稱目前該案已發回漢濱區法院,11月20日將重新審理。


——無資質人員承包科室,醫院稱無賠償責任

——在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向漢濱區衛生執法監督所出具的中醫癲癇科運營情況說明書上,華商報記者看到,安寧醫院稱王傑等人所購進的中成藥由該科室自行保管,並未進入藥房,科室運行也脫離了門診部監管,除3.6萬元管理費外,其餘費用由癲癇科自行收取。並稱雙方在《目標管理責任書》中約定,癲癇科需自行承擔其醫療糾紛、事故處理以及所涉及的法律責任。安寧醫院據此認為,陳安麗的死亡需由癲癇科經營者王傑承擔。

——“我帶女兒去醫院看病,難道還得先讓醫生出示行醫資格證,再把藥品自己拿去做鑒定?”明邦珍說,她明明是與醫院建立的醫患關係,而不是醫生個人,安寧醫院的說法她怎麼也想不通。

——記者查詢得知,安寧醫院創建於1992年,有關介紹稱這是一家以精神疾病防治為特色的綜合性醫院,為安寧康泰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屬機構,董事長為孫權科,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是該公司下屬機構,負責人也是孫權科。

——11月4日,華商報記者來到位於安康市漢濱區東大街的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該門診部公示的診療範圍為心理問題測評、谘詢、心理疾病的診斷。據一位王姓醫生介紹,該門診部負責人安寧醫院院長孫權科,平時很少來這邊上班,“我上班的這兩年沒聽說有癲癇科,但如果有癲癇病人也會收治。”華商報記者詢問孫權科聯係方式,對方稱他沒有院長電話。記者又多方聯係該醫院工作人員,但對方均表示對孫權科行蹤不知情,並拒絕透露其聯係方式。


——因涉嫌出租承包科室 衛生部門曾進行行政處罰

——4年的時間,一個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社會人員,在沒有執業醫師資格證的情況下,為何能夠堂而皇之地成為一家醫院的癲癇科負責人?

據安康市漢濱區衛生執法監督所一位知情者介紹,“由於當初該醫院癲癇科所開病曆上的署名均為安寧醫院安排給該科室的醫生、護士簽的字,並未留下王傑的署名,所以無法認定王傑有非法行醫情節。由於證據不足,法院認定的罪名為涉嫌生產、銷售假藥罪。但作為該醫院科室經營者的王傑沒有任何相關資質,卻能夠在長達數年時間裏製售假藥,無論怎麼說,安寧醫院都難逃監管責任。”

——記者從該所提供的一份2013年4月的文件上看到,經調查,安寧醫院安康門診部未經衛生部門許可,擅自開展醫學檢驗,醫學檢驗人員未能出具相關證書,且該醫院門診部涉嫌出租承包科室,根據《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對其處以1萬元行政處罰。


——出租科室問題 業內人士稱民營醫院難監管

——11月12日,安康一家公立醫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政科負責人介紹,醫院出租科室這種亂象過去各地都有,後來國家出台規定明令禁止公立醫院出租、外包科室,才有所改觀,但國家對民營醫院發展有一些指導性意見,鼓勵他們積極與社會上的醫療資源開展合作,因此在監管方麵存在一些難題。出租出去的科室為在承包期限內獲取最大的經濟利益,往往會鋌而走險,利用正規醫院牌子將病輕的說成病重,開大處方下重藥,誤導甚至坑害患者。有些出租科室由承包人投資,醫療從業人員還是醫院提供的人員,這種形式的醫務人員資質有保證,但承包人往往希望在承包期內盡快見到效益,會為了金錢違背醫德,實質仍為出租科室。這樣不僅增加了患者的負擔,其醫療安全也很難保障。

——“既然是以盈利為目的,因此在核查科室承包人資質方麵可能就會相對寬鬆,這就會進一步加重患者的就醫風險,明邦珍女兒的悲劇就是一個典型案例。”這名業內人士指出。

——女兒去世後,明邦珍將她的骨灰寄存在旬陽縣殯儀館,今年6月已經到期。11月12日,明邦珍告訴華商報記者,有時候她會在陽台上坐一下午,看著靜靜流過的漢江水,感覺時間會過得快一點,“快要重審了,如果能夠收到賠償,我想盡快給女兒選一處好墓地將她安葬”。(華商報)



手動關注:微信/添加朋友/搜索:安康百事通 或直接添加官方微信號: ankangt長按號碼即可複製


商務合作|品牌推廣|微信營銷|活動策劃

聯係/QQ/微信/電話:15109152020

我要爆料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


下一篇 : 蘇州冬日的清晨,從一籠熱氣騰騰的燒賣開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