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的承啟——武隆



從重慶北站上火車,三個小時的車程到武隆。臥鋪車廂很安靜舒適,看看窗外的風景,想想心事,不知不覺就到了武隆縣。對我來說,火車臥鋪和硬座是天壤之別。臥鋪有相對封閉的私人空間,可以緩解旅行中的焦慮。我需要一個“殼”把我和世界隔離,我需要一個港灣讓心沉靜。舟車勞頓其實多半是精神上的疲憊而非肉體。如果有一天我假期無限。我願意買一張臥鋪票,坐著綠皮火車慢慢晃悠到天涯海角。

火車先是沿著長江東行,到了涪陵轉了個彎沿烏江向南。烏江是貴州最大的河,一千公裏長,在涪陵彙入長江失去了自已的存在。人生好象也是這樣,不走尋常路你才成為你,順著人流的方向你就消失在人海。

這烏江和項羽沒有關係,項羽死在了安徽和縣的烏江鎮。三國時 “江東”這個地理概念指的是長江從銅陵至南京那一段的東岸,這一段長江為南北走向。在唐代之後這個地理概念擴大後變成了“江南”。

我家在銅陵,所以我來自江東,也來自江南。長江離我家隻有800米遠。這個夏天我的軌跡有一大半就是在長江流域。在翻越查金梁子之前,我看到每一條河都流過我家門前。

 

逃離了重慶的“熱島”。到武隆縣溫度瞬間降了6度。我們第一夜宿武隆的仙女山鎮,那裏和重慶的溫度相差了10多度。突然告別了酷暑,竟然有了秋天的感覺。

帶著兩美女同行貌似幸福無比。其實我們很不合拍。她們倆非常宅,不愛出門。而我是在家呆不住,硬把她們拖了出來。在重慶太熱了,一路抱怨。到了武隆算是安靜了下來。

 

天坑地縫是開發後的自然景觀,如果人不是很擁擠,還是很值得去看一看的。有兩部電影在天坑取景;好萊塢的《變形金剛4》和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

地縫要坐一個電梯下去,感覺不如天坑。因為越走越狹窄,越走越黑暗。有點險。

 

第二天包車去了冉家溝,一個安靜的土家族村落。半開發的狀態。有農家樂可以解決食宿。所有的景點都是從不為人知到人山人海。你要趕在它成名之前。

冉家溝的村民很友好,可以穿堂入戶地在村子裏漫步。民風因安靜而淳樸,等有一天變的喧鬧,估計不能這麼熱情了,誰能容忍家裏被陌生人穿來穿去。

這裏的木樓都有50年以上的曆史,一老爺子指著一扇窗戶對我說:“四十多年前我當知青時就住這間屋子”。頗感慨……

時光留不住,

木作有溫度。

青山永不老,

伴水千秋去。


烏江,水好綠。近看應該是清澈的,綠色可能是水裏的水藻。烏江峽穀的山,好象太行山。


這是就《滿城盡帶黃金甲》夜戰的場所。我站的不夠高,拍的有點局促。


院子裏有個大屏幕,一直在播放《變形金剛4》,張藝謀被冷落了


不過這個房子裏,是《滿城盡帶黃金甲》裏的道具,衣服可以穿來拍照。


天坑,也叫天生三橋,有三個天生的“橋”,這是第一個橋的下麵


比較少見的和女兒的合影,因為她一和我合影就做鬼臉。



夜戰的客棧


我們走向第二個“天生橋”


第二個橋下麵,這個“橋”很寬,看陰影能看出來。


上圖同位置,娘倆在聊天。天氣好,心情就好。


走向第三個“橋”


這是到地縫了


地縫看起來有點險


還是剛才的場景,這是從下往上看


這個瀑布下很容易出效果,光線非常柔和。


冉家溝,這裏的格桑花有別於高原的格桑花,那裏的格桑花花瓣象晴蜒的翅膀。


手機拍的一隻螞蚱,能拍的這麼清楚,可想而知它有多傻。


這是村裏的廣場,也是集市。功能很多。


我們開始到處”串門“


女兒覺得所有的動物都很可愛,甚至包括癩蛤蟆。


往村子後山走,住戶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安靜。好大一片竹林,春天筍子應該到處都是


村民家在曬地瓜幹,我猜是地瓜幹,沒有品嚐確認。


泉水,在城裏人眼裏都是礦泉水。難得有機會喝上一口。


穿過玉米地


苦瓜長老了之後,果皮就不能吃了,但可以吃裏麵的果肉,那紅色的是種子外麵包的一層漿,很甜。


這貓非常好看,有別於城裏的貓,它冷漠而傲嬌。氣宇不凡。



從阿婆家出來,她還送我們出門。我感覺很不過意。我是在打擾她呢。


小時候偷南瓜,現在看到草叢裏的南瓜,仍然會興奮。潛意識裏還是想偷。



看到一個背簍,我們都試背了一下。


一隻看門的狗,它在叫,我知道它隻是意思一下。因為那是它的職責。


這張後期處理過度了,小臉變的這麼白。


真正的粗菜淡飯,那菜不可描述。我原以為120塊錢是一晚上的房錢,實際是每個人的花費,一家人360元包三餐。後來聽四川的朋友們說農家樂都是這樣子收費的。


女兒在小河裏找寶貝


捉到一隻牛蛙寶寶,這是我見過的最大的蝌蚪。它好呆,隻會向一個方向逃跑,直到擱淺。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牧歸的我們在倘佯。


看到一個孩子在玩水,我也忍不住跳了下去遊了幾圈。他沒穿褲子,我把他抱起來時,他好慌張


晚飯後散步去村子的"中心廣場",遇到正在拍電影,一小夥慌慌張張地從屋裏走出來,隨後躲在一個柱子的後麵。導演cut好幾次,對小夥說:我隻是讓你緊張,而不是讓你鬼鬼祟祟地象賊一樣。我覺得"緊張"和"鬼鬼祟祟"的區別主要看顏值。長的醜的不能慌



第二天早上準備離開了,經過這個房子。昨天看到這家的老人在解開頭上纏著的布條。那布很長,老人很虛弱,我感覺那纏頭布象繃帶一樣。



上圖同位置,另一個角度


最後看一眼。再見,冉家溝。




下一篇 : 朔州人看過來!一美女反抗無果,猥瑣攝影師動手動腳······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