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底破獲上億假減肥藥案 婁底女子賣假減肥藥90倍暴利


3個“90後”與億元製假利益鏈

在距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縣城20公裏外的大山深處,有一處背靠懸崖、正對逼仄山路的四層民房。地底一層隱蔽的10平方米小隔間裏,堆放著各色粉末和19種顏色的膠囊外殼。在這裏,灌裝機等機器一開啟,1小時能生產1萬粒假冒減肥膠囊。

近日,湖南婁底警方在這個假減肥藥生產窩點,現場查獲近60萬粒膠囊。經婁底市食藥監局抽檢,確認大部分含有毒有害的國家違禁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被認定為假藥。婁底警方於三省四地同時收網,一舉搗毀假減肥藥生產、包裝、銷售窩點,並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額上億元。

查獲的假藥,未包裝成品。

警方稱,2016年12月,阿裏巴巴平台治理部通過大數據食藥模型,發現湖南地區有一款名為“小綠”的減肥藥在淘寶網上有售,抽檢發現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將線索推送給湖南婁底警方,婁底警方在阿裏巴巴大數據協助下,發現這是一起通過微商圈子製售假冒減肥藥的全國大案。

8月29日,婁底市政府在“像抓酒駕一樣打假——婁底市公安局破獲特大製售假減肥藥案新聞發布會”上,以全網直播形式公布抓捕、查處視頻。

婁底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王成良稱,本案主犯均為90後,反偵察能力極強,假減肥藥生產銷售線下打擊難度大。這些號稱進口的減肥藥,生產成本不足1毛錢/粒,市場價格近10元/粒,利潤率近9000%,遠超販毒,“中國有上億減肥藥消費者,近年來微商賣減肥藥發展成一個黑灰產業,愈演愈烈,監管失控,需嚴厲打擊。”

婁底警方在發布會現場透露,涉案的十萬餘盒“假藥”已流向全國,涉上百種“品牌”,警方正全力追繳。

夜靜人深時,山間廠房內機器轟然作響,一個小時可產萬粒假藥

婁底假減肥藥的生產者,是一名白淨斯文的90後男子、安化縣本地人吳平(化名)。

吳平初中畢業後在深圳東莞打工數年後回鄉,並於兩年前開始賣減肥藥。最初,他隻是做微商下遊的零售。聽微商團隊線上講課時,他意識到他接觸的減肥藥並不正規,但有人試吃後一下能瘦幾斤,藥也賣得挺火,一年毛利潤有二三十萬元。這讓他開始萌生自己造假藥致富的想法。

今年初,他在大山深處親戚家的地下一層車庫,用木板隔出十多平方米作為生產車間。選址於此,目的是地處偏僻,若有陌生人來,他很快便能發現。

吳平從廣東、浙江等地,買來半自動膠囊填充生產機、封口機、打碼機等工具,把米粉、麵粉等填充物和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等調色物自由組合,再添加4800元一公斤買回來的西布曲明。

很快,他的地下工廠開工了。

吳平能製作多種假冒減肥藥膠囊,光膠囊外殼就有19種顏色,為了讓假藥顯得成色更足,他還買來當歸粉,摻入原料做出中藥味。

他向警方供述,買機器和原料,他與商家彼此從不過問資質問題,事實上,他既沒取得相關行政許可、也從未從事過醫藥行業,“原料亂配,可以吃就行。(生產)技術也沒什麼高明。”

“我們這種土法做減肥膠囊的都知道,不加西布曲明減肥效果不好。我銷售時都說添加了西布曲明。我也知道西布曲明有毒有害,生產假減肥藥是違法的。”吳平說,經他手生產的膠囊,吃了有厭食、口幹、頭暈、睡不著覺等症狀,吃一粒瘦一斤,兩三天瘦幾斤。為了安全起見,他自己不試吃,都是發貨給下線讓他們試藥。

食藥監部門提供的資料顯示,西布曲明是中樞神經食欲抑製劑,可能引起高血壓、心率加快、厭食、肝功能異常等副作用。而人體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減肥藥後,嚴重可致人神經紊亂甚至死亡。

美國曾有人服用含西布曲明藥物死亡,中國也曾發生曲美減肥藥事件。“17歲少女服減肥藥後精神異常欲自殺”、“服用‘清脂三天瘦’3天後女孩身亡”等慘案頻現報端。中美兩國於2010年緊急叫停西布曲明,將其列為違禁非法添加物。中國禁止西布曲明製劑及原料藥的生產、銷售和使用,否則按假藥論處。

據央視報道,2016年湖南懷化警方破獲的假減肥藥案中,一女子吃假減肥藥得了精神疾病。而2017年江蘇蘇州警方破獲的假減肥藥中,嫌犯透露有人服用導致腎衰竭。

明知西布曲明有毒、生產假減肥藥違法的吳平,從一開始就想好了金蟬脫殼之計。他在廣州、深圳分別注冊一家假公司,留下假電話,隻有微信號是真的,下線通過社交網絡聯係、交易。吳平前後有近10個手機號,頻繁更換且從不用這些號碼通話,將買家引流到2個微信上。

在他的邏輯裏,不見麵交易,不透露真實姓名,手機號、地址都是假的,願者上鉤,信則買,先付款轉賬,再生產、匿名發貨。

吳平供述,買10萬粒膠囊外殼隻需2800餘元,平均下來一粒不到3分錢。而一粒膠囊所需填充物,成本僅需幾分錢。一粒假減肥藥生產成本不到1毛錢,對外銷售3毛5分錢至5毛錢不等,“一粒膠囊賺兩三毛,走批量,1000粒起賣,但一般是萬粒起,最多一次幾萬粒。一萬粒製作隻需1小時。”

警方掌握及吳平供述確認的交易記錄顯示,從2017年3月開始到7月被抓獲,僅4個月時間,他賣減肥藥膠囊,微信和支付寶入賬就超過30萬元——其中僅6月10日就單次入賬28000元,一天銷售假減肥藥膠囊數萬粒。

婁底警方初步統計,吳平累計生產銷售近百萬粒假減肥藥膠囊,按一盒30粒能賣300餘元來算,其市場流通價高達1000多萬元。

90倍利潤支撐的售假商圈

在假減肥藥圈子裏,製藥並不是最賺錢的。

1992年出生、高中文化的河南尉氏縣人張萌(化名)是這起生產、包裝、銷售假減肥藥團夥中年紀最小,卻也的最賺錢的。他從假減肥藥源頭生產商處以最低成本拿貨,組建減肥藥微商係統,並設立微商“遊戲規則”掌控全局,分銷全國。

吳平走批量生產,一粒成本不到一毛錢的減肥藥膠囊能賣三毛到五毛,一粒賺兩三毛錢,毛利高達200%—300%。張萌從吳平等多個途徑進貨,少則五毛多則一元/粒,轉手通過微商體係層層分銷,最高可賣10元/粒(一瓶30粒賣300餘元),利潤率高達900%-1900%。

“這個利潤遠遠超過販毒。”婁底一名辦案民警透露。若是從最源頭到最終端,一粒假減肥藥生產成本不足1毛錢,一粒賣9-10元,利潤率近9000%。

張萌此前賣樂視會員卡賠了錢,轉做減肥藥。他說,“自己會試吃,怕吃出人命,也知道副作用很大,知道違法,但不知道這麼嚴重”。

他從河南新鄉、江蘇南京、湖南安化三地進貨減肥藥膠囊,然後讓一些生產包裝盒的廠家根據他提供的設計圖生產包裝盒,然後再購買藥瓶,自己包裝,設計了十幾個“品牌”,相應配套的包裝盒、藥瓶、防偽標識也都是假的。

與今年7月震驚全國的蘇州假減肥藥案不同,蘇州假減肥藥二次包裝後,消費者即便掃二維碼也能“驗明為真”。而張萌包裝的假減肥藥,二維碼掃出來是鞋墊。更錯漏百出的是,他生產的同一產品,包裝的字體大小都不同,有的包裝上還有錯別字,包裝盒和藥瓶上寫的保質期也不一樣。

即便如此,張萌並不愁賣不出去。他逐級鋪開全國銷售網絡,成了減肥藥微商的“王者”。張萌的微商群,隻將信得過的全國總代理、省級代理、一級二級三級代理等“骨幹”拉進群,群裏不定期發布買家秀廣告和客戶反饋信息。

他還立下群規:嚴格單線聯係,禁止其下線互相加微信、越級串貨——這是為了保障各級代理的權益——微商賣減肥藥走量,量大價低,拿貨越多代理層級越高,進貨價越低,利潤越高。

按照規定,一瘦減肥膠囊(微商俗稱“小綠”),進貨800盒及以上,才能成為官方合作商,進貨價100元一盒。此外,進貨500盒、300盒、100盒、50盒,分別成為金牌總代理、一級代理、二級代理、三級代理,進貨價每盒對應分別為110元、130元、150元、170元。若代發貨一盒,則為210元。

張萌給麾下的減肥藥微商骨幹定下死規矩——最低零售價不得低於288元,一般30粒一瓶的減肥藥售價都在300元左右。婁底警方還掌握,張萌轉賬記錄有200餘頁,近5000條。看守所內張萌僅確認交易記錄就花了數小時。

據婁底警方初步統計,吳某、張某累計生產銷售有毒有害減肥膠囊近10萬盒,按市場價值估算達3000多萬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環節,該案涉案金額高達上億元。

假藥製售團夥:逢315和大案,相互通氣停賣避風

警方從假減肥藥團夥主要嫌犯的微信聊天記錄了解到,每逢“315”或重大有毒有害食品案發,他們都會在微信群通知下線,風頭緊,不要賣,並讓下線逐級通知客戶,貨源緊張,暫時無貨。

90後女子小玉是張萌的下線,也是假減肥藥的微商全國總代理,安徽淮北人。小玉大專畢業,工作三年後懷孕了,不方便上班,覺得做假冒減肥藥賺錢,她加了張萌微信,看其朋友圈產品信息和展示,問其效果。張萌知道自己的產品中添加了西布曲明,就發了7粒“小綠”讓她試吃。小玉試吃一顆,有飽腹感、口幹等症狀,瘦了一斤多,就想做“小綠”代理,張隨即同意。

起初二人並未談及減肥藥成分,直到小玉讓張萌往全國各地代發貨越來越多,聊天愈發頻繁,二人才多次談到有毒有害成分的添加問題。

張萌告訴小玉,一個下線試吃後,因藥性太強,身體軟得差點進醫院。他還發了一個吃減肥藥出事的視頻給小玉,讓她通知下線先別賣,就說是斷貨了。

按照雙方供述,2016年8月,小玉告訴張萌,其以前的上線被抓了,後來被放出。張萌遂提醒小玉,“我們還是不要明目張膽的好,這事我們也得注意,就怕撞槍口。”2017年3月,張萌又跟小玉說,“這段時間查得嚴,廠家也不敢多做減肥藥膠囊,要控製出貨量,通知下線代理。”

小玉從張萌那進了兩種減肥藥,因外包裝和膠囊分別為綠色、粉色,所以俗稱“小綠”(即“一瘦減肥膠囊”)、“小粉”(即“瘦樂多減肥膠囊”)。但本質上,它們的生產工藝和原料是一樣的,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和其他填充物如米粉、麵粉、山楂粉等,隻是膠囊外殼顏色不同。

作為全國總代理,小玉從張萌那分別以80元、110元的價格購進“小綠”、“小粉”,小玉按購貨量以批發和零售的不同價格,轉手賣給下級代理,交易一次能淨賺數百到數千上萬元不等。而經過下麵層層代理,賣到普通消費者手裏,價格在300元左右一盒。

婁底警方掌握的微信轉賬記錄顯示,從2016年6月21日起,張萌給小玉發過181次貨,小玉微信轉賬264328元。起初小玉讓張萌直接發貨到她家,她再發貨給下線,後來她幹脆讓張萌代發貨給全國各地的客戶和旗下四個省級代理。

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的女子小玲就是其中之一。二人接上線的模式如出一轍——先加微信,再發貨試藥,再談代理談價,最後發貨收錢。做了半年後,小玲才從小玉手上砍下每盒5元的進貨價。

經警方查驗、小玉確認,小玉累計銷售入賬金額為312367元。僅2015年8月21日到2017年6月19日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小玲就通過微信和支付寶向小玉轉帳45筆,總金額是116690元。

婁底警方透露,僅為省級代理的小玲,其交易物流單就有幾千張,每一單交易的背後都值得深挖。

辦案民警偽裝美女微商,跟上線聊了三個月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了解到,這一假藥商圈的崩塌,始於阿裏巴巴平台治理部通過大數據食藥模型進行的檢索。

2016年12月,阿裏巴巴發現湖南地區有一款名為“小綠”的減肥藥在淘寶網銷售,抽檢發現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將線索推送給湖南警方,並全力協助警方挖掘源頭。

盡管隻有1條線索涉及婁底,但婁底警方高度重視。婁底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王成良要求務必深度挖掘,打掉假減肥藥源頭的生產窩點,將製售假減肥藥團夥一網打盡,讓老百姓免受假減肥藥之害。

為了挖掘更多線索,婁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教導員劉亮頗費心思。在前期摸排過程中,他在微信中扮作一名美女,連續跟一名微商嫌犯聊了三個月。

幹過刑警、特警、經偵多年的一米八大漢,整天琢磨如何以美女心理聊微信發朋友圈。在嫌犯稍有警覺之時,他就讓同為警察的妻子微信語音跟對方聊。

在摸排吳平的生產窩點時,背靠懸崖、正對山路的民房地勢較高,平日鮮有車輛和外人來往。劉亮和婁底市公安局鋼城分局民警彭開亮隻能喬裝打扮,時而赤膊時而襯衣,換車換人,白天一晃而過,晚上才敢在暗處蹲點,通宵守著喂蚊子,也不能玩手機打發時間。

吳平兩三天集中發一次貨,他知道代收貨款會留下銀行賬號信息,故從不代收貨款,發貨人姓名和電話都是假的。涉事物流公司也向警方證實,客戶來發貨一般會查真實身份,但因吳平常來,麵熟,就沒去查身份證,也不知其真實身份。

“貨,錢,物流,均隔離,名字、電話號碼都是假的。”劉亮透露,考慮到像吳平這樣的假減肥藥從業者都是快遞的大客戶,跟對方關係很好,擔心驚動對方,警方沒有貿然摸排調查,隻是以查槍支等違禁物、快遞100%實名製並X光過檢為由,去各個物流快遞點都走了一遍。

“犯罪團夥反偵察能力極強,隱匿於虛擬網絡之下,牽一發而動全身。一定要全部摸清楚才能收網。”長達半年的技術偵查、深度摸排之後,婁底警方7月20日於三省四地同時收網。

假冒減肥藥圈子:鄙視實幹同齡人夢想年薪百萬

警方查獲的宣傳資料上,畫麵均為清一色的美女,個個纖腰瘦腿瓜子臉、豐乳肥臀的“S型完美身材”。各類宣傳資料不斷強化“隻有瘦才是美,隻有身材完美才是合格女人”的價值觀。

但在假冒減肥藥江湖裏,真正維係這個體係的,不是“瘦而美”,而是極高的利潤。

警方透露,這個商圈中,有人常在朋友圈“抱怨”發貨太多、忙不過來,還有人喜歡曬微信交易記錄的截圖、一疊疊紅鈔票的小視頻,和各種“高大上”吃喝玩樂的場景。有人在群裏瘋狂鄙視一個月辛辛苦苦掙幾千元的同齡人,有人則關注豪車豪宅,喊著“年薪百萬不是夢”。

作為假冒減肥藥的從業者,小玉在看守所哭著說,“身邊也有人做微商賣減肥藥,我沒想到會後果這麼嚴重。”

2017年7月17日,蘇州市公安局舉辦破獲假減肥藥案發布會,張萌的姐姐看到新聞後,讓母親緊急通知張萌,現在查得太嚴,已經賺了不少錢了,趕緊收手。但張萌隻是慣常地將相關視頻和新聞鏈接轉給下線,讓對方逐級轉發通知:這陣子嚴打,別賣。

7月18日晚,意識到危險的張萌連夜將假減肥藥轉移到農村老家。但還沒來得及隱匿銷毀,次日就被婁底警方抓獲。而從7月17日到7月19日被抓,他還累計賣出數萬粒假減肥藥膠囊,入賬2萬餘元。

“中國有近億消費者依賴減肥產品,近年來微商賣減肥藥已發展成一個灰黑產業,呈愈演愈烈之勢,監管存在漏洞,需要嚴厲打擊。”婁底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王成良說,他們很懂消費者心理和商業運作模式,通過類似傳銷的嚴密組織,隱匿身份,通過全國總代理、省市區代理,層層分銷,且反偵察能力極強,線下監管打擊難度很大。

         8月29日,阿裏巴巴集團副總裁孫軍工在發布會現場表示,“假冒偽劣、違法添加減肥類製品極易給消費者身體造成危害。阿裏將繼續不遺餘力倡導並推動‘像治理酒駕一樣打假’,堅持全平台嚴控,從即日起全麵嚴查違規減肥類製品,一經發現,將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及平台規則處置,並依照法律,將線索舉報至執法機關,共同打擊線下假貨窩點。”


          阿裏巴巴平台治理部提供的數據顯示,通過技術手段,2016年至今,阿裏巴巴平台方麵已主動攔截超過304萬個涉嫌非法添加有害成份以及宣傳虛假療效的食品和保健品的信息發布。

2016年全年,阿裏巴巴平台治理部共向全國各地執法部門推送涉假食品藥品線索571條,協助警方破案274個,抓捕犯罪嫌疑人497人,查獲涉假食品藥品窩點547個,涉案金額878萬元。今年1-8月,阿裏巴巴平台治理部共向全國各地執法部門推送涉假食品藥品線索679條,協助警方破案236個,抓捕犯罪嫌疑人441人,查獲涉假食品藥品窩點374個,涉案金額11.95億元。(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洪克非)


▼▼找信息|找工作|找房子|二手買賣|閱讀原文!


下一篇 : 寧波市委副秘書長、市直機關黨工委書記馬春騏來中心調研指導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