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文苑】人生路在何方/◆ 趙重魁


 


  

重溫舊夢 (昨日重現) 傳奇樂坊 - 傳奇樂坊薩克斯演奏曲


流年似水,逝者如斯。人世間原本就少不了風風雨雨,坎坎坷坷,盡管生活的天空隨時會出現一片片烏雲,但我堅信,隻要我們心裏充滿一線陽光,那麼,未來的世界一定會開滿燦爛的鮮花。生活的艱辛,會讓我們咀嚼出“人生”這兩個字所包含的辛酸苦辣。

我出生在西北偏僻的一個小村子裏的一戶貧苦農民家庭,是個獨生子。因受世事顛簸的滄桑,加上天災,兵燹之苦,艱難的苦日子吞嚼著命運,再加上我年幼喪父,孤苦伶仃,母子倆相依為命,淒苦歲月的磨練,使自小就懂得了愛與恨。經過慈愛而賢淑的母親的艱辛撫育,一直供我求學至成家立業。

新中國成立後,我於1950年參加工作,在教育戰線上當了一名小學教員,算達到了我的人生願望。50年代初期,新中國百廢待興,大規模的經濟建設剛剛開始,使我感到展開青春的翅膀,奮力攀登科學高峰,青年學子無不懷著崇高的理想,孜孜不倦的在無涯的學海中乘風破浪。愛崗敬業,教書育人,為人師表的教育工作是至高無上的,是最崇高的職業。於是我便盡心竭力,默默奉獻在教壇上,辛勤耕耘,培育祖國的花朵,感到無尚的光榮,這也是新中國一代青年的胸懷與奮發昂揚的風貌。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就在我們準備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時,一場政治運動開始了,大部分知識分子被打成了右派,我也因給家裏買了農村的一百斤糧食,而受迫害逐出了教師隊伍,並背了黑鍋打回家鄉勞動改造。當我回家不久,我的母親和妻子,由於貧病交加,相繼去世了,留給我的是“一條光棍兩個娃”的悲慘人生,我隻有每日以淚洗麵,以汗浴身。“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這乃是人生道路上的自然規律,也是在所難免、無法逃避的現實,隻得默認罷了。我在這荒涼的農村進行著脫胎換骨的改造,並在一次次的政治運動中受批鬥。緊接著“文化大革命”的狂飆卷來了,給整個國家和民族帶來了無窮的災難,我自然也被打翻在地,在被摧毀了的物質、精神的一切之後,連做人的尊嚴也沒了。最使我難忘的一件事就是“做牛”。那是60年代中期的一個春天,我養了集體的一頭牛,因出於好心,想把牛喂好,但無經驗,給牛吃的青草太多了,把牛脹死了。第二天犁地,缺少了一頭牛不能成對,隊長就把我當牛,連牛的套索套在我的肩上和牛一塊拉犁,我用盡了平生之力,犁了幾小時地,我實在支持不住了,全身的汗流如水,眼冒金星天旋地轉,後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昏倒在犁溝裏……



晚上當我回到家裏時,倆個孩子已空腹入睡了,實如懸磬,家無粟粒,我徘徊於暗淡的月光下,一時使我難以想通,塵俗的大千世界是如此的艱難困苦,蒼白的腦海裏被打碎的光陰落了滿地的失落,萬念俱滅,絕望無援,山窮水盡,於是我的精神思想崩潰了……想著隻有輕生了之。驀然回首時,望著土炕上憨睡的一雙兒女瘦削的身軀,心如刀絞,涕淚交加,是失望?是心痛?我說不清,整個家庭籠罩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愁雲慘霧之中。“可憐天下父母心”為了他們的明天,能不叫人撕心裂肺的流淚,能不心痛嗎?是的,我要以我的血和淚撐起這個支離破碎的家,使我的一雙兒女長大成人,不能毀滅他們的明天。於是我又鼓起勇氣,在被折磨的人生路上奮蹄了……人生的路,需要自己一步一個腳印的去跋涉,苦難和折磨,並未泯滅我生命中的希望光點,隻有在心靈的深處烙上了那個時代的印記。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給全國人民帶來了又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祖國各條戰線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開辟了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曆史新時期,形成了繁榮學術的文化環境,千行百業到處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隨著黨和國家的撥亂反正,壓在我心頭長達27年的精神枷鎖已經解除。此時,我的一雙兒女均已長大成人,他們在艱苦的歲月裏受到了磨練,他(她)們自幼天資聰穎,頗有熱愛學習的奮進心理,都已完成了大專、本科的學業,在我熱愛教育的指引下擇業教育,在教宛中辛勤耕耘,成為培育祖國花朵的園丁。

回憶往昔,以積澱的靈感詮釋我悲涼的人世滄桑,是真是幻,曆曆在目。我今年78歲了,已兩鬢霜染,春蠶絲盡,倏爾就木。縱使韶華不再,容顏已老,但我生命中的光點尚未泯滅,我願仍以“老驥伏櫪,壯心不已”的精神來培育我的孫子輩成材。





作者簡介
    趙重魁,曾用名趙仲奎、趙仲規,1925年生,禮縣紅河鎮紅河村人。1950年參加工作,大專學曆。先後在禮縣洮坪小學、固城小學、石嘴小學等地任教,曾任羅堡小學校長。平生愛好書法,40年代就是紅河小書法家。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任紅河村老年協會副會長,《亞細亞》詩刊創作員。一生愛好文學,進入晚年後,作品先後在《養生寶典》、《感悟人生》、《老年寄語》《人生大觀》、《中華優秀格言警語集》等大型文集中發表,有多篇文章獲優秀作品獎。





往期精彩回顧


【紅河曆史】說古談今話紅河/◆趙琪偉

【紅河文苑】天台山,我的詩意高地(組詩)/◆張中定

【紅河文苑】致女兒的一封信/◆楊福勤

【紅河人物】王藎在北大的日子/◆董偉

【紅河藝林】秦理斌書法藝術作品/◆秦理斌

【藝海拾貝】王亞洲書畫藝術作品/◆王亞洲

【紅河風光】秦皇湖掠影/◆王小石

【紅河藝林】淺談禮縣紅河的民間泥塑藝術/◆呂 鐸

【紅河藝林】張東強書畫作品/◆張東強

【紅河曆史】紅河小調黑社火史話/◆趙全忠

【藝海拾貝】趙林書法藝術作品/◆趙林

【藝海拾貝】青春(外兩首)/◆嶽小麗

【紅河人物】詩書濟世趙符瑞/◆趙全忠

【藝海拾貝】魏文紀書法藝術作品/◆魏文紀

【紅河藝林】趙世才、趙珺父子泥塑藝術作品/◆趙世才、趙珺

【紅河藝林】趙甲斌工藝美術作品/◆趙甲斌

【紅河曆史】話說紅河裏/◆趙文博

【紅河人物】我的祖父:一代名師趙肯堂/◆趙 釙

【紅河文苑】莫怨花開留不住,且將青簡待年華/◆王小石

【紅河藝林】趙宏書畫根雕泥塑作品/◆趙宏

【紅河文苑】趙維廣詩詞作品/◆趙維廣

【紅河藝林】劉永強書法藝術作品/◆劉永強

【紅河曆史】漫話紅河民間祭祀/◆趙維廣

【藝海拾貝】絡筒車間的姑娘/◆王斌

【紅河文苑】詞兩首/◆羅江虎

【紅河曆史】紅河高台——隴南民間藝術的奇葩/◆趙琪偉


WELCOME  TO  HONGHE
大美紅河歡迎您!

關注紅河

關注我們共同的家。

欄目設置

【紅河風光】欣賞紅河名勝古跡與大美山川

【紅河文苑】傳播紅河人士文學與藝術作品

【紅河藝林】展示紅河書畫根雕盆景等作品

【紅河曆史】探究紅河曆史人文與重大事件

【紅河人物】介紹峁水河畔的古今風流人物

【文化動態】關注紅河文化發展的最新動態

【藝海拾貝】推介域外文朋藝友的佳作美文


歡迎來稿

1、文體不限,古體詩詞5-10首,散文等其他文體字數至少300字。

2、書畫、盆景、根雕、攝影、泥塑等作品請發5-10張清晰照片,每張照片大小不超過5M。

3來稿請附作者生活照一張(自願提供)和200字以內簡介,為了方便及時聯係,請附上作者聯係電話、郵箱、微信號等信息。來稿如20天未推送請自行處理,不再告知。

4、文稿、照片、個人簡介等資料請勿相互粘貼,全部以附件形式發送,方便編輯。

5、本平台所發文稿等資料的真實性和文責由作者獨自負責,平台不承擔相關責任。平台對來稿有必要的修改權利,如果作者不同意,請在來稿時注明。

6、為了尊重作者勞動成果,保護作者權益,平台所發文稿未經作者授權,嚴禁任何媒體私自轉載。

7、稿件一經采用,將按文章讚賞金額60%給作者付稿費,讚賞金額10元以下歸平台,用於維護平台,七天一結,七天以後不再結。




主編微信號:fengdouwxs521

投稿郵箱:1140868365@qq.com


謝謝支持!

微信號:lxwhhh2017







下一篇 : 德州的小主們給車加油時,千萬別說這句話!再不知道就晚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