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普陀法院鬧市曬“老賴”? 真叫人拍手稱好!


  本周舟山有則新聞不免讓人叫好。《真有效!大屏一曬10名老賴還了166萬元》。2015年9月底,舟山市普陀法院創新工作方式,在鬧市區用大屏幕公示“老賴”。沒想到一個月過去後,這大屏一曬,10名老賴還了166萬元。這樣的效率可比原來快多了。


  原告們拍手稱快的同時,小編也是拍案叫好,很多讀者更是希望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執行。

  近年來,法院執行工作越來越成為群眾關注的焦點。但被執行人難找、執行財產難尋、應執行財產難動、協助執行人難求的“四難”現狀也給執行工作帶來了重重阻礙。一旦執行陷入困境,部分當事人難免產生抱怨情緒。

  怎麼辦?

  2015年9月29日上午起,普陀法院在東港商圈核心區域,以多媒體形式向近800名失信被執行人循環發布《限製高消費令》,他們的照片、姓名和所欠金額都清晰顯示在大屏幕上。以此種方式製裁“老賴”,規模之大、方式之新,創舟山市首例。而短短一個月,法院官網、微博、微信等平台的瀏覽量就達到了近20萬人次。

  也許人們的關注度是出於好奇,或是其他,但是對這些老賴們而言,被圍觀了等於是就是戳了自己的痛處。

  不過同時,也讓我們思考,原本執行難,被執行人難找的局麵,通過這麼一曬就現身了,說明什麼?麵子啊!

  據普陀負責法院網絡維護的工作人員介紹,這段時間,普陀法院官網還受到過黑客的攻擊。攻擊者的域名來自香港、澳門,甚至國外,最大可能是個別老賴雇傭職業黑客來攻擊。“他們來攻擊我們,恰恰說明我們抓到了老賴的痛點。”普陀法院副院長袁國偉說。

  既然他們怕什麼,就來什麼,措施要有針對性,而不是不痛不癢。

  生活中閑談時有一種說法,欠債的比借錢的還牛,借錢的時候,好話說盡,要還錢了,有的戰線拉得很長有的幹脆甩手走人。被借錢的要回自己的東西反而要低聲下氣,但也沒什麼效果。而且即便是法院作了判決,如果找不到被執行人,就很無奈。

  所以通過這樣一種曝光的形式來揪住這些老賴們,真是好極了。

  尤其是將他們的照片放在鬧市區,市民們來購個物逛個街都可以看到。人都是要麵子的,舟山就那麼點大,路過的誰誰誰就可能認出你,因為這樣的“醜事”而上了榜,全家人都會跟著丟臉。

  我們再來看看那些還錢的老賴們。比如這位,被執行人曾某曾在沈家門一排擋消費多次,共拖欠餐費2萬餘元,在法院判決後仍四處躲避。被曝光後,曾某主動聯係法院並第一時間還清欠款;還有這位,周某與某商業廣場簽訂了為期兩年總租金達5萬多元的店鋪租賃合同。然而周某在繳納了6400元後,便不再繳納。去年9月,普陀法院判決周某應當履行還款義務。在執行階段,普陀法院曾一度查封了周某名下的唯一一套房產,但周某依然以生活困難為由拒絕還錢。得知自己上了大屏幕公示名單後,周某連夜找親戚朋友幫忙,湊齊了4萬多元錢還債。

  可見,其實想想辦法,還是可以還上的。也許暫時有點困難,但這錢畢竟是借的啊,你總不能當成是自己的錢。總抱著這樣僥幸的心理,以為能拖一天是一天,能賴一天是一天,別人的東西占為己有,你又怎能如此心安理得?


  做人要有誠信

  所以這裏還折射出人的一種誠信和責任。嵊泗縣菜園鎮青沙村村民董忠嶽,從2001年到2008年,他信守自己對民工兄弟的承諾,8年來一直靠打工借債努力歸還工友工資,終於讓101位民工兄弟拿到了被拖欠的114萬元工錢。他還不算是借錢的,但是他沒逃離,哪怕自己打工也要還上這筆錢。老賴們哪怕有點誠信和責任心,也許就不會“上榜”了。

  其實這樣的曝光也不算是個新手段,以前小編也在電視的服務頻道裏看到過這樣的曝光。無論是鬧市區曝光,還是通過媒體曝光,就是要給他們一種輿論的壓力,通過輿論的覆蓋,讓老賴們無所遁形。

  曝光,這隻是各個部門各種執法中的一種。我們常常說要溫柔執法,這也是需要的。總體來說,應該是要區別對待,爭對不同的人群,要有不同的執法方式,使得執法效果得到最有效化。


來源:浙江新聞

點擊閱讀原文輕鬆關注


下一篇 : 【淄博那些事兒】飛機場?10項新政?等你來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