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精神延安人”係列訪談錄(八):本期嘉賓 劉煜


延安精神研究中心采取多種途徑

征集延安時期有關史料


本期嘉賓:劉煜

          中共黨員,大學文化,教授。1943年12月出生於陝西省延長縣一戶農民家庭。1965年參加教育工作,1966年由延長調入延安革命紀念館工作直至2004年退休。後返聘為中央一號工程專家組成員,參加了延安革命紀念館陳列方案的策劃、編寫。在紀念館工作近40年,從講解工作起步,一步一個腳印,相繼由館員破格晉升為副研究館員、研究館員,走出了一條自學成才之路。

1972年從紀念館的小陣地走向社會大講台,擔負為來延安學習的各社會團體、外賓講授延安革命史和延安精神的任務。同時應邀赴全國各地講學,接受各大媒體記者的采訪,深入淺出,獲得廣泛好評。2000年,被延安市委、市政府授予宣傳延安精神先進個人稱號。

2005年,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創辦後,被聘為專職教授,參與教材編寫、首創現場體驗課教學模式,並承擔了大量的現場課教學,獲得了中組部與廣大學員的肯定,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2009年,鑒於恢複延安民族學院舊址及民族團結教育工作中的突出表現,陝西省授予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個人稱號。  


延安的魅力

延安,一曲高亢的革命樂章;延安,一幅瑰麗的曆史畫圖;延安,一部啟迪後人、常讀常新的經典。在這裏生活過的同誌永遠留有美好的回憶;沒有來過的人們無限向往。賀敬之的一首《回延安》令多少人熱淚滾滾、激情澎湃!在延安這兩個字出現的1404年中,盡管華夏文明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留下了諸多陳跡,但真正成為人們心目中聖地的是緣於一段難忘的崢嶸歲月。1935年10月到1948年3月,中國共產黨在以延安為中心的陝甘寧邊區領導革命十三個年頭。在這裏從失敗走向了勝利,從非法轉變為合法,從內戰轉到了民族抗戰,從幼稚發展到成熟,戰勝了驚濤惡浪,衝過了急流險灘,終於駕馭新民主主義的航船到達了勝利的彼岸。中國共產黨以自己的實踐驗證了漢朝史學家司馬遷英明的預見。他說:“東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熟。夫作事者必於東南,收功實者常於西北。”(《史記、六朝年表》),從而使這塊厚重、古老的黃土地充滿了神奇的魅力。

延安魅力之所在

第一,在十年內戰中,由於蔣介石的瘋狂軍事圍剿和黨內左傾錯誤路線的幹擾,中央及各革命根據地相繼喪失,唯有劉誌丹、謝子長、高崗、習仲勳等創建的西北根據地獨樹一幟得到了保存,為二萬五千裏長征途中幾乎無路可走的黨中央和紅軍提供了一塊別無選擇的落腳地,使中國革命在此立腳、紮根、成長、壯大,並最終走向全國勝利。

第二,在寇深禍急、民族危亡之際,中國共產黨摒棄前嫌,率先舉起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身先士卒,砥柱中流,以對民族解放事業的無限忠誠浴血奮戰,以熱血與智慧譜寫了一曲“八載幹戈仗延安”的壯麗樂章。

第三,在黨內歪嘴和尚招搖撞騙、教條主義橫行之時,中國共產黨以極大的勇氣開展了一場“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學習教育運動。在延安的土窯洞裏實現了“脫胎換骨”,走向了成熟,為如何加強黨的建設留下了“延安整風鑄黨魂”的寶貴經驗。

第四,為了使大批德才兼備的幹部脫穎而出,黨以空前的遠見卓識,創建幹部學校,延安成為一所名副其實的“窯洞大學”。二十萬英才走出熔爐,投身民族的解放事業,留下了“窯洞大學育英才”的佳話。

第五,抗戰時期,陝甘寧邊區作為新中國的雛形,加強了民主政治、法製、文化、教育、衛生、科技事業建設,強調以民為本,邊區建設成了一塊模範的抗日根據地,成了“十沒有”的和諧社會,為打破“曆史周期率”提供了寶貴的實踐經驗。

第六,在根據地外援斷絕,出現嚴重的物質困難時,黨領導邊區軍民開展了一場空前規模的大生產運動,譜寫了一曲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壯麗凱歌。

第七,在艱苦的戰爭歲月,黨的領導幹部同大家同甘共苦,共渡難關,以身作則,率先垂範“隻見公仆不見官”。領袖的表率作用,激勵了鬥誌,增強了凝聚力、向心力、戰鬥力,為今天加強領導幹部作風建設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第八,在被斯諾稱之為“神仙洞”的延安窯洞裏,黨的領袖們身居延安,胸懷全國,放眼世界,為指導中國革命從事了大量的理論著述,卷卷雄文從土窯洞裏誕生。從而給昔日不起眼的土窯洞賦予了新的含意——“延安窯洞出馬列”。

延安精神的“五個一”科學內涵

一個靈魂——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

一個精髓——理論聯係實際、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

一個核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

一個特征——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

一個榜樣——領導機關、領導幹部以身作則、嚴於律己、處處起模範帶頭作用的示範效應

這“五個一”圍繞一個中心“民心”。因為曆史反複證明: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中國共產黨在延安的豐富實踐,始終服務於“順民意,解民憂,得民心,靠民力”這個中心。

時代呼喚延安精神的回歸

延安時代是個時空概念,流走的是歲月,留下來的是精神。延安精神是延安神奇魅力的集中體現。麵對杜勒斯的“和平戰略”的不斷推進,社會轉型期矛盾的突現,商品經濟的種種誘惑,時代呼喚延安精神的回歸。這是執政黨先進性建設的需要,是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需要。


口  述:劉    煜

采訪人:高慧琳

        張小寧

文/錄音整理:封一沛

攝  影:趙冰甜

編  輯:婀  娜

        冰  甜


延安市延安精神研究中心

微信公眾號







下一篇 : 潮州一雅姿娘約會竟遭到男友嫌棄,真實全潮州想無!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