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時期的今天】2017.8.17


延安時期的今天  8.17

2017/8 星期四

17

丁酉(雞)年 閏六月廿六




1937年8月17日

為紅軍抗日的出動路線問題,毛澤東分別致電朱德、周恩來、葉劍英和秦邦憲、林伯渠、彭德懷、任弼時,強調指出:“紅軍為安全計,為蔭蔽計,為滿足晉綏渴望計,決走韓城渡河,在侯馬上車,到大同集中,再轉至懷來、蔚縣,決不走平漢路。”在給朱、周、葉的電報中還指出,紅軍“在獨立自主的指揮與遊擊戰山地戰原則下受閻百川節製,速通知閻”。



1938年8月17日

毛澤東和張聞天、王稼祥、劉少奇致電聶榮臻、彭真並告朱德、彭德懷,提出邊區貨幣政策的原則:“一、邊區應有比較穩定的貨幣,以備同日寇作持久的鬥爭。二、邊區的紙幣數目,不應超過邊區市場上的需要數量。這裏應該估計到邊區之擴大和縮小之可能。三、邊區的紙幣應該有準備金:第一貨物,特別是工業品;第二偽幣;第三法幣。四、日寇占領城市及鐵路線,我據有農村。邊區工業品之來源是日寇占領地,邊區農業產品之出賣地,亦在日寇占領區域。因此邊區應該有適當的對外貿易政策,以作貨幣政策之後盾。五、邊區軍費浩大,財政貨幣政策應著眼於將來軍費之來源。六、在抗戰最後勝利之前,法幣一定繼續跌價,法幣有逐漸在華北滅跡之可能。雜幣會更跌落,偽幣亦會有一定程度的跌落。邊區紙幣如數量過多,亦會跌落。問題中心在於邊區紙幣應維持不低於偽幣之比價。”電報還對晉察冀邊區發行紙幣提出一些具體辦法。



1941年8月17日

毛澤東致電彭德懷:“中條山十縣既隻有敵偽全無友軍,派一個團帶幹部去發展遊擊戰爭,是很對的。如有必要還可酌量多派一點,以不使衛(指衛立煌,編者注)感到威脅為度。閻錫山與蔣矛盾甚大,向我們拉攏,王靖國部隊東進,目的在占地盤吃飯,我們應讓他占一部分地盤不與摩擦。”

    

同日  關於對偽軍的政策問題,毛澤東和王稼祥、譚政、傅鍾致電陳毅、劉少奇:“對待偽軍應采德威兼施辦法。不打不能迫使其就範建立我軍的威權,但專打則勢必結成生死冤仇,不打與專打兩個極端政策對我們都是不利的。”對偽軍中的兩麵派分子,應控製使他不完全倒在敵人方麵來反對我們。“對偽軍俘虜,不分官兵與社會出身,原則上一概不殺。對我成見深放了又來打我的分子也可以不殺,即再捉再放的辦法比殺的辦法要好,效果要大。”“我們應耐煩地采取七擒孟獲政策。”

    

同日  毛澤東為中共中央書記處起草複陳毅、劉少奇電,指出:“十日電悉,領導機關在最困難時移至皖東是可以的必要的,但不能大舉向西發展。目前中蘇英美、國共兩黨均亟需聯合對付法西斯,桂係李、白亦與何應欽有區別,故不宜大舉西向。”



1942年8月17日

毛澤東為中共中央書記處起草複周恩來電:“毛現患感冒不能啟程,擬派林彪同誌赴西安見蔣,請征蔣同意,如能征得蔣同意帶你至西安,你回延麵談一次,隨即偕林或朱赴西安見蔣則更好。”

    

同日  毛澤東複信謝覺哉:“我對一得書(《解放日報》為謝覺哉開辟的雜文專欄,編者注)感到興趣,是有益的;雖間有一二點覺說得不甚恰當,但不要緊。”“邊區參議會似宜改至明春開,那時時局更開展,便於對外表示意見,不要把這裏的參議會看成隻是本區的參議會,而要把它看成所有華北、華中各根據地的參議會的領袖。又經過今年一年,本區的工作經驗也更好總結,故此事值得再考慮。”



1944年8月17日

毛澤東在董必武向周恩來請示如何對待增補國民參政員問題的電報上批示:“應與張、左(指張瀾、左舜生,編者注)商各黨派聯合政府。參政會可同意增人,取積極態度,但是第二位的。以上請周考慮擬複。”十八日,周恩來起草的複董必武、林伯渠的電報中說:請考慮目前由我黨向全國提議並向國民黨要求提前召集各黨派及各界團體代表會議,改組政府,然後由此政府召開真正民選的國民大會,討論反攻,實行民主,這一提議是否可能引起大後方響應,尤其是小黨派、各地方實力派的同情。毛澤東在電報上寫了如下批注:“應先召集黨派及團體代表會,改組政府,方有召集民選國大之可能;否則是即使召集,也是假的。我們如此提議,蔣必不從,將來他召集假國大,我有理由說話。此意我黨七大應作決定。”


  

為了更好宣傳延安時期

我們黨的輝煌革命實踐活動,

不忘初心,矢誌堅守。

延安市延安精神研究中心,

推出“延安時期的今天”,

歡迎大家關注!

(延安市延安精神研究中心

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牛   娜  苗生順   王   璟 

       李國靜  趙冰




下一篇 : 大慶舉行2017建築安全標準化工地現場會 促進安全生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