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記憶——給我們曾經的美好年華


           蘇州對大多數人而言不過是江南的一座美麗的城市,曾去這裏旅行感慨於她的美麗。而於我們則是最美的青春年華在此駐足,那裏留給我們太多的記憶,這記憶也注定會與我們一生相隨相伴。

          三十年前的金秋,我們相識在美麗的母校。當時學校剛成立不足十年,一切都在建設中。所以學理科的我們被留在小小的平門校區,校園雖小卻留下我們諸多的歡歌笑語。那時候不很富裕的生活也難以擋住我們年輕的熱情和快樂。經常的我們會跑到對麵小店吃個生煎之後浩浩蕩蕩的到閥門廠看電影、到觀前街挨個小攤吃宵夜、跑過平麵橋到對麵的草坪上遊戲------

    身後的小樓是我們曾經的的家——203那個充滿歡樂的大家庭。在這裏蕾子從上鋪掉下來被我和鋒頑強的托上去、深夜夢中唱著的《我愛你老山蘭》、胃疼的我被大家七手八腳弄到醫院輸液-----一幕幕仿佛剛剛發生過,轉眼已經過去了近三十年。

        最有意思的是我們一起去寒山寺,為了找那個楓橋路老四一路東瞧西看,卻正好看到被電線杆擋住大多數隻露出的一個路,飛跑過去後回來默默的告訴我們那個是“橫穿馬路”,於是被我們一直笑到目的地。

     之後我們又一起跑到虎丘,算計著看看虎丘塔什麼時候會倒。結果意外的跑到後山看到成片的竹林,我們四個似乎玩了很久很久-----

        住在城裏熱鬧又方便,可是我們依舊對上方山充滿著好奇和向往,經常老鄉聚會就約在上方山,而老邵也隻在老鄉的照片中找得到身影。

        一年的時光轉瞬即逝,不久我們也來到上方山,一號樓的104是女生的家,而三號樓也就成了男生的家。

       我們最愛的師陶園和牆外的那一叢翠竹。

我們吃飯的食堂。經常上課的時候會聞到遠遠飄來的紅燒肉和燉魚頭的香味。

我們走時才剛剛建成的圖書館。

     我們的物理樓,那時候奢侈的我們一個班擁有的一座樓。


      在上方山我們有了廣闊天地可以造啊。於是農田裏有老農看著空空的包菜苗的一聲歎息、紅薯田裏我們肆無忌憚的端著臉盆裝紅薯、石湖裏劃著小船找菱角、甚至於買了漁網跑到小河去撒網捕魚。重要的這裏離山近啊,所以我們可以一起去爬山。

        很快我們就各奔東西去實習了,實習時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誰呢?

        說來說去我和老畢還是更喜歡虎丘,這個地方我們兩個去了N多次,可是每一次去都是興致勃勃。

      除了老畢我和蘭芬浪的時間最長,我們經常在自習後拎著小飯盆唱著歌穿過黑黢黢的平門校園跑去吃赤豆小團子、更在下雪的時候跑到拙政園賞雪景、還一起跑到杭州旅行,那樣的時光想起來都是幸福和開心。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正如歌中所唱:本以為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分別及其匆忙,匆忙到有些人都沒來得及說聲再見,卻誰知道對有些人而言也許就是今生再也不見。回憶匆匆那年的別離心頭總是有很多的遺憾,甚至很多時候想起來都是錐心般的痛。我們那大學時光就帶著許多的遺憾落幕。看看我們那時的風華正茂,你能找到幾個誰?


         之後數年因為各種原因我們多數人杳無音信,不知道大家在哪裏、幹什麼?很多時候隻能默默的想象大家的日子,默默地祝福。不過期間老四結婚居然給我寄了張照片,那張照片讓我興奮了很久,之後我也結婚了和老六包頭北京的來回跑著,不過跑著跑著我們也就失散了。

       終於我們的孩子長大了,我可以四處跑了,於是旅行的目的地就是大家在的城市,這麼些年我天南海北的跑,見到了新疆的麥海、寧夏的閆瑞鋒,遺憾的是沒有留下照片,不過大家聯係上的人越來越多仍然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來來來,看看我們幸福的一家家人,再看看有沒有變化?

還有這些快樂的相聚時光裏的大家庭。

期間最興奮的莫過於玉茂居然是第一個來包頭的,我們一起跑到草原上遊玩,甚至一起挖起了野韭菜。

    沒有和大家見過麵的不要著急了,馬上一大波現代版的老同學。再看看認識幾個?有誰根本沒有變化?

      很快我們就會步入畢業三十年,我們也已經步入半百,不再年輕的我們能否鼓足勇氣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約一個共同熱愛的地方,讓我們來一個盛大的約會!老同學,我們不見不散哦




  



下一篇 : 蘇州小學托管輔導選擇加盟的好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