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名家筆下的固原】——鐵凝《文學照亮生活》




文學照亮生活

作者 鐵凝 


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中國文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主席

                                 

       我自己也是西海固作家群的讀者之一,我已經深深地感受到,在這塊土地上走出了一大批有才華、有實力的作家。在今天,仍然有一大批對文學懷有虔敬之心的作家門、作者們,在這塊土地上潛心創作。你們的經曆和實踐,同樣讓我感受到文學不僅照亮了你們的生活,也鑄造了你們的內心。

      我還知道我們當地的一位業餘作者,以及他發表作品的方式:把自己寫的詩貼在門板上,然後背著門板趕集,讓過往的人欣賞他的詩作、他的文學創作。他這種豪情萬丈的發表自己詩作的方式,可能是西吉這塊土地上獨有的。他這種倔強的對文學不屈不撓的情意尤其讓我感動。  

       特別是當我來到寧夏,從昨天到今天還不到24小時,我一直在想,實現經濟大國的目標,並不意味著現代公民就一定會出現,而一座城市的神聖,從廣義上可以理解為高尚信仰的自覺、道德操守的約束、市民屬性的認同,以及廣博的人性關懷。

       我再次想到一座城市如香檳泡沫般璀璨的燈火,那裏一定有一盞燈應該屬於文學。有了一盞文學的燈,這座城市就永遠具備打不倒的價值。或許它的光亮並不耀眼,但它卻照樣能夠照亮人心,照亮思想。人心的很多幽暗之處,恰恰是需要文學來點亮的。我從今天在座的所有西海固朋友們的臉上,看到了黃土高原的顏色。黃土高原是黃土色的,風沙也是黃土色的,但是你們的臉上是有光彩的,是有亮色的。我不得不說,這正是因為文學的滋養和恩澤。我們昨天走在山路上,看到的燈光並沒有香檳泡沫般璀璨,然而很美。因為裏麵有文學的燈,它照耀著一種不屈不撓的沉靜。

       20世紀70年代初期,在閱讀中外文學名著不能公開的背景下,我卻很幸運地讀到了一些中外文學名著。我必須說,它們用文學的光亮灼照著我的心,也照亮了我生活中那麼豐富而微妙的色彩。有光才有色彩。我國唐代詩人李白、杜甫、李賀的那些詩篇,其獨特的意境和情懷更是長久地浸潤著我的心。古今中外,優秀的文學作品之所以被人們需要,原因之一是它們傳達出了一個民族最有活力的呼吸,表現出了一個時代最具本質的情緒,他們能夠代表一個民族在自己的時代所能達到的做高的想象力。

       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坐談會,他特別講到文學經典給他帶來的力量和精神支撐,以及在他內心產生的深刻影響。當時總書記說,他從北京到陝北去插隊,那裏是一望無際的黃土高原,他們就住在窯洞裏。我昨天一到大西北,就想到習近平總書記由一個北京的知識青年一下子住進了陝北的窯洞裏。他說當時自己的心情是很消沉的,把鋪蓋在窯洞的土炕上一打開,噗噗的黃土都濺起來了,而且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得扒開那層黃土,這日子可怎麼過呢。總書記開玩笑說:這不是又過起山頂洞人的生活了嗎?那個時候,總書記帶了一箱子書,就是這一箱子書,使他的精神安定了下來,給了他精神力量。比如,有一本書是俄國作家車爾尼雪夫斯基寫的《怎麼辦》,裏麵有一個革命者拉赫美托夫,用最苦的生活磨練自己的意誌,每天睡在釘子床上。總書記說當他讀到這部小說裏有這樣的革命者的時候,他忽然覺得自己不也是革命者嗎?滿目的黃土又算得了什麼呢?書裏的革命者釘子床都能睡。總書記讀完這部小說後,當晚就把褥子從窯洞的土炕上掀掉了,他說咱睡不了釘子,就睡光板的土炕吧,說的大家都笑了起來。總書記還講了這樣一個故事,說離村子三十裏地以外,有一個鄉村教師家裏有很多藏書,其中一部是歌德的《浮士德》。他就走了三十裏路把《浮士德》借來,讀完後,再走三十裏路把書還回去。總書記說借書還書這個過程,並不覺得苦和累,反倒是他當時生活中一種非常美妙的享受。他說正是閱讀這樣的文學經典給了他在陝北支撐下去的勇氣,還很快和當地農民打成一片,後來還當了大隊書記,為了改善鄉親們的生活條件,做了很多事情。總書記由衷的說,永遠不能否認文學經典給予他這樣一個青年思想和精神方麵的力量和勇氣。

                                                       

       文學不僅照亮我的生活,也誘使我從初中的時候就拿起筆學習寫作,由一個忠實的讀者,成為一個業餘作者,之後當職業作家。但是我又經常想,當我成為一個寫作者之後,當寫作成為我的職業之時,我奉獻給讀者的文學該由什麼照亮?我想照亮文學的不是空想,不是狂想,不是炫耀技巧,它最終、最結實的還是生活。

      對於作家來說,你要奉獻給讀者能夠照亮他人內心、照亮他人生活的有光彩的文學,自己首先要有勇氣堅守文學,要讓生活照亮你所從事的文學。現在有一個大背景是,信息來得太過容易,生活反而是不容易的。一個時代的文學,如果不能夠折射這個時代最重大最根本的社會問題,就難以成為經典。一個真正有出息的作家,必須將自己的文學活動不斷發生變革的社會生活、同人民群眾緊密聯係起來,必須在自己的作品中反映現實的特質與曆史發展的趨向。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由此而衍生各種複雜矛盾的條件下,一個作家應該認真思考怎樣用文學的方式,真實而深刻地書寫我們所處的時代,正確地認知和把握時代的潮流,細致入微地直麵人生諸多難題。文學不應該是輕率的,不應該是粗糙的社會情報,不應該是某些迅速變換的社會話題的集合,不應該僅僅表達一般的時尚;作家更不應該成為流水線上的素材加工者,而是應該敏銳地感知一個不斷變化、充滿活力、奮發圖強的中國,細膩地體會當今的中國人生動而深刻的多樣情感。

朗讀者  李玲




      


更多新聞資訊請關注固原廣播電視台移動客戶端“精彩固原”

你的見證  我們的記錄  一起分享


新聞熱線:17709595513      gytvjcgy@163.com

廣告合作   電視 18809541899     電台 13895348531 

                微信17709595513 


  值班編輯  李飛龍  責編 李玲 監製 馬金平


下一篇 : 【銅川經偵】2017傳銷及金融詐騙彙總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