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檢察司法體製改革向縱深推進 檢察官權限配套製度相繼出台


全國司法體製改革推進會後,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為了持續深化司法體製改革,固化司法體製改革成果,在廣泛調研、反複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對《海南省檢察機關檢察官權限指引(2016年版)》、《海南省檢察機關司法辦案核閱辦法》、《海南省檢察機關統一業務應用係統業務文書權限設置表》等三個文件進行重新修訂,進一步健全完善檢察官權限配套製度,確保在突出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的同時,強化監督,規範辦案流程,切實做到放權不放任。7月14日,修訂後的三個文件已正式印發,三級檢察院統一實施。

 

進一步明確檢察官權限基準

 

《權限指引》采用“負麵清單”與“正麵清單”相結合的方法,既規定了117項檢察委員會、檢察長(副檢察長)決定的案件和事項,又規定了137項檢察官決定範圍的案件和事項。重新擬定了刑事執行檢察業務檢察官權限,將相關條文修訂為嚴格的辦案權限事項,並在公訴業務中剔除了屬於事務性工作的事項。


為更好地將權力下放、突出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權限指引》將近10項較為重大的辦案事項決定權授予檢察官行使。在偵查監督業務中對無逮捕必要不捕案件的決定權交由檢察官決定;在公訴業務中,對附條件不起訴案件作出不起訴決定的,對公安機關偵查階段已經取保候審、監視居住而在審查起訴階段繼續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對下級檢察院指定管轄請示批複的,均由檢察官自行決定;在刑事執行檢察業務中,羈押必要性審查,對普通罪犯減刑案件提出檢察意見書的權力均由檢察官行使。


《權限指引》對包括偵查監督、公訴、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刑事申訴檢察、控告檢察、刑事執行檢察、民事行政檢察、案件管理、派駐鄉鎮檢察室等9個業務條線的49項內容進行了全麵修訂,占全部條文的約20%。修訂後各項內容邏輯更為連貫,表述更為準確,行文更加規範。

 

不斷優化對檢察官權力監督

 

修訂後的《核閱辦法》,結合實際適當縮小了核閱案件的範圍。按照高檢院《完善檢察官權力清單的指導意見》的精神,《核閱辦法》規定偵查監督業務中案件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犯罪嫌疑人認罪、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案件以及公訴業務中可適用簡易程序並可能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刑罰的案件可以不報請核閱。根據測算,以上案件約占目前案件總數的約50%,將大大節約訴訟資源,提升辦案效率。


《核閱辦法》進一步縮小核閱文書範圍,增加核閱的業務條線。將原3個條線的19種文書進一步減少到6種,減少了68.42%。《核閱辦法》同時增加對刑事執行檢察業務中擬提出釋放變更強製措施建議的羈押必要性審查報告進行核閱,對民事行政檢察業務中一般的終結審查、受理依職權監督案件以及中止審查決定的文書進行核閱。修訂後的《核閱辦法》總計核閱5個條線10種業務文書,文書總數較修訂前減少47.37%。


減少檢察長親自簽發法律文書的環節。修訂後的《核閱辦法》將檢察官決定權限範圍內的法律文書簽發權限委托給檢察官行使,從而進一步簡化了工作流程。

 

全麵落實檢察官權限配置

 

此次《權限設置表》的修訂,共涉及5個業務條線共92個文書,包括偵查監督18個,公訴51個,刑事申訴5個,刑事執行檢察9個,民事行政檢察9個。


通過業務文書權限的調整,實現了“三個落實”:《權限指引》所涉及的近10項較為重大的授權事項得到落實;《核閱辦法》所規定的減少核閱以及可以不核閱文書的規定得到落實;高檢院相關規定所確定的檢察官職權範圍內決定事項或不涉及辦案事項決定權的法律文書可以由檢察官簽發的規定得到落實。


《權限設置表》實現了對一些附隨性、程序性辦案事項決定權的權力下放。此次調整的92個文書中,最低審批權限由副檢察長調整為檢察官的有55個,由部門負責人調整為檢察官的有35個。這些文書中,有近30個屬於附隨性、程序性文書,通過對附隨性、程序性權力的下放,既突出了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又提高了辦案效率。(林玥 蘇曉龍)



下一篇 : 海南公務員麵試熱點:“特色小鎮”變身“政績小鎮”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