瀘州“三長”往事|來看看爸媽的匆匆那年


匆匆那年 王菲 - 匆匆那年

近日

一本記錄了

幾代外地人在瀘州紮根生活的書亮相


《三線建設在瀘州?江陽卷》

從2014年開始製作

走訪了三線建設親曆者及其後人

看瀘君選擇了其中幾段摘錄編輯出來

今日和大家共赴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初來瀘州:見黃鱔被嚇變臉,以為是一筐蛇


作者:趙慶群(原長挖廠宣傳處處長)


1966年12月20日,一輛專列車,載著近千名撫順挖掘機廠職工和他們的幾百名家屬,到達隆昌,承擔接火車任務的,是從瀘州開來的20多輛軍車,清一色解放牌。


1964年12月底,上海工程機械廠液壓元件車間65名職工調來通機廠。在碼頭上岸時,受到通機廠上千職工和家屬夾道歡迎。


大約過了兩個多小時,車一過沱江大橋,隻見橋頭燈火通明,鑼鼓喧天,當地政府官員、老百姓以及先期到達的新廠幹部職工,組成歡迎隊伍,迎接這支從幾千裏外來這裏安家落戶的建設大軍。


第二天一大早,人們走出招待所,去見識自己的第二故鄉。


此時的北方看不到青菜,可這裏的蔬菜市場簡直是個綠色長廊,很多菜北方人叫不出名字。看到一個賣羊腿的,有人問價,賣主伸出三個指頭,口中說:“3角1斤!”(北方1元多),我們都不敢相信。再問豬肉,7角1斤(北方1元多)。


老瀘州市集


現烤的白皮紅瓤的紅苕,北方幾乎看不到,我們以為一定很貴,一打聽,才4分1斤。許多人都買來吃,過了把紅苕癮。這時,一個小孩從前麵跑回來,嚇得臉色都變了,說是他看到了蛇,一筐蛇。大家過去一看,原來是一筐黃鱔,以前隻是聽說,沒見過。


東北有個習慣,冬天愛穿黑棉衣,這與本地以藍色、灰色為基調的服裝形成鮮明對比。清一色黑棉襖,成群結隊走在街上,非常顯眼。“黑棉襖”也就成了東北人的代稱。


工廠生活:春節拜年沒禮品照樣開心


訪長起廠原黨委副書記盧廣泰


我生於1936年1月15日,家住北京市朝陽區東柳樹井。有兩個妹妹1個弟弟,那時年年鬧災荒,家境貧窮。1950年,我14歲到一家私營企業當學徒;1955年轉到北京起重機廠正式參加工作,當鉗工。


1966年3月,我響應毛主席的號召:支援三線建設,從北京來到四川瀘州長江起重機廠。


當時工人的工作證


那時候,很忙很累,大家都下班了,人家照常到我家裏來找我,解決問題。有時候夜裏十一二點了,人家來喊我,穿上衣服,就到車間去,沒有什麼想法。有工人病了來找我,馬上找人找車,送醫院去。


車間100多人,上百戶,每一個工人的家,我都去過。哪個工人家裏幾個爐子幾張床,我都知道。


那時候過春節,我和車間主任帶著車間的小青年,挨家挨戶去拜年。沒有禮品,隻有對他們生活的關心和祝福吉祥的話語,但是工人們很高興。那時候,幹部和工人的關係非常融洽。還有就是工人生病了,也必去醫院探望。


工人們居住的“筒子樓”


後來,長起廠有些人回北京、回北方了。我想,960萬平方公裏都是中國的,哪處黃土不埋人?我的孩子們都在瀘州,我舍不得離開他們;瀘州人淳樸真誠,也讓我舍不得離開這裏。


為國家做貢獻:成功研製第一台16噸全液壓起重機


訪長起廠總裝車間黨支部書記 楊國富


1965年,北起廠隻能生產行臂機械5噸吊車。近千名內遷職工、幹部、工廠技術人員搬到瀘州,成立了長江起重機廠,第一任廠長是李寶樹,管生產是副廠長周日青。


周日青這個廠長,我同他接觸後了解到,他是一個很有頭腦、很有前瞻性思維的人。大家都為他的早逝感到惋惜。他帶領內遷這一幫人,不甘心自生自滅。


長起廠成功研製了第一台16噸全液壓起重機,引起全國轟動


後來,長起廠連續研製了32噸、8噸全液壓起重機。隨著國家建設發展,小噸位不適應了。最大的達到65噸,那時在全國都算是最大噸位的起重機,現在不算大的了,上百噸的都有了。所以在整個過程中,長起廠為國家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1980年長液廠職工教育優秀學員授獎大會合影



最紅火是80年前後。工人的一個月發的獎金是22元,相當於一個人一個月的工資,轟動了整個瀘州。


解密長三廠曾經生產的軍工


原瀘州市機械局局長王淑華訪談錄


談長三廠發展


長江起重機廠是由北京起重機廠在1965年一分為二內遷瀘州建成的,主要產品有汽車起重機和為二炮部隊配套的部分裝備。當時整個起重機行業,數的出來的有一定規模化的就四家:北京起重機廠、徐重、浦源(中聯)、長起廠。我們生產的16噸至100噸產品。那時市場份額,至少占30%~40%。



長江挖掘機廠有撫順挖掘機廠搬遷部分設備、人員建成的,主要產品有履帶式液壓挖掘機、抓鋼機等。


長江液壓機廠是1965年1月,有上海工程機械廠內遷部分設備、人員到當時的瀘州通用機械廠組建而成的。產品為工廠液壓元件,生產綱領是年產液壓元件2萬件。



談過去保密的長三廠曾經生產的軍工


三線建設是根據毛主席“要準備打仗”的指示開展的,當然要生產軍品。比如長起廠的起重機,把吊臂拆了就可以安裝上武器裝備打擊敵人。


利用下邊汽車底盤的機動性、起重機回轉360度的靈活性(回轉幾百轉都可以);還有長液廠的液壓件可廣泛應用於軍工;挖掘機的上車部分搬下來後就可以改裝成部隊裝備。現在長起廠仍然在生產部分軍工產品和裝備。


以上

是幾代人的工廠記憶

有歡笑也有酸楚

如今

瀘州正著手把這些“記憶”保存起來

並向世人講述他們的故事


根據《瀘州市茜草組團控製性詳細規劃(2015-2030)》,其中劃定了約10公頃的工業遺產保護區,計劃將“三長”廠區內的三線工業遺址進行保護利用。目前,長起廠部分設備已“回遷”,未來將逐一進行設置、安放,供人們參觀。


工業遺址保護區


“三長”老舊設備


希望未來的茜草工業遺址保護區能像成都的東郊記憶或者北京“798”一樣,重新煥發出活力。


更多精彩:

變革來了|汪俊林談郎酒未來10年目標,正在做上市相關工作

吃貨攻略|合江荔枝上市咯!今年產量達到去年兩倍以上

交通|瀘州這段二環路橋梁路基計劃年底完工,遠期規劃軌道交通通道


整理|袁軼 圖|牟科、《三線建設在瀘州》

資料來源:《三線建設在瀘州》

編輯丨袁軼 責編楊茜

瀘州日報新媒體出品

請發郵件至:lzrbkjlz@163.com

QQ群:389250002  電話:3100837



下一篇 : 【泰州驕傲】奔走相告!賽迪百強榜-縣域經濟100強, 泰州三個縣級市全部榜上有名......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