隴南最神秘的麵具舞視頻流出 傳承千年 據說看過的人都會吉祥如意!





我們看到的這些儀式表演,原始、粗獷、熱烈,載歌載舞,神秘莫測。

這種表演活動,是當地的一種原始的與祭祀和驅邪有關的民間儀式,類似於漢族的春節期間的“社火”,它很古老,已有一兩千年的曆史。

這個民間活動,叫池哥晝,在甘肅省隴南市文縣鐵樓藏族鄉流傳。



《白馬池哥晝之蒼山之舞上集??

《白馬池哥晝之蒼山之舞》下集??




鐵樓鄉在甘肅文縣的西南部,西北與四川九寨溝縣相鄰,西南與四川平武縣相連,境內地勢東低西高,平均海拔1500米,山高坡陡,土地貧瘠,氣候多樣,冰雹、雨雪等自然災害頻發。全鄉以旱地農業為主,灌溉條件差。在西南部,森林茂密,溝壑縱橫,動植物資源豐富,是大熊貓的故鄉之一。

白馬河從西向東貫穿全境,全長近50公裏。

在鐵樓鄉,生活著一個自稱為“白馬人”的藏族族群,人口將近8000,分布在白馬河兩岸的十四個村寨裏。

他們會說藏語,卻不認識藏文,也沒有文字,和其它地方的藏族也不能溝通。他們不信仰藏傳佛教,而信奉太陽神、山神、火神和五穀神。沒有廟宇,不供佛像,在家裏隻供奉祖宗牌位。姓氏以楊姓、班姓、田姓居多,不與外族通婚。二十世紀50年代初期民族識別時,由於他們的聚居區和藏族聚居區在地緣上有一定關係,在生活習慣上有些類似,所以他們被劃歸為藏族,並一直沿襲至今。

藏族白馬人世代以農耕為主,少有經商。糧食以土豆、小麥和玉米為主,也少量的青稞、黃豆、苦蕎等雜糧種植。經濟作物有油菜、花椒和黨參等。



千百年來,藏族白馬人在白馬河畔生息繁衍。他們的聚居地大部分在高山林區,野獸出沒,威脅安全,土地貧瘠零散,耕種條件惡劣,民族關係複雜,常有矛盾發生。白馬人頑強地生存下來,並且養成了堅韌、剛勇、團結、吃苦耐勞的民族個性。

藏族白馬人的池哥晝舞蹈,就是他們千百年來生產生活的濃縮和再現。

池哥晝屬於儺舞的範疇。

“池哥”是白馬語儺舞中的一個角色,“晝”是跳的意思。“池哥晝”就是跳池哥麵具舞。

班保林告訴我們,白馬藏族人的池哥晝,既是一種節慶上跳的群體性舞蹈,同時又是一項神聖的祭祀活動。白馬人跳池哥晝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敬神請神、攆鬼驅邪、保佑平安;二是演示白馬人的生活與祖先的曆史。

在每年的春節期間,鐵樓鄉的白馬村寨都要表演池哥晝。



入貢山有兩個社,每年跳池哥晝,每個社都要各選一個會首。今年,一社的會首是班文繼,二社的會首是班來柱。

會首,就是頭人的意思。

農曆丁酉年正月初九晚上,入貢山的年味正濃,班文繼就召集全村人在村寨的場院裏,張羅村寨跳池哥晝的事情了。

跳池哥晝是村裏一年一度的大事,所有活動都得提前準備妥當,尤其是跳舞角色的確定、鼓手、炮手的人選、一些經濟上的事情,都得確定好。

按照古老的規矩,會首其實在頭一年的除夕以前,就向每一戶人家湊一斤黃豆,賣掉的錢,用來購買跳池哥晝所需用的香、蠟、紙張和火藥,還有祭祀用的羊,跳池哥演員的早飯等。

白馬人池哥晝每年跳的時間都不一樣,從正月十三起,開始正式表演池哥晝,順序從麥貢山村開始,依次由東向西,大寨子兩天,小寨子一天,直到正月十六日結束。



正月十四日,早上八點鍾,班文繼家裏已經做好早飯,跳池哥晝的演員都陸續來到班文繼家裏。三聲炮響,池哥晝隊伍開始吃早飯。

吃過早飯,大家開始裝扮。

池哥晝的舞蹈隊列稱為“池哥冒”或“仇池冒”,都是男性,一般由九人或十人組成。四人扮山神,叫“池哥”,為四兄弟,象征白馬人祖先達嘎、達瑪的四個兒子。四兄弟頭的裝扮一致:頭戴彩繪木雕麵具,上插錦雞翎毛,反穿羊皮襖,背負一串銅鈴,左手拿寶劍、右手握牛尾刷子,足蹬一雙牛皮靴,形象凶猛,威風凜凜。

在入貢山,除池哥之外的角色,一般在各自的家中裝扮。

“池母”是池哥晝隊伍裏很重要的角色,由兩個男子裝扮成女性,,誰扮演池母老大,就在誰的家裏扮裝。兩位池母,頭戴木雕菩薩麵具,身穿寬袖對襟長裙,手持一方花手巾,手腕帶玉鐲,腳穿“番鞋”, 慈眉善目,端莊秀麗。

在池哥的隊伍裏,還有一對夫妻,叫“池瑪”。

在入貢山,池瑪有3人扮演。池瑪不戴麵具,臉上用鍋底墨灰抹黑。男性頭戴草帽,一手拄拐杖,一手拿扇子,腳穿破爛草鞋,說一口四川腔;女性頭戴青絲手帕,手裏拿著牛尾巴,腳穿破涼鞋;還有一個小孩子,裝扮和大人差不多。

池瑪在池哥晝隊伍中的作用,相當於戲劇中的醜角。

有的村寨,池瑪有兩個人裝扮。

有的村寨,還有人裝扮的“趴貴”。



早上九點左右,“三眼銃”三聲炮響,宣告池哥晝活動正式開始。在猛烈的鑼鼓聲中,池哥晝隊伍從村裏出發,從東向西,繞村寨一周,為村莊驅邪趕鬼。然後,從寨子的最高處開始,由東向西、自上而下,進入每家每戶,為他們驅鬼除邪,迎來吉祥。

池哥晝隊伍一進院子,先跳三圈,便進入正房。池哥先在屋內跳轉一圈,池母才能進入。然後,池哥晝隊伍坐下,接受主人的敬奉。

池哥們的座位次序也有講究:東方為大,池哥老大坐東麵,老二、老三、老四、池母一次坐下。其它任何人不允許和池哥隊伍們平起平坐,都在下位伺候。

池哥入座後,族長開始祝酒詞,敬天、敬地、敬神。

同時,池瑪在門外 ,和村子裏的人們逗笑喜樂,活躍氣氛。

廚房裏的婦女們早已準備好了豐盛的飯菜。

酒菜端上桌,族長開始給池哥們敬酒,老人或者歌手領唱,眾人合唱,氣氛熱烈、莊重,歌聲催人淚下。

敬酒完畢,池哥老大開始祝福全村和主人家在新年平安吉祥、喜慶歡樂。

男女對唱開始,用歌聲給池哥、池母和親朋好友、來客們敬酒。屋裏氣氛達到高潮。

這時候,池瑪說一聲:“這午周”、“尼搶帕”,意思是打鼓、放炮。

炮聲一響,池哥老大手持點燃的香紙和鬆柏枝,隨著鼓炮聲而出,表示把主人家裏的災難、疾病和是是非非全部帶走。

這個時候,池瑪在門上敲擊門框,說著吉利話。

池哥晝接著又到另外的人家,用同樣的方式為主人祝福吉祥,驅鬼除邪。

池哥晝隊伍遇到本村頭人家裏或者有威望的人家和老池哥池母裏,活動的時間就會延長。除了基本的舞蹈和程序之外,還要跳“秋晝”、“池母擀麵”、“阿裏甘晝”等舞蹈。



入貢山是一個大村寨,一共有81戶人家。池哥隊伍一天跳下來,也隻能跳到一半的人家。

跳過半數後,池哥隊伍就到村裏的廣場上跳圓圈舞,結束當天的池哥晝活動。

正月十五早上,在入貢山,池哥隊伍們繼續把剩下的人家跳完,每家每戶的程序都一樣。跳完全村後,一般會有到了夜裏十一二點。

半夜子時,入貢山送神活動開始了。

池哥隊伍們把尊神送到村子的上頭,村裏的人們和池哥隊伍一起 ,燒香紙、打卦占卜。三聲炮響之後,送瘟神的隊伍起身向下村走去,到村莊的十字路口。在十字路口,放著一隻用稻草和竹子還有彩紙紮成的小船。會首們給每一家發一麵小旗,人們把旗插在饃饃上,再插上香蠟點燃,放在草船上,意思是讓草船帶走家裏的三災八難。

三聲炮響,把瘟神送到村子下邊。人們抬著草船,由池哥隊伍開道,邊跳邊吆喝,把神送向村外。這裏的神,有請來的天神、地神,還有福神、善神、方神、土地神以及瘟神、凶神和各種惡神。

在遠離村莊的溝壑邊上,池哥們圍著草船跳舞。然後取下麵具和裝飾,把草船點燃,同時把頭上和身上的裝飾也一起燒掉。

天神和各種善神都送上了天,瘟神和各種惡神、三災八難被送到草船上,漂洋過海,遠離村莊。



在鐵樓,送神結束後,所有的村莊都要舉行另一個隆重的儀式——迎火把。

迎火把就是迎請五穀神。人們點燃火把,拿著香燭,敲鑼打鼓來到村寨上麵的神廟裏。男人們跪在廟外,會首和祭師們在廟裏點燃香燭,禱告神靈,迎請五穀神。大家在廟外點起篝火,圍著篝火跳火圈舞。

請上五穀神,大家舉著火把順原路回村。火把猶如火龍,在夜空裏蜿蜒舞動,歌聲與炮聲響徹山穀,春節期間的池哥晝活動就結束了。人們悄聲回家休息,預示著備耕生產將要全麵開始。



《魅力隴南》


總策劃:周建軍

策    劃:楊東紅 王仕海 劉江東

學術顧問張金生 邱雷生 焦紅原

                餘林機 張益琴 楊雪晴

                班保林

攝    像:趙玉虎 李   峰 王睿麟

    豆豔彥 王龔東

製    作:趙玉虎 尤慧敏

解    說:王榮超

製片人:趙玉虎

監   製:殷   冬

總監製:劉江東



隴南廣播電視台出品 轉載請注明出處


監製:楊東紅  責任編輯:楊雪銳  編輯:王瑞


下一篇 : 海口“尬舞”男被行政拘留 裝神弄鬼也逃避不了法律的懲罰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