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柔情包裹(二)


桂林篇



 柔情包裹(二)




萍水相逢的人,也許過了這一秒再不會有聯係,道別,顯得那麼笨拙、多餘。




清晨八點半醒來,滿室陽光。

想起淩晨回來時阿姨給我留的一扇門、寫著“給你留的門,記得把門反鎖”的握在手心有溫度的紙條、貓手貓腳洗漱的自己,笑容就從心底滿溢出了嘴角。

我坐起身,發現自己是起得最遲的一個。

“嗨!早上好。”對床上鋪的一位姑娘向我打招呼。

“早上好。”我問,“你一個人來嗎?”

“不是,我們三個。”姑娘指了指旁邊床的上下鋪。

我點頭。起身踩扶梯下床。

下鋪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阿姨,也剛醒。

兩個人連對方的臉都沒看清,隻知道對著對方的臉笑笑,也是打招呼了。

打開房間門,一股冷風吹來。洗漱間裏,拿著牙刷塗牙膏的女生對著旁邊正在洗臉的男人說著自己的攻略,後麵還站著一個高高的女生對著鏡子梳頭發,樓下走上來一個瘦高個對著洗手間喊:動作快點,我餓了。

我站在門邊,想著是排隊還是等會再去。

下一秒,高女生出來了,神清氣爽地用一種對老朋友問候的語氣對我說:“樓上還有洗漱間。”我也笑說:“好。”

 

刷著牙,恍惚感突如其來,不知是自己內心的小心封閉,還是人在某些時候的不設防,竟有點懷疑這情形所帶來的奇妙感覺的真實性。

直到後來,才慢慢發覺,這是青旅獨有的魅力。


回到房間,正準備收拾東西,突然下鋪床阿姨指著床邊的一個紅色袋子,問我:“小姑娘,這袋衣服是你的嗎?”

“不是。”我的衣服都在背包裏。

“啊,昨晚有個阿姨來過,你睡著了,估計是她放在這的。” 對床的女孩說。

“哦,好的。”

“你們這麼多行李,旅遊多不方便。”

“我們是在這租床位睡的。她家附近發生了一起凶殺案,老頭在家把自己妻子殺死,還碎屍了。她住不下去啦。”下鋪床阿姨一邊收拾衣物一邊說。

“天啊,那多恐怖。換誰都不敢住下去了。”對床女孩麵露驚色。

“怎麼不見新聞?平時網上看到好多殺人新聞。”旁邊床的女孩一臉認真。

“應該有的吧,而且這樣的事情現在挺多。像我們包頭就有很多。”我猜,阿姨接下來要講故事了。

“哇,原來你是內蒙古的!有比這更恐怖的案子嗎?”

“恩,有個連環殺人案,過了很多年才被破的。一個團夥專門拐賣婦女賣淫,把她們控製再賣去鄉村裏,團夥裏的人基本不見麵的,都靠電話聯係,用假身份證一直……”然後,阿姨在這樣美好的清晨,把一個離奇殺人案娓娓道了來。

 

三個女生聽得一驚一乍,而我隻是聽著,不去追問事情的真假。因為過後,能記起的,隻會是某年某月某日有位女士在青旅繪聲繪色地給四個女生講了一起連環殺人案,她們素不相識,又開始產生聯係,雖聯係僅限於此。

 

準備出去的時候,我把包寄存在大廳,方言阿姨操著全州話語速很快地說:

“放心,下午來拿就行,不過你今天打算去哪?”

“隨便走走。”

“好。”

 

對我而言,隨便走走,並不是隨便看看。到某個景點走馬觀花似的晃悠完,再拍個照,是極其無聊的,“到此一遊”也過於虛張聲勢。想短時間內盡可能地觸碰一個陌生城市真實的樣子,應該是漫步在街頭巷尾,駐足那些細微而可愛的平凡存在,或穿梭於地下通道和房屋建築之中,感知不期而遇的美。

 

我站在十字路口,往左一看,路牌上寫著:西城路步行街。沒有猶豫,我轉身過馬路。






還是早晨的緣故,人很少。路兩邊很多烤魚店,都打烊休息了,剩下的其他店,也很少開門。通過空氣中微弱酸辣香氣、幾個未收起的廣告牌和些許殘留的垃圾,還依稀可以感受到昨夜這裏的熱鬧。而現在,隻有幾個賣早餐的攤位擺著。

“小妹,要點什麼?稀飯、饃饃、包子啥的都有。”

看了看,沒有食欲,我搖頭,繼續往前走。

早餐大多都這樣無聊,我正打算去別的地方找東西吃,不料看到了一樣久違的食物——鹵豆腐。上一次吃鹵豆腐還是在家鄉吃的。我已經想念家鄉的味道很久。雖知道桂林的豆腐不正宗,到底食欲還是有了。

“叔叔,這個是什麼?”我問。

“肉夾饃。”

“怎麼賣呀?”第一次見放豆腐的肉夾饃。

“四元一個。”

“要一個,可以給我多放點豆腐嗎?”價格公道,我立刻掏錢。

“行!”

本想拍肉夾饃照,看著老板嫻熟、沉默地切著佐料,覺得此刻拍照顯得突兀而做作,隻是作罷。付了錢拿著滾燙的饃,我繼續信步桂林。

 

出門在外,路癡是最麻煩的。還好我是個一次就能把路記住的人。按著昨天在車上的記憶,我往著市中心的方向走著。過了幾條馬路之後,竟然到了一個景點——日月雙塔。幾近中午,不是旅遊旺季,人不多,環境還算幽靜。幾個中年人閑坐在江邊釣魚,眺望著遠方,仿佛沉醉於忘我境界;幾個老大叔靜坐著下棋,你一子我一子,眼神充滿睿智;三兩對伴侶低聲說著話,把淡淡的甜意牽在彼此的手心。


日月雙塔



遠處在灰蒙蒙天色中矗立的塔,我沒有興趣過江去一看真容,沿著小路,我往前走著。天空又下起了小雨。昨夜沒有好好欣賞漓江夜景,白天看著雨點在江水上跳躍著,倒也生起了另一種美。隻是水不清澈,少了晶瑩的靈動。

再往前走著,穿過一個橋洞,又到了一個新地方。

這裏應是放鬆心情的好去處。和著細雨絲,一群老人在樹下打著太極,還有幾個老婦人牽著自己的孫子孫女向路邊的野草野花打招呼,一些旅客趕忙放下傘,拿起相機或手機一頓拍攝。我為這樣的氣氛、景色所陶醉,拿起相機,最後還是放下。我的鏡頭,不能完全把此時此刻漓江的安詳與靜美體現出來,或許,留在腦海中會更好。

不遠處,一個白發老人愜意地唱起了歌,歌聲傳來,婉轉柔情,是《花好月圓》。

 

清淺池塘鴛鴦戲水

紅裳綠蓋並蒂蓮開

雙雙對對恩恩愛愛

這暖風香這好花吹

柔情蜜意滿人間

 

肉夾饃剛吃完,我踩上石階,迎麵聞到一股桂花香。

左前方,一個商販推著三輪車正在向這邊走來。我上前去,問:

“請問這是什麼?”

“桂花糕。”

“怎麼賣?”

“三元兩個,五元四個。”

我趕緊拿出五元。

迫不及待嚐上一口,感覺桂花融化在了嘴裏,溫熱而糯,甜而不膩。


 桂花糕



 

捧著桂花糕,我四周看了看,沒有任何猶豫地,繼續往人多的地方走。不用手機導航,也不問路,一種類似探險的刺激感在我體內沸騰著。

 

一個背著大旅行包的外國人從地下出口出來了。

她走近我,問:“Excuse me, how can I go to East Weat Lane?(你好,請問東西巷怎麼走)”

“Sorry, I am traveler too.(不好意思,我是旅行的)”

“I am terribly sorry to disturb you.(抱歉,打擾了)”外國人轉身要走,我卻在一念之間,拉住了她的手臂。

她的琥珀色眼珠滿是疑惑。

“I'm going to East Weat Lane, too. Let me help you ask for directions.(我也要去東西巷,我幫你問路吧)”我說。

“That would be great.(很好呀)”她笑了。

不一會,我知道了去東西巷的路。

“Follow me. It’s near here.(跟我走吧,離這很近)”我說。

“Will you fool me?(你不會騙人吧)”外國人一臉糾結。

“I just lied to my teachers till now.(我從小到大還隻對老師撒過謊)”我眨眨眼,轉身就走。

後麵傳來一陣笑聲,她跟了上來。

“你是哪裏的?”我問。

“俄羅斯。”

“挺遠。”

我無意打探別人的隱私,隨口問著“你對中國是什麼樣的看法”“平時聽什麼歌”“來這裏花了多長時間”諸如此類無關痛癢的問題。很快,我們到了。而且,我這個昨天才來桂林的人,給她當起了東西巷帶路人。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俄羅斯人叫Jane,一路上拒絕買任何超過50元的東西,也不一直拍照,全程我們隻是很愉快地聊著。

從一家私人訂製館裏寄完明信片出來,已臨近傍晚。

“剛我聽別人說對麵的十字街也很又特色,你可以去看看。”

“林,你可以一起去呀。”

“抱歉,我得先回旅館。”

“那……再見。謝謝你。”

我笑笑,後退著衝她擺擺手。

萍水相逢的人,也許過了這一秒再不會有聯係,道別,顯得那麼笨拙、多餘。




手機突然鈴聲大作,我從包裏拿出來。顯示屏上是陌生號碼。

顫抖著手,我掛斷不了。

因為,上一秒,我看到了號碼下麵熟悉的地區名。



文/Miss D   排版/木木



本文版權歸作者所有。

如需轉載,請聯係我們。




閱行閱遠




親愛的你,還可以給閱行閱遠投稿哦。

一:任何關於旅行中故事的文章。不限字數,提供照片。

二:給大家推薦適合旅行中適合閱讀的書籍,字數不超過三百字。




下一篇 : 興安盟團委劉楷書記一行視察草原牧鳴養殖基地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