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傻爸爸背瓷娃娃求學13年


今日頭條


桂林生活圈,健康、美食、旅遊資訊

投稿、爆料、合作請聯係QQ:167518893


一男子上海地鐵車廂吐痰爆粗口 激起眾怒被壯漢教訓

男子上海地鐵8號線上吐痰 乘客製止反遭其辱罵


男子辱罵乘客

10月17日有網友在微博上發圖和視頻報料稱,上午9點30分左右,在上海地鐵8號線上,一名眼鏡男在車廂內吐痰亂扔垃圾,旁邊的乘客阻止還遭到其辱罵,引發眾多網友關注,網友們紛紛譴責男子的不文明行為。


這個視頻長約2分鍾,視頻內的年輕男子約20歲左右,身高約1.8米,身穿一件白色T恤和齊膝短褲,背著一個藍色雙肩包,手上拿著一個黑色馬夾袋和雨傘,他腳邊的地上有垃圾和痰,男子滿嘴髒話一直和車廂內的乘客對罵,從乘客的對罵來看,乘客指責男子在車廂內吐痰和扔垃圾的行為不對,但男子拒不承認錯誤,還罵人。坐在男子旁邊的幾個乘客實在看不過去了,也指責男子不該吐痰扔垃圾,男子又與他們開始爭吵,車廂內的一名大爺和一名黑衣男子實在看不過去了,便上前欲打男子,另外幾名乘客也一起衝了上來,男子很快被擊擠到了角落,並很快下車了。

據上傳視頻的網友描述,當時的情景“今天上午9點30左右在8號線的一幕,視頻中的青年男子目測身高1米8以上,坐在座位上兩腳直接伸直在車廂中間,更奇葩的是居然在車廂裏不斷吐痰,一下子激起大家的憤怒,結果人家比你還凶,周圍做的都是老人和孩子。”很多網友看了視頻後都非常氣憤,紛紛譴責這名眼鏡男的不文明行為,“這樣的人太惡心了!他自己發泄完走了 地鐵裏肯定有很多人都被他氣的心裏難受!”“還戴著眼鏡,這麼多書都白讀了,太沒素質了!”

上海地鐵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已知悉網上視頻的內容。根據視頻內容可以看出,其紀錄的確實是發生在上海地鐵八號線內。“如果確實如網友描述的情況,那麼非常令人遺憾”。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坦言,文明是要靠每一個人來維護的,不文明的乘車行為,理應得到譴責和糾正。而那些維護社會公平與秩序的人,值得為他們點讚。

記者查詢發現,根據上海市軌道交通管理條例第三十一條,在軌道交通設施範圍內禁止吸煙,隨地吐痰、便溺,亂吐口香糖渣,亂扔紙屑等雜物等行為。 新民網




二東莞“傻爸爸”背“瓷娃娃”求學13年

“上完高中後,我說算了吧,但兒子還是要讀,我就又來陪他了。”

“如果兒子繼續讀研究生,我還是會陪他的。他母親身體不好,我一定要盡到做家長的責任。”

——— 黃宋齊

在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的校園內,人潮洶湧的樓梯盡頭露出了一小塊空地,經過的學生總會刻意繞開,然後不由自主地看向空地上放著的輪椅。66歲的黃宋齊背著身患殘疾的兒子黃耀輝,慢慢地從樓梯上踱到輪椅的位置,將他輕輕放在上麵。這一幕,在黃耀輝13年來的求學生涯裏,每天都在上演。因為在對待殘疾兒子方麵表現的“固執”,黃宋齊被鄰裏送了個外號“傻爸爸”。但黃宋齊說,“是我沒給他一個好身體,我欠他的。”


校園裏,黃宋齊推著輪椅上的兒子黃耀輝。

若讀研究生,還會陪他

黃耀輝剛出生便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脆骨症”,俗稱“瓷娃娃”,並伴有侏儒症,這意味著他的雙腳失去行走能力。如今,21歲的黃耀輝隻有28公斤重、105厘米高。雖然身體殘疾,隻能爬不能走,日常生活無法自理,但他智力正常,性格樂觀,從不怨天尤人。

2001年,黃耀輝像其他小孩子一樣想上學。於是父親跑去學校給孩子報名。當時,塘廈鎮鳳凰崗小學考慮到黃耀輝的身體情況,怕其在校發生意外,並沒有接收他。

黃耀輝沒有放棄。在父親的堅持下,他終於在9歲時如願以償地坐在了一年級的課堂裏,與正常孩子一樣開啟了求學之路。

今年高考,他以高出二本線12分的成績被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工商管理專業錄取,成為管理係的一名新生。

“上完高中後,我說算了吧,但兒子還是要讀,我就又來陪他了。”如今,66歲的黃宋齊也開始了“大學生活”。

東莞理工學院城市學院為照顧這對父子,特意給他們單獨安排了宿舍,父親黃宋齊成為了黃耀輝的“舍友”。

每天上課前,黃宋齊推著輪椅將兒子送到教學樓,然後把輪椅放在樓梯扶手邊,背著黃耀輝一步步走上去,有時課室較高,黃宋齊累得喘不過氣來。下課後,他又把兒子抱上輪椅推到食堂吃飯。學校的路段並不平坦,遇到上坡,黃宋齊把身體前壓,借著前傾的力把黃耀輝推上去。晚上,黃宋齊還要手把手給兒子衝涼、洗衣服。

“如果兒子繼續讀研究生,我還是會陪他的。他母親身體不好,我一定要盡到做家長的責任。”黃宋齊說。


有父親在旁,總覺得心安

黃宋齊是東莞塘廈鎮鳳凰崗村人,原本在村裏搞建築工程。兒子出生時,他已經45歲了。中年得子本是一件喜事,但兒子的身體狀況又讓他背負起“重擔”。他自學了骨科方麵的知識,兒子每次骨折,他都會詳細做記錄。

不能給黃耀輝一個健康的身體一直是梗在黃宋齊心裏的一個心結。去年,黃宋齊被評為塘廈“最美爸爸”,但他並沒有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多麼特別。13年來,不管外界說他偉大抑或是“傻”,他都不在乎。“隻要兒子想學,我便會陪他。”

“上學最累的不是我,而是爸爸,我累的僅僅是學業,可他累的卻是對我的關愛,越關愛就越需要付出,越付出便越辛苦。”提起爸爸13年來的陪讀,黃耀輝的眼眶有了些許發紅,他摘下眼鏡,重重捏了一下鼻梁。

此前,黃耀輝就讀的小學、中學都離家較近,黃宋齊買了一輛女裝摩托車接送他上學放學。如今,大學離家較遠,黃宋齊隻能住在學校陪讀。

黃耀輝知道,在宿舍不比家裏,父親需要付出的比之前13年都還要多。

宿舍生活對於黃耀輝來說充滿了新奇,上床下桌的設計、與同班同學比鄰而居的奇妙,以及時不時發出的吵鬧聲、歌聲,都讓他感受到大學的美妙。可是想到父親的辛苦,他心裏總是很不好受。

“不能和同班同學一起住,多多少少會有一點遺憾吧。”黃耀輝微微笑道,然後輕輕搖了搖頭。黃耀輝說,以前在電視上看到宿舍裏同學們一起看書看電影、一起有說有笑、一起生活的時候,總會很羨慕,高中時也對大學宿舍有過這樣的幻想,“但不管怎麼樣,有爸爸在身邊我總會覺得安心。”


同學關愛讓他感到溫暖

平時大課間,總會有同學自告奮勇地推黃耀輝去洗手間。黃耀輝說,他看得出同學們對他是出於友情和關愛,而不是那種讓他別扭的同情。“大學的同學比我想的還要友善。”說到這裏,他嘴角不自覺地上揚,一種抑製不住的愉悅浮現在臉上。

黃耀輝原本擔心同學會因他的身體而把他區別開,沒辦法將他當成正常的同學和朋友去對待。但是同學們沒有。每天下課,總會有許多同學搶著要幫黃宋齊把輪椅搬到一樓的樓梯。坐在一旁的黃宋齊看著兒子,露出欣慰的笑容,讓兒子覺得快樂一直是他的追求。“看到同學們自告奮勇地幫我搬輪椅時我都會感慨,覺得世界真的很美好。”

分開住,並沒有減少黃耀輝和同學們的交流機會,有時同學也會來黃耀輝的宿舍串門,每次聚餐,也都會叫上他。

“我希望去融入別人,可是身體警告我,不能衝動,不能忘乎所以,因為每次一疏忽大意就會骨折,大家都對我很好,我一直把他們當成好朋友,隻是小心一點而已。平時我也會看新聞,通過各種平台去接觸不同的人群,我也玩微博、微信,其實我很喜歡去跟別人交往。”黃耀輝說道。

黃耀輝的母親在他出生後不久就因為腿骨壞死而動了手術,至今行動不便,父親為照顧他而辭職,全家現在隻能靠一點微薄的租金和農保、殘疾人補貼來生活。“我大學畢業時是2019年,那時父親70歲了,我不想再讓他辛苦,我希望自己可以有能力去減輕家庭重擔。”黃耀輝說道。


“我欠他,沒有給他一個好身體”

記者:13年如一日地陪讀,現在甚至搬進大學跟兒子一起住,周圍人怎麼看待這件事呢?

黃宋齊:我從來都不會管別人怎麼看待,讓孩子上學是父母的責任。不過,我知道鄰裏給我取了個外號叫“傻爸爸”,他們也不是出於惡意,大概是覺得我的決定太不可思議了吧!

記者:支撐你背著兒子上這麼多年學的信念是什麼呢?

黃宋齊: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是我欠他,是我沒有給他一個好的身體,我希望他開心。

記者:是耀輝說要來上大學,還是你勸他來的?

黃宋齊:上完高中後,我說算了吧,但兒子想讀,我就來陪他了。這些年我都在自學骨科方麵的知識,一般狀況,我能夠應付。

記者:看了耀輝的課表,有些課室是在五樓和六樓,也是你一個人背他上去嗎?

黃宋齊:五樓有點高,有時候氣會有點不順,但一想到他上課時的笑臉,就覺得沒什麼了。

記者:這是耀輝從小到大第一次離家住宿吧?

黃宋齊:是,以前都是在家裏住的。

記者:小學和中學離家遠嗎,都是怎麼送他上下學的呢?

黃宋齊:小學和中學離家都是挺近的,所以我就買了一輛女裝摩托車,然後在摩托車上安裝一張小凳子,這樣接他上下學就能方便一些。

三大媽闖紅燈耍賴稱被警察襲胸 被罰20元(圖)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河南省洛陽市一名女子前日駕駛電單車闖紅燈被抓現行,但她不但毫無悔意,更大喊被交警“襲胸”。交警多番解釋未果,請警方增援。雙方擾攘近40分鍾後,女子最終被罰款20元人民幣。


據了解,女子最初企圖向警方求情,稱自己是剛外地回來,不清楚規矩,冀警方念在她初犯給一次機會但被拒,之後女子突情緒激動,更試圖趁警方不注意騎車逃走,被警方攔住。其間發生肢體衝突,女子突然大喊警方“胸襲”。警方趕到後不斷勸說,女子最終願意接受罰款。






下一篇 : 東莞一年新增網吧590家 還有近200家待審批!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