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聚焦】抵禦供給風險 超5家動力電池企業涉足上遊鋰礦


?????

摘要

碳酸鋰供應滯後,供需失衡導致價格波動頻繁,為搶占市場先機,保障原材供應,電池企業加強對上遊鋰礦的掌控權。


隨著碳酸鋰供需基本麵脫節愈演愈烈,為了防範未來市場需求增長後的供給及價格波動風險,不少電池企業對上遊鋰礦掌控欲增強。

 

近期,比亞迪宣布,投資1億美金在阿根廷打造電動汽車工廠。該工廠產品包括專用汽車電池、電動出租車、電動公交車。高工鋰電注意到,選擇在阿根廷設廠,除了當地政策支持、市場需求等因素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在於在當地具備豐富鋰礦資源。

 

動力電池作為比亞迪新能源戰略的核心一環,為了保證原材料的供給,比亞迪早於2010年就開始涉足鋰礦。當年,其2億獲取西藏礦業18%股權;2014年,比亞迪副董事長呂向陽成為融捷股份二股東;2016年,比亞迪再度出手,與青海鹽湖合資成立青海鹽湖比亞迪,專項負責鋰礦開發項目。

 

高工產研鋰電研究所(GGII)分析認為,鋰礦資源之於動力電池企業的重要性,猶如汽油之於燃油車,這成為電池企業觸角伸及它的最重要原因。具體來看,碳酸鋰供給不足或滯後、價格波動成為驅動電池企業布局上遊鋰礦的導火索。

 

鋰礦是生產碳酸鋰的重要原材料,但全球鋰礦資源有限,提鋰技術裹足不前,能夠轉化為電池級碳酸鋰的鋰精礦供給有限。在動力市場強勁需求背景下,碳酸鋰價格波動頻繁,且有一路看漲趨勢。為充分保障電池原材料供應鏈,電池企業掌控鋰礦原材料野心凸顯。

 

根據鋰電企業公開信息盤點,高工鋰電發現,截至目前,包括比亞迪、堅瑞沃能、興能集團、中信國安、贛鋒鋰業等5家鋰電池企業都已經涉足上遊原材料。

【現狀】碳酸鋰供應滯後 價格波動大

一個比較嚴峻的事實是,動力電池市場受新能源汽車大爆發驅動,對上遊原材消耗及需求提速;但碳酸鋰新建產能釋放周期長,已經出現供應滯後現象,這導致供求失衡,價格頻繁波動。

 

需求端方麵,根據中國地質調查局數據,到2020年實現年產200萬輛新能源汽車,鋰產品用量將達到8~10萬噸碳酸鋰當量,超過2015年全國鋰產品消費量。在其他領域需求保持不變的前提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將導致年均10%~15%的需求增速,預期2020年鋰需求量將達到15萬噸碳酸鋰當量。

 

供給端方麵,高工鋰電了解到,全球鋰資源儲量龐大,但電池級碳酸鋰出現供應短缺主要基於兩個原因:

 

一是有效的鋰礦供應有限且緩慢。鋰礦壟斷在SQM、FMC等幾大龍頭企業,加之鋰資源開采難度大,提鋰技術發展緩慢,有效供給不足;同時鋰礦消耗量大大快於供應量,以致鋰資源開采往往滯後於市場需求;

 

二是在鋰礦充足前提下,電池級碳酸鋰新建產能釋放存在時間差。尤其受季節、鹵水停鋰、基建等多種內外部因素影響,新增產能釋放周期延長。GGII分析師表示,產能釋放周期至少長達一年半。

 

碳酸鋰從2015年初不足5萬元/噸,到2016年甚至出現18萬元/噸難提貨的場麵。目前,碳酸鋰依然徘徊在15萬元/噸高位。

 

一麵是動力電池市場強勁需求;一麵是鋰礦、碳酸鋰供不應求。供需基本麵脫節成為碳酸鋰價格波動頻繁且一路高漲的根本原因。

【選擇】電池企業將被逼上“梁山”

在鋰礦---碳酸鋰市場供應滯後的前提下,為充分保障、穩定自身供應鏈,不受原材料製約,搶占未來市場先機,電池企業有兩條出路:一是與碳酸鋰企業達成合作聯盟,加強深度綁定;二是跨過碳酸鋰企業,直接掌控鋰礦,找人代工,滿足自身需求。

 

從目前情況來看,大部分電池企業選擇的是第一種。事實上,這種選擇對交易雙方是一種共贏,可以建立穩定和諧的市場交易環境。

 

然而現實是,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在政策助推下,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整個產業鏈都猝不及防,但動力電池企業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大幅投擴產。

 

就在6月28日這一天,中航鋰電和邁科兩大動力電池項目在常州開工,總投資89億元,合計產能達到15Gwh。同一日,億緯鋰能2.5Gwh新建項目舉行投產儀式。高工鋰電獲悉,今年下半年相繼還會有更多的電池企業投產。

 

擴產迫切、供應緩慢,尤其在降成本壓力下,碳酸鋰價格波動太大,這無疑是雪上加霜。一些電池企業已經按捺不住,開始出手掌控鋰礦。沃特瑪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高工鋰電根據企業公開信息整理發現,其實早於2003年已有電池企業所屬上市公司涉足鋰礦。目前,共計比亞迪、興能集團、中信國安、贛鋒鋰業、堅瑞沃能5家鋰電企業已經掌控或開始涉足鋰礦資源。

 

根據下表來看,涉足主體都是上市公司,按照所屬性質分類,主要有電池企業和材料企業兩類,但無一例外,5家上市公司均設有動力電池子公司或業務。如中信國安---盟固利,比亞迪---比亞迪,興能集團---劍興鋰電,贛鋒鋰業---贛鋒鋰電,堅瑞沃能---沃特瑪。其最大的共同點在於致力全產業鏈布局。 



具體而言,比亞迪和堅瑞沃能均是立足於動力電池業務而展開布局;中信國安和興能集團從企業設立之初就開始鋰電材料、鋰電池業務雙輪並軌戰略,其打通鋰電池生產產業鏈的目標非常明確,鋰礦是其必爭之地。

 

贛鋒鋰業比較特殊。作為國內主流碳酸鋰供應企業,掌控上遊鋰礦是為了保障其原材供給,保證及時供貨。但從上表可以看出,自2017年以來,贛鋒鋰業開始加速鋰礦布局。是否是為了動力電池業務保障鋰礦供應尚不妄言。可以肯定的是,贛鋒鋰電相比其他電池公司在鋰礦、碳酸鋰供應上會更穩定、成本更低。

 

GGII分析認為,電池企業直接掌控鋰礦並不稀奇,正如車企對核心零部件的強占有欲一樣。預計1-2年內,鋰礦資源都將麵臨供應趨緊的狀態。電池企業“先下手為強”,可以在未來市場競爭中占據先發優勢。但跨界投資上遊鋰礦,電池企業需具備雄厚資金實力、強勁的業務發展需求、完善的產業鏈管理等軟硬件條件。否則,過於激進隻是得不償失。

 

事實上,細究涉足鋰礦並擁有動力電池業務的上市公司不止上述所列5家,如大東南、聖陽股份等都有布局,但這些上市公司進軍鋰電後,動力業務進展並不突出。這從側麵表示,如何借助鋰礦優勢與動力電池業務發揮協同效應,是電池企業涉足鋰礦之前就必須深思的問題。



聲明:本文章屬高工鋰電原創(微信號:weixin-gg-lb),轉載請注明出處。商業轉載請聯係(微信號:zhaochong19881213)獲得授權。


敬請關注

在後補貼時代,新能源企業做好供應鏈資源整合尤為重要。高工電動車即將啟動《走進主機廠全國新能源汽車企業巡回調研》活動,活動將聯合新能源(動力係統)、車聯網智能化、整車輕量化、新材料新工藝等供應鏈代表企業聯合進駐全國各大車企廠,促使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下遊企業的相互合作,敬請關注!


聯係人:陳綺娜 13560731836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內容。


下一篇 : 天津網友為少拜寺孤寡老人捐12件衣服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