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與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摘要]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對仲裁案件執行的級別管轄和地域管轄作出的明確規定,具有強製約束力。關於仲裁裁決的執行,其確定管轄的連接點隻有兩個,一是被執行人住所地,二是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民事訴訟法屬於公法性質的法律規範,法律沒有賦予權利即屬禁止。雖然民事訴訟法沒有明文禁止當事人協商執行管轄法院,但對當事人就執行案件管轄權的選擇限定於上述兩個連接點之間,當事人隻能依法選擇向其中一個有管轄權的法院提出執行申請。民事訴訟法有關應訴管轄的規定適用於訴訟程序,不適用於執行程序。因此,當事人通過協議方式選擇,或通過不提管轄異議、放棄管轄異議等默認方式自行確定向無管轄權的法院申請執行的,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

 

(2015)執申字第42號

 

 申訴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龍江省大慶市龍鳳區臥裏屯大街52巷6號。

法定代表人:霍瑞金,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董鵬,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路盧瑋,北京市易行律師事務所律師。

 申訴人(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住所地:山東省濟寧市曲阜市東門大街11號。

  負責人:郝德坤,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董鵬,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路盧瑋,北京市易行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訴人(申請執行人):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山東省鄒城市礦建東路1號。

  法定代表人:湯敬東,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郭現偉,該公司法律顧問。

  申訴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魯執複議字第4號執行裁定,向本院申訴。本院受理後,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2015年6月24日本院組織聽證,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和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參加了聽證。本案現已審查終結。

  本院經審查查明,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與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施工合同糾紛一案,2011年8月5日,青島仲裁委員會作出青仲裁字(2008)第453號裁決書,裁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向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5 367 813.65元、支付利息840 295.79元、支付維修金及罰款467 000元。因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申請執行人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於2012年5月11日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製執行,該院立(2012)青執字第160號案件執行,於同年5月16日製作執行通知,同年7月20日向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寄出執行通知,要求其履行義務。當月28日,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管轄異議。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立(2013)青執裁字第25號案件審查。同年8月15日,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因對方同意協商處理,遂決定撤回書麵管轄異議。此後,雙方未協商達成一致意見,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對執行管轄堅持異議。2013年5月19日,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管轄異議。同年11月12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3)青執裁字第25號執行裁定,駁回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與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對本案執行管轄的異議。後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不服該裁定,分別於2013年11月19日和20日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複議,請求撤銷該裁定。

  另查明,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由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於2002年9月30日在曲阜市工商局注冊成立,屬於無法人資格的分支機構。經營範圍是施工承包、專業承包。注冊資本0萬元。該公司工商年檢至2009年,目前該分公司處於吊銷營業執照狀態。

  另查明,2012年10月5日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3年4月19日作出(2013)青執裁字第13號執行裁定,裁定駁回了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申請。

  另查明,2012年10月8日,申請執行人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追加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為被執行人。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3年11月13日作出(2013)青執裁字第24號執行裁定,追加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為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青執字第160號案件的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不服該裁定,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4年5月6日作出(2014)青執異字第10號執行裁定,駁回了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的執行異議。

  另查明,2012年11月12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2)青執字第160號執行裁定,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執行程序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本案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了執行管轄權異議。在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審查期間,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決定撤回了管轄權異議,同意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行使管轄權,是其真實意思表示,無證據證明違反了自願原則,因此不違反法律規定。2012年10月25日,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不予執行該仲裁裁決的申請,說明其認可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具有執行管轄權。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的異議並無不當。綜上,申請複議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及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的複議理由不成立。該院於2014年1月27日作出(2014)魯執複議字第4號執行裁定,駁回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及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的複議申請。

  申訴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對上述裁定不服,向我院申訴,請求撤銷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魯執複議字第4號執行裁定,指定有管轄權的法院執行。主要理由是: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七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若幹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仲裁裁決可以由被執行人住所地或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管轄。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既不是被執行人住所地也不是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該院無權立案、受理、管轄本案。二、我國法律及司法解釋並未規定當事人可以自由選擇法定管轄之外的法院執行的權利,即使雙方均選擇法定管轄之外的法院執行,也是違反法律強製性規定的,應屬於無效的約定。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及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對該案行使管轄權是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規定是錯誤的。

  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答辯稱:鑒於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稱其與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大慶市中級人民法院有特殊關係,如果由上述法院執行,無法實現債權。此外,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撤銷仲裁裁決申請被駁回。故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立案執行後,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提出管轄權異議、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申請等拖延執行,逃避執行,致使仲裁裁決至今沒有得到執行。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的焦點問題是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的執行是否有管轄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 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對仲裁案件執行的級別管轄和地域管轄作出明確規定,具有強製約束力。仲裁裁決的執行,其確定管轄的連接點隻有兩個,一是被執行人住所地;二是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民事訴訟法屬於公法性的法律規範,法律沒有賦予的權力就是屬於禁止。雖然民事訴訟法沒有明文禁止當事人可協商執行管轄法院,但法律對當事人就執行案件管轄權的選擇限定於上述兩個連接點之間,當事人隻能依法選擇其中的一個有管轄權的法院提出執行申請,不得以任何方式改變法律規定的執行管轄法院。《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應訴管轄的規定適用於訴訟程序,在執行程序中適用沒有法律依據、法理依據。因此,當事人通過協議方式選擇,或通過不提管轄異議、放棄管轄異議等默認方式來確定無執行管轄權的法院享有管轄權,均不符合法律的規定。就本案而言,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的住所地或財產所在地均不在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範圍內,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執行沒有管轄權。申請執行人中煤第六十八工程有限公司以被執行人稱其與住所地或財產所在地的法院有特殊關係為由,不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出申請執行,而向無管轄權的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明知自己無管轄權仍然受理本案,不符合法律的規定。本案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了執行管轄權異議,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審查,並依據法律規定確定其異議是否成立。雖然在此期間,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決定撤回管轄權異議,並且還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不予執行該仲裁裁決的申請,但當事人的上述行為均不能改變法律的規定而使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取得對本案的執行管轄權。綜上,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申訴理由成立,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於本案執行管轄異議的處理缺乏法律依據,應予糾正。在法院確定執行管轄權時,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不是本案的當事人,而是法院基於另一當事人申請追加的當事人,其無權就本案的管轄權確定提出異議。鑒於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不是仲裁裁決案件的當事人,該仲裁裁決案件執行管轄的確定不能以其住所地或財產所在地作為根據,應以仲裁裁決案件中被執行人住所地或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作為確定執行管轄法院的根據,即被執行人大慶築安建工集團有限公司曲阜分公司住所地或者被執行的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有管轄權。鑒於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不具有執行管轄權,為方便有執行管轄權法院順利執行本案,排除執行程序中的障礙,故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所作出的涉及本案非財產控製措施的相關執行裁定應予以一並撤銷。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幹問題的規定(試行)》第129條之規定,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魯執複議字第4號執行裁定。

  二、撤銷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青執字第160號、(2013)青執裁字第25號、(2013)青執裁字第13號、(2013)青執裁字第24號、(2014)青執異字第10號執行裁定。

  三、申請執行人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執行。

  本裁定送達後即發生法律效力。

 

顏佩棟律師

18354265851(微信號)

微信公眾號:sdhaixu

            haixu365


 

 




下一篇 : 益陽誰認識這個男子?他要出名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