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州文化研究】《詩經》中的母愛思想及其現實意義



摘要:《詩經》中體現母愛思想的詩篇,是傳播中華孝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很深的教化意義。本文主要分析《詩經》中表現母子親情的詩篇,並探討在當今社會中如何通過《詩經》達到宣揚孝文化的途徑和目的。

關鍵詞:《詩經》;母愛:孝文化


 

《詩經》作為儒家“五經”之一,具有很高的文學藝術價值和很強的倫理教化力量。《毛詩序》稱《詩經》可以“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詩經》中體現孝悌思想的詩歌有四十餘篇。這對我們修正社會風氣、弘揚中華孝文化、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具有重要的意義。本文著重研究《詩經》中表達“母愛”思想的詩篇,闡述詩歌所表達的母子親情,意圖通過歌頌母愛,達到宣傳並弘揚孝文化的目的。


一、《詩經》中的母愛思想

      在我國悠久的詩歌長河中,留下了許多讚頌母愛的優秀篇章。而最早表達母愛思想的詩歌,就出現在《詩經》中。《詩經》中表達“母愛”思想的詩歌有4篇。其中《邶風·凱風》《鄘風·柏舟》全篇讚美母愛,《魏風·陟岵》的第二章和《小雅·四牡》第四章、第五章歌頌母愛。

    《邶風·凱風》: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睆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凱風,是夏天和暖的風,用來比喻母親對子女溫暖的關愛。棘心,指酸棗樹新發的嫩芽,比喻子女初生。棘薪,指酸棗樹長到可以當柴燒,比喻子女長大成人。第一章講述的是,母親含辛茹苦的撫育幼子,使幼子茁壯成長。第二章講述的是,在母親賢惠慈祥地哺育下,幼子長大成人;但子女們卻未能盡為子之道。第三章以寒泉滋養萬物比喻母親,勞苦養育眾多子女。第四章以黃鳥比喻長大後的子女七人,黃鳥尚能用歌喉去取悅聽眾,但子女七人,卻沒人能安慰母親的心靈。


這首詩全篇都在稱頌母親的偉大,如“母氏劬勞”、“母氏聖善”、“母氏勞苦”;但全詩也籠罩著子女對不能慰勞母親而產生的自責之情,如“我無令人”、“莫慰母心”。此外,該詩中的“棘心夭夭,母氏劬勞”,更是對後世詩人產生了重要影響。孟郊《遊子吟》中“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便是脫胎於《凱風》中的“棘心”。




    《鄘風·柏舟》: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兩髦,實維我儀。之死矢靡它。母也天隻!不諒人隻!

泛彼柏舟,在彼河側。髧彼兩髦,實維我特。之死矢靡慝。母也天隻!不諒人隻!


這首詩寫一位妙齡少女死心塌地要追隨戀人,卻受到母親的反對的故事。這首詩表麵上寫母親反對女兒的自由愛戀,寫女兒與母親的對抗;但聯想到《衛風·氓》中那位因愛與家人決裂卻被男子拋棄的女子,母親的反對有時候也是一種愛!《齊風·南山》中有“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那女子嫁郎如之何?也應告訴父母!



     《魏風·陟岵》第二章: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無寐。上慎旃哉!猶來無棄!


       這是一首行役詩,共三章。寫行役之人想象他的父親、母親、兄長思念他,並對他訴說想念之情和牽掛之語。這首詩歌第一章、第三章分別寫父親、兄弟對他的思念,第二章是母親對他的牽掛:母親擔心小兒子夜裏睡不好覺,並叮囑兒子一定要注意安全、保重身體。兒子思念母親,母親擔憂兒子,使人讀來悵然泣下。

    

《小雅·四牡》第四章、第五章: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於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

       這首詩寫一個小官吏駕駛四馬快車奔走在征途中想念父母的故事。王事差使與奉養母親不能兩得,作者隻能將對母親的滿懷思念,和對不能盡孝的深切自責,寫進歌謠,唱出對母親的無限想念,唱出對自己的無限自責。



這四首詩,主人公身份不同:子女七人,戀愛中的少女,行役的征人,忙於王事的小官吏;表達母愛的方式不同:寫母親養育子女的辛勞與子女眾多卻不能盡孝的自責,寫為了戀愛婚事與母親對抗,寫想象中母親對自己的思念的叮嚀,寫忙於王事不能奉養母親的遺憾。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母親對子女的愛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希望子女身體康健,幸福美滿。


二、《詩經》中母愛思想的現實意義——弘揚中華孝文化

孝道,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社會的基本道德規範。中華孝文化,是中華民族燦爛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對良好的社會風氣的形成、穩定的社會秩序的維係都有著重要的意義。孝文化作為中華傳統文化中的重要一環,需要我們去挖掘和弘揚。


《詩經》不僅是中國詩歌藝術的源頭,而且也是中國古今社會德育和美育的教科書。如何通過《詩經》來推行德育和美育呢?最重要的便是“詩教”。詩教,是自古以來通過詩歌教化民眾的方法。但在現代社會中推行“詩教”,並不是把《詩經》中所有和孝有關的詩歌全部背誦下來,而是要做到去其糟粕,取其精華。



(一)從《詩經》中選取正能量的孝文化資源——德育。

    《詩經》中反映“孝”主題的詩歌很多,但並不是所有的“孝”都是正麵的,有些愚孝並不適合現代社會的需要。家長、教師要在《詩經》中選取富含正能量的孝道的詩篇,供子女或學生閱讀、傳誦,這是詩教“德育”的前提和基礎。如:《周南·葛覃》“害浣害否,歸寧父母”,寫到要探望父母;《邶風·凱風》“母氏劬勞”“母氏聖善”、“母氏勞苦”,表明要體諒父母的不易;《齊風·南山》“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表明終身大事要和父母商量;《小雅·伐木》“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寫到要用心招待長輩;《小雅·北山》“王事靡盬,憂我父母”,寫到要擔憂父母。這些詩歌都反映了子女對長輩的關愛和尊敬,這些詩句也成為千古傳頌之句。此外,我們還從《詩經》中學到,友於兄弟,夫妻和睦,也是對父母的孝行。隻有家庭和睦,才能有社會的和諧。



 (二)運用《詩經》語言的音樂美傳唱中華孝道——美育。

《詩經》最初是合樂的,是樂曲的歌詞,可以詠誦、演奏、歌唱,有些詩歌還可伴有舞曲。我們知道,《詩經》以四言句式為主,伴隨有二言、三言、五言、六言、七言、八言的句式,顯得靈活多樣,讀來錯落有致。《詩經》在章法上具有重章疊句和反複詠唱的特點,並大量使用疊字、雙聲、疊韻詞語,加強了語言的形象性和音樂性。這些對我們用音樂來推行《詩經》的孝道具有重要的意義。將《詩經》有關孝道的詩篇,加以譜曲,並配上動人的舞蹈,讓《詩經》躍然於樂器上、聲音上、舞台上,使《詩經》變成可以傳唱的歌謠,可跳動的舞蹈。這對於我們當代人認識詩歌的藝術美、音樂美具有重要的指導作用。見證《詩經》的音樂美、藝術美,體味《詩經》的孝道美,不正是詩教“美育”的體現嗎?



滄州與《詩經》有著不解之緣。《詩經》中提到的“文武吉甫,萬邦為憲”,“吉甫作頌,穆如清風”中的尹吉甫相傳便是滄州人。漢代四家詩中的《韓詩》的作者韓嬰、《毛詩》的作者毛亨均是滄州人。河間獻王劉德立《毛氏詩》,使得《詩經》得以流傳後世。可以說,滄州作為《詩經》的傳承地,是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的。那麼傳播《詩經》中的孝文化,在滄州宣傳孝文化,更是滄州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們要緊跟時代的步伐,重新審視傳統孝文化,不斷地豐富孝道,真正用《詩經》來宣傳孝文化,真正做到古今“詩教”的正確銜接,營造尊老愛老的良好社會氛圍,發揮孝文化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中的作用。(作者單位:滄州文廟)

 

參考文獻:

1]《十三經注疏》整理委員會整理,李學勤主編.《十三經注疏毛詩正義》[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

2]陳發銀.論《詩經》中的孝思想[J,福建師範大學,2012




免責聲明:本文所發圖片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權問題,請作者盡快告知我們做刪除處理,謹致謝忱。聯係信箱:13785709666@163.com




中國獻王“第三屆漢文化節”活動掠影












下一篇 : 滄州各縣市電視台聯合推出【相約大連】坐豪華遊輪、漫步金沙灘!時尚大連、浪漫金石灘、最美旅順五日遊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