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七仙姐人生經曆大曝光,以她的人生經曆唱成了歌,感人至深!







今年44歲的陳歡勤,原是潮州市湘橋區意溪鎮桂坑村一個飽受生活磨難的農村婦女,丈夫患怪病多年,神誌不清,她一人要照顧兩個孩子和年邁的婆婆,家中負債累累,偏還遇上房子倒塌,全家不得不寄人籬下。然而,麵對生活的坎坷,她沒有怨天尤人,努力以一人之力支撐家庭。在得到別人幫助後,她因感恩積極投身各類公益活動,迎來了人生的新轉機。

(陳歡勤家倒塌的舊房子,如今已成一片廢墟)

2015年下半年,憑借在某次公益活動上表演的一曲經典潮語歌《七仙姐來算命》,陳歡勤忽地在潮汕人的朋友圈火了起來,被網友封為“七仙姐”,變身鄉間紅人。

南方農村報記者 程勝濤

成名後的“七仙姐”經常獲邀參與民間演出。

台上

變身“七仙姐”,月入三四千

潮汕地區經常有各種民間演出,或是傳統節日的需要,或是公益活動,演出者往往是本地小有名氣的民間藝人。意外走紅之後,陳歡勤就經常穿梭於這類舞台上。

“七仙姐”已然成為一個招牌。每逢有她的表演,當地的自媒體都會提前發預告,演出時,台下觀眾會自發地高喊“七仙姐、七仙姐……”自媒體還會進行現場報道,多數時候會把“七仙姐”放在標題中吸引關注,一般文章都能有幾千的閱讀量。

陳歡勤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越來越多的商家願意出錢請她去登台,天氣好的時候,她一周大約會有3場演出,“一次300元或500元,如果是做婚慶主持,錢會多點,有1000元左右。平均下來,一個月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在不同場合演出的時候,陳歡勤還接觸到不少文化名人,如潮劇代表人物方展榮、潮州大鑼鼓第四代傳承人黃少傑。去年,她還加入了“黃少傑青年藝術團”,有專業老師指導,並常跟團演出。為了方便出行,團裏甚至給她配了一輛小轎車。

“七仙姐”正成為潮汕民間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

背後

丈夫患怪病,家庭負債累累

並非專業歌手,也談不上很有演唱技巧,但眾多網友卻頻頻自發在朋友圈轉發“七仙姐”的演出視頻和圖片。對此,陳歡勤一開始有些受寵若驚。“可能大家同情我的經曆,想支持一下我。”她猜想。

“七仙姐”的背後,有一個坎坷的家庭。

(陳歡勤和孩子寄住的小叔家)

8年前,陳歡勤的丈夫突患怪病,幸福生活戛然而止。“最初是脾氣變得暴躁,喜歡撿垃圾和地上的煙蒂抽,慢慢就變得不能說話,智商低下,像個孩子一樣。”陳歡勤說,八年來,她帶丈夫看過好多醫生,有的說是精神病,也有說是老年癡呆症,可都沒有真正確診。

(為了防止丈夫被打和走失,陳歡勤外出工作時隻好將丈夫鎖起來)治病和日常開支,很快就耗盡了這個家庭的積蓄。為了湊醫藥費,陳歡勤挨家挨戶借了不少錢,親戚都借遍了,後來她隻能去借高利貸。“有幾次去看醫生,身上錢不夠,還是好心醫生幫忙給了藥錢。”她回憶道。

(陳歡勤的丈夫)

與此同時,家裏還有兩個孩子和年邁的婆婆需要她照顧。為了生計,陳歡勤除了幹家裏的農活,還在當地一家酒店的客房部找了一份工作。最艱難的時候,她上班時連續吃了一個月的醬油拌飯。

(陳歡勤和丈夫)

去年,他們住的房子不幸倒塌,一家人隻能借住到丈夫的弟弟家。不少人曾勸陳歡勤一走了之,追求新的生活,但她卻從沒想過拋棄家庭。“我們有過很幸福的時光,我真的很愛我老公,也離不開孩子和婆婆的支持。”生活的重擔曾讓陳歡勤常以淚洗麵,婆婆像母親一樣給她安慰。孩子也特別懂事,有一次雨天她在接大女兒放學時,突然崩潰大哭,女兒沒有被嚇到反而安慰她:“媽媽,堅持就是勝利!”陳歡勤驚訝這樣的話竟然出自十歲女兒之口,聽完後她“感覺自己應該更堅強”。

轉機

參加公益活動,網友來點讚

在重拾生活信心後,陳歡勤通過參加公益活動,迎來了人生轉機。

2014年底,潮州市一家慈善組織得知陳歡勤的家庭情況後前去慰問。那是她第一次接觸到慈善,當義工把400元善款和兩袋大米、兩瓶食用油送到她手裏時,她當場哭了,“當時我就想,以後有機會一定要盡自己所能幫助其他人。”

(陳歡勤將慈善組織對他們家的捐款記錄保存在隨時攜帶的包裏,提醒自己要感恩)

很快,陳歡勤就將這個想法付諸行動,也讓自己有了意外的收獲。在接受慈善捐助後,她相繼加入了不少慈善組織發起的QQ群,一開始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後來她從群裏得知慈善組織經常有義演活動,便試著報名參與。“我本身喜歡唱歌,希望能發揮自己的特長。”

第一次上台,她演唱的正是她的成名曲《七仙姐來算命》。“是好是孬呾你聽,好孬天注定,崎嶇道路也著行……”這是歌曲裏陳歡勤最喜歡的一句歌詞,大意是“是好是壞講給你聽,好壞天注定,就算道路崎嶇也要前行”。她覺得這樣的歌詞很能鼓舞人,想傳遞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

沒想到,她演唱的這首潮語歌受到網友喜愛,她的勵誌經曆經多番轉發後成為熱點話題,陳歡勤因此被稱為“七仙姐”,火了起來。

“七仙姐”的一天

“七仙姐”的演出一般是在晚上,通常結束時已是淩晨。為了方便,她在潮州市區租了一個房子。“夜裏獨自回到出租房,卸完妝,洗漱完,都差不多3點了。”陳歡勤說,盡管很累,睡覺卻不踏實,因為惦記著家裏的丈夫和孩子。

天一亮,她就要從床上爬起來,驅車趕回桂坑村。丈夫神誌不清,陳歡勤擔心人走丟,也怕他出去被人欺負,隻能把他關在大伯家的一間老房裏。

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幫丈夫燒水洗澡。“他吃喝拉撒都在屋裏,需要每天清洗。”陳歡勤說,隔段時間則幫他刮胡須和理發,“做這兩件事要給他喂安眠藥才行,不然他會亂動,傷到自己也會傷我。”每每想到這裏,她就有些傷感。

(陳歡勤挑水去給丈夫洗澡和清理房間)

她懷念夫妻倆曾有的甜蜜時光。那時她暗戀了丈夫十年,如願結成夫妻後滿心歡喜。婚後二人在福建、江西等地收購水果,日子一度過得不錯。

(陳歡勤給記者看昔日他們夫婦恩愛的合影)

當她沉浸往昔時,屋裏傳來一個男子的陣陣嚎叫和拍打鐵門的聲音。陳歡勤說,可能是丈夫知道她回來了。她於是匆忙找好幹淨的衣服,調好兩桶溫水,挑往關著丈夫的房間。安頓好丈夫後,她接著洗衣服、幫婆婆準備午餐,然後再去接女兒放學。午飯是他們一家人一天中唯一的相聚時光。陳歡勤說,一連串的變故讓家庭變得艱難,但也讓家人的關係更加緊密,彼此更加相愛。

午飯後,陳歡勤送女兒去上學,然後回到市區排練,為演出做準備。她知道,自己隻有不斷地演出,才能賺更多的錢,早日蓋起新房,讓一家人有個安穩的家。

來自南方農村報


下一篇 : 東營:我已成功晉升為三線城市!!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