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賓人情感】我想再為你做一次提拉米蘇


□ 本刊記者 紅豆


傾述人:白  浩


傾述時間:5月20日


傾述地點:予寶貝的甜品屋



    年少時光,臉紅心跳的告白,溫暖如花,開滿整個夏天。


    19歲那年,他們牽手在一起,至今整整11年。


    結婚、爭吵、出軌、柴米油鹽……愛情總歸要回到生活的平淡中去,當激情褪去,他已經習慣她的存在,甚至漠視她的存在。


    生活卻在這個時候開了一個玩笑,她可能得了癌症,而他願傾其所有治愈她。



01

籌記君心初見時


        5月的宜賓,葉綠蟬鳴,高溫席卷著整個城市。


    頂著烈日,白浩專門去買了一碗現在在宜賓大街小巷賣的非常火熱的“糍粑冰粉”帶回去給老婆月兒吃。拿著冰粉,白浩發了一會呆,努力忍著眼角的淚水,擠出一個笑容,回去哄月兒。


    白浩和月兒是大學同學,喜歡她的時候,白浩沒有車沒有房。隻是那天,陽光很好,她穿了一件他喜愛的白裙子,腳踏車塔塔的響著,路過那棵會開花的樹,一切都剛剛好。


    月兒是個美麗單純的姑娘,白浩對她疼愛和嗬護到了極致,於是他們從校服走到了婚紗。


    月兒喜歡吃甜品,白浩在網上查閱食譜,想著法給她做好吃的。月兒喜歡浪漫,白浩帶她去三亞拍婚紗、帶她四處旅遊。以前的日子,回憶起來都能聞到糖的味道。

    愛情最迷人的地方,就是你的一顰一笑總是牽扯著另一個人的心,明知道彼此毫無血緣關係。星座不同性格也有差異,但他好像很聰明,永遠能猜中她的心。


    年少的我們,總是有著一顆赤子之心,一顆不管世界如何變遷都不忘初衷的心,而這顆心隻屬於一個人,隻是在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波折,被時間與命運的戲弄之後,漸漸的開始明白:在感情世界裏並不是隻有甜言和蜜語、浪漫與溫馨,童話裏的故事都是騙人的。


    很快,月兒有了他們第一個孩子。可是因為那段時間她吃了感冒藥,再加上白浩像個貪玩的孩子一樣,還沒有做好當父親的準備,他們那個孩子沒有留下來。


    是的,生活不僅隻有酸甜,還有苦辣。

 

02

恍然月色似當時 


    也許是兩個人住在一起之後,才開始發現彼此的所有缺點,會突然發現,這個人跟你想象中的,其實有些不一樣。


    白浩其實是個“媽寶男”,因此結婚以後,母親也舍不得讓他搬出去住,讓他必須和父母住在一起。月兒雖然心裏不大痛快,但還是尊重白浩的決定,希望能夠和他父母處好關係。

    在家的時候,白浩從來不做家務,衣服褲子更是到處亂扔,很多時候白浩的母親還會進他們房間收拾。月兒不大習慣這樣的生活,所以很勤快地打掃衛生。有的時候,小兩口之間拌兩句嘴,白浩的母親都會不高興月兒。


    最讓月兒不能容忍的,是白浩隻要在宜賓,就總是喜歡和朋友們聚在一起喝酒。一個星期至少有三天都是醉著回來的,白浩工作是家裏安排的,工資也不高,沒錢的時候都是問父母要。可是月兒不能忍受自己的丈夫這樣的生活方式,一次,和白浩大吵之後,去了成都。


    對那個時候的白浩而言,他特別煩月兒,總覺得她處處管他,事事都限製他。在生活愈發歸於平淡之後,他看到的月兒也是充滿了缺點。太過單純,不會處理人際關係,不喜歡他喝酒會當眾甩臉子。像個小女生,滿腦袋都是浪漫和旅行。他看著別人的老婆,都覺得識大體、懂事、腹有詩書氣……

    月兒去成都之後,白浩日子過得更加肆無忌憚,這個時候,他出軌了……


    後來,有好幾次,白浩看著天空中的月亮都在想,明明是同一個月亮,為什麼後來會覺得不如從前好看了。


03

半盞孤燈燃心字


    是的,白浩重新喜歡上了一個女生。他覺得那個人簡直就是他的靈魂伴侶,懂他的心,也理解他的每一種思想。而這個時候,月兒在催著和白浩生孩子,他的心裏,除了倦怠,就是逃避。


    他遊刃在兩個女人之間,他對那個女人的好,甚至比對月兒還多出了許多。可是女人總是聰明的,很快,月兒就發現了。


    與很多出軌的男人一樣,白浩經曆了否認、爭吵、離婚、回歸家庭……現在,說起那個時候的自己,白浩用了“沒良心”三個字。 


    是的,他確實是沒良心,他和外麵的女人斷了,不僅僅是為了月兒,更是因為他的父母,怎樣也不能接受那個女人。要抗住所有親朋好友的指責,白浩不願意,所以放棄了。他回剛才月兒身邊,想和月兒重新開始,可是心裏卻多了一些不情願。

    白浩常常想,恒久不變的愛情是否隻存在於書上和電視劇中,更多的故事到最後還是會分道揚鑣、背道而馳,留下一些念想和回憶,給那個活在過去卻又走不出來的人。


    白浩變了,像初戀時候一樣,他對月兒言聽計從,想著哄月兒開心,兩人也在造計劃準備要孩子。


    他的生活在變得越來越好,可是他的心似乎在麻木著,他常常問自己是否對月兒隻剩下了責任。

04

相離不忘怎生癡


    在這個時候,老天似乎又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月兒病了,醫生說很可能是癌症。白浩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猶如晴天霹靂,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樣一個生活規律,熱愛運動的女孩子,怎麼就會得了癌症。


    白浩沒有告訴月兒她的真實病情,隻是在做了檢查以後,像個沒事人一樣,帶月兒出去吃甜品。


    那天,月兒點了提拉米蘇,月兒一邊吃一邊說:白浩,其實從你給我做過這個蛋糕之後,我覺得外麵任何一家店裏做的都沒有你做的好吃。可是你有多少年沒給我做過了?已經忘了怎麼做了吧。

    聽著月兒的話,白浩忍不住的掉眼淚。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那麼混賬,為什麼會在生活褪去激情以後把所有的錯都怪在了月兒身上。


    他看著眼前這個姑娘,依然漂亮、溫柔、可愛,吃到喜歡的食物的時候眼睛依然會發出閃耀的光芒。可那又是什麼,讓他蒙蔽了自己的心。


    這世間所有的經曆都是用來珍惜的,所有的深情一定是疊加而生成的,我不知道由春到秋會有多少時光要流逝,也不知道從紅顏到白發要有多少風雨要走過,我隻知道心與心的距離要用懂得來衡量。

    白浩決心一定要治好月兒,他突然發現,原來自己是如此深愛著這個姑娘,隻是已經太習慣了她的好,所以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白浩想對月兒好,想重新給月兒做她喜歡吃的甜點,哪怕天天做都行,隻是希望老天還能給他這個機會。


    這個時候,白浩才發現,月色滿空,微涼如斯。



下一篇 : 撫順英守水庫5.29放魚1萬斤視頻,沙灘浴場已開業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