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林郭勒:算一筆“減羊增牛”的生態賬


“財政收入再高,環境出了問題,有什麼用!”錫林郭勒盟委書記羅虎在麵對媒體的發問,亮出了錫林郭勒盟推進農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底牌。

  作為全國典型的草原牧區、我國北方重要的綠色畜產品生產加工輸出基地,畜牧業發展關係到全國綠色優質畜產品的供給,關係到草原生態平衡和可持續發展,關係到牧區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

  在羅虎在看來,推進農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要堅持兩個標準:一是守住生態底線,保護草場植被。二是“減羊增牛”,增加牧民收入,壯大農牧業經濟發展。隻有做到這些,才能給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的農牧民帶來真正的福利。

  這個福利如何永久保鮮?錫林郭勒盟的基本思路是:不斷調整農牧業產品結構,推進農牧業產業化,健全基層農牧業服務體係,加強農牧業基礎設施建設。

  一戶牧民的“供給側改革”進行時

  5月8日,立夏後的錫林郭勒草原逐步返青。

  記者一行來到錫林郭勒盟毛登牧場二分場,曾經的養羊大戶劉雙祥早已等在家裏。透過窗戶,看到旁邊的牛圈裏,幾十隻小牛犢在陽光下貪婪地吮吸著母親的乳汁。

  幾年前,劉雙祥的日子可沒這麼瀟灑。

  近幾年,受生態保護壓力加大、環境約束趨緊、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等多種因素影響,錫林郭勒盟活羊市場價格開始下跌,而草場租金、飼草料、人工等生產成本卻在上升,對於牧民來說,養羊的利潤空間越來越小,再加上生態環境的“緊箍咒”,拚數量的傳統養殖老路已經難以持續,“賣羊難”成為牧民叫苦不迭的話題。劉雙祥的“養羊經”念不下去了。

  “2015年前,我家的羊群一直保持在1000隻左右,收入也有個20萬。但1000隻羊加上其它牲畜,僅靠自家的2200畝草場飼養是遠遠不夠的,於是我又租了6000畝草場。草場的租金,再加上飼料和人工成本,累個半死不說,基本沒什麼收益。”劉雙祥曾經也和其他牧民一樣,盼望著羊的市場價格能夠迅速回升,可這一等就是3年,最後還是失望了。

  麵對羊肉價格下滑和牧民增收雙重壓力,錫盟提出發展“減羊增牛”戰略,加快發展優質良種肉牛產業,打破“一羊獨大”的局麵。

  “減羊增牛”一年來,劉雙祥嚐到了甜頭:“前年我家還是800多隻羊,30多頭牛。去年‘減羊增牛’以後,我減掉了400多隻羊,牛增加到100頭。別看總數降下來了,可收入卻多了近10萬元。”今年,劉雙祥還想再減掉200隻羊,增加50頭牛。

  為什麼要“減羊增牛”呢?劉雙祥告訴我們:“牛吃東西是卷著食,羊卻是啃著吃,相比較,牛對牧草的損傷更小。養牛不僅降了成本,賺錢還多,更利於保護草場。”劉雙祥表示,今後要進一步發展家庭牧場,按照規模化、標準化、現代化的標準來進行肉牛養殖。

  一個嘎查的“草畜平衡”生態之路

  離開毛登牧場,記者一行驅車來到了正藍旗那日圖蘇木高格斯台嘎查。早聽說這個嘎查位於距首都北京最近的沙漠——渾善達克沙地腹地,荒漠化嚴重。但是,我們一下車就被草場正在返青的萌萌綠意吸引了。

  “嘎查去年被授予‘全國生態文化村’稱號。”嘎查長哈斯巴特爾很自豪。

  伴著我們強烈的好奇心,哈斯巴特爾分享了嘎查實現“綠”與“富”雙贏的經驗。

  作為錫林郭勒草原第一個種青貯玉米的牧民,哈斯巴特爾很有想法:“20多年前,當時草場退化,牛羊草根本不夠吃。我就在自家草場建起了10畝的高產飼草料基地種植青貯玉米。青貯入窖發酵後喂牛吃,膘情特別好。”好草場每畝也就打四五百斤幹草,而一畝草場能產青貯玉米15000斤。哈斯巴特爾種植青貯玉米這個辦法一下轟動了全旗。如今,高格斯台嘎查已有1000畝青貯玉米地了。

  解決了牲畜口糧的問題,接下來麵對的便是羊群對草場的踩踏。“我們都知道自己的家園荒漠化嚴重,要保護草場,又要養畜,就得想更好的辦法。”哈斯巴特爾說,“減羊增牛”、發展改良牛是必須要走的路。幾年來,他帶領牧民嚐試將土種牲畜全部處理掉,同時改良和引進新品種——西門塔爾牛。在不斷的試驗中,嘎查的牲畜數量下去了,牧民的收入卻越來越多了。兩年未打草,想盡一切辦法保護生態。

  如今,嘎查共養殖3000多頭牛、1000多隻羊,形成了以牛為主的養殖格局。然而,哈斯巴特爾和牧民們依然不滿足於現狀,他們不斷學習黃牛冷配等各項技術,提前出欄、提前生育,提前售賣小牛犢。高格斯台嘎查牧民在哈斯巴特爾的帶領下,不僅實現了增收致富的目標,也實現了家園草原最大化修複。

  一家企業的全產業鏈發展之旅

  “錫盟大莊園、世界共分享。”去年9月,自治區黨委書記李紀恒視察內蒙古大莊園實業有限公司時,提出了這樣的殷切期望。這句話不僅成為大莊園公司的宣傳標語,更成為了激勵大莊園加倍努力的奮鬥目標。

  記者邁入大莊園公司時,屠宰生產線正在進行最後的檢修,工人們為即將到來的生產季做足了準備。

  “現在工作人員都去收畜了,我們與畜牧養殖合作社和牧民簽訂了收購協議,這樣能讓更多牧民從龍頭企業的產業鏈條中獲益。”公司辦公室主任杜龍龍說。

  據介紹,大莊園生態牛羊肉產業示範園項目計劃總投資20億元,包括飼草、牛羊繁育養殖、肉牛品種改良、屠宰與精深加工及畜牧科技研發中心於一體的“四個基地、一個中心”。項目全麵達產後,年產值將突破50億元,可吸納約5000人就業,帶動合作養殖集體及牧戶超過2000戶,合作存欄量200萬頭隻以上,將建立起較為成熟的企業與牧民、合作社的利益聯結機製,實現牧民、地方與企業共贏的目標。

  “減羊增牛”,保護草原生態,引進品牌加工企業,延伸產業鏈……錫林郭勒盟結合實際情況,在深入推進畜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傳統畜牧業向現代畜牧業轉型上,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農牧業產品結構方麵,錫林郭勒盟“減羊增牛”,精養優養。2016年,全盟羊存欄683.7萬隻,牛存欄88.4萬頭,牛存欄比重同比提高2.3個百分點。“減羊增牛”戰略成效初見,綠色優質畜產品產量穩定增長。

  種植業結構方麵,錫林郭勒盟堅持走綠色、特色、生態發展之路,繼續優化種植結構。2016年,“糧經飼”比由2015年的74:17:9調整為72:17:11。

  農牧業產業化方麵,全盟盟級以上龍頭企業達到107家,其中國家級龍頭企業3家、自治區級龍頭企業41家、盟級龍頭企業63家。

  農牧業基礎設施建設方麵,2016年,全盟新建畜棚1.6萬間、86.2萬平方米;新建畜圈4498座、65.7萬平方米。全盟4處活畜交易市場投入使用。

  ……

  “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優化農牧業產業結構和布局,加快科技創新,改善生產條件,拓展產業鏈,補齊農村牧區短板,推進農村牧區改革,增強農牧業發展活力。”錫林郭勒盟農牧業局局長額爾登孟克信心滿滿。

  專家點評:目前錫林郭勒盟的大牲畜和羊總頭數中,羊數量占89%,牛數量僅占10%的比例。畜牧業結構性失衡顯著,活羊收購價格持續下降,農牧民收入增長受阻。所以,“減羊增牛”發展戰略是深化畜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畜牧業轉型升級、拓寬農牧民收入增長渠道、減輕草原壓力的必然選擇。實施“減羊增牛”發展戰略的重要性在於正確理解該戰略內涵,因地製宜搞好規劃布局,確保優質肉牛產業起好步、起穩步。要注重農牧民意願,注重保護好傳統優質肉牛品種,注重地域品牌建設,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能力,向國家生態中高端畜產品之都邁進,為自治區提供可借鑒的成功經驗。(韓成福,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聲明:轉載於內蒙古日報


下一篇 : 【錫林郭勒大草原】深度五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