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遷衛計委主任:未來絕不再建第二家公立醫院!



導讀日前,宿遷市衛計委主任劉仰剛與健康界交流時坦言,社會對宿遷醫改存在偏見,並斬釘截鐵稱,新建一家公立醫院絕不是“走回頭路”,未來宿遷也不會再建第二家公立醫院。

作者:李子君

來源:健康界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看醫界”,每天都有料!


間跳轉至2000年,江蘇宿遷對公立醫院進行一場俗稱“賣光式”的改革,這個蘇北小城也由此一夜之間成為“明星城市”。最近幾年,“後仇和時代”的宿遷再建公立醫院,此舉又讓當地備受關注。


醫改“宿遷模式”是否意味著出現變局?


對於這個問題,宿遷市衛計委主任劉仰剛直接否定。“宿遷的現狀是,政府沒花多少錢卻把醫療衛生搞起來了。”日前,劉仰剛與健康界交流時坦言,社會對宿遷醫改存在偏見,並斬釘截鐵稱,新建一家公立醫院絕不是“走回頭路”,未來宿遷也不會再建第二家公立醫院。


“當年是賣光了醫院,但政府不是‘敗家子’”


宿遷市是江蘇省13個省轄市之一,總人口585萬。在江蘇這個經濟大省當中,宿遷一直不太起眼。建市之初,宿遷的市級醫療衛生資產幾乎為零。


醫療資源嚴重短缺、基層醫療機構生存困難、各級財政無力投入……2000年,全市2/3的醫院運營艱難,發不出職工工資的現狀逼迫宿遷掀起一場改革風暴。至2012年,宿遷市、縣、鄉、村四級醫療機構全部社會化、民營化,成為全國唯一沒有公立醫院的地區。


任何一項改革都需要大膽嚐試和具有突破性的探索,特別是在改革之初更需要勇氣、膽識和魄力。可以想象的是,針對政府財力不足、醫療資源匱乏的困境,當時宿遷頂著巨大壓力,將全市所有醫院由公立改為民營,調動民間資本大舉進入,讓看病難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


當時做出“賣光醫院”的決定確實是迫於無奈,在劉仰剛看來,當地政府絕非“敗家子”,反而是那步“險棋”推動宿遷醫療走出困境,也盤活了“整盤棋”。


他隨即用一組數據論證自己的觀點。


截至2016年底,宿遷市醫療衛生資產達到160億元,較改製前4.95億元增長32倍;全市醫院總數達到226家,較改製前145家增加81家;二級醫院由6所增加到26所,三級醫院由0所增加到5所。


至於至關重要的醫療服務能力和質量,現在一些疑難重症和包括心髒外科、腦外科等在內的四級大型手術,均能在宿遷得到救治和實施;沭陽人民醫院、泗洪人民醫院分別排名全國百強縣級醫院43位、97位;沭陽縣中醫院排名全國縣級中醫院第5位……


改革沒有“回頭路” 隻有對現實的妥協


沒有了公立醫院,這讓宿遷顯得有些鶴立雞群。


這個常被業內作為談資的符號終止於2016年,這年7月,由政府財政全額出資興建、總投資21億元、占地麵積300畝、批準2000多個編製的宿遷市第一人民醫院開診,當地就此摘掉“中國境內唯一一個沒有公立醫院的地級市”的帽子。然而,這似乎並不讓人感到意外。


過去幾年,國家為了深化醫改給予公立醫院大量投入,但宿遷因為早已沒有公立醫院,錯過了這些補貼。比如,曾有傳聞說,2009年,宿遷市曾向省有關部門爭取對轄區內的民營精神病醫院進行專項投入,但申請未被批準,反饋是“隻投入公辦醫院。”


據江蘇省衛計委2011-2013年蘇北五市統計數據,三年各級財政對宿遷市醫療衛生機構共投入資金3.85億元,僅占蘇北其他四市投入平均數27.34億元的14.08%。


“重建公立醫院是為了滿足當地患者對優質醫療資源的需求。”援引劉仰剛的說法,宿遷在改革過程中,醫療資源得到明顯擴增,但優質醫療資源仍然短缺。另外,國家要求每個地方至少要辦好一家公立醫院,宿遷市第一人民醫院正是要作為三甲醫院,在醫、教、研三方麵為當地其他醫院起到示範作用。


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醫院管理分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馮慶明,曾經到宿遷市第一人民醫院調研。他直言,經過最近幾年的發展,宿遷市已經實現醫療水平穩步發展,百姓醫療需求得到保障,當地究竟值不值得再建一家大型公立醫院是值得商榷的。“目前有一些民營醫院的醫生向這家公立醫院流動,但這隻是暫時現象,好的醫生在公立醫院修煉幾年,或許仍然會回到當地的民營醫院。”馮慶明說。


同樣曾前往宿遷調研醫改的學者,還有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李玲。她向健康界表達了對宿遷市第一人民醫院發展的擔憂,認為宿遷是一個將市場化走得最徹底的地區,當走不通的時候決定新建一家公立醫院,但這時卻發現,這家醫院很難像其他地區三甲醫院那樣穩坐“老大”的位置。核心原因是,人才這個醫院最重要的資源,很難在短時間內大規模累積起來。


健康界走訪宿遷時也發現,當地很多民營醫院都在大興土木,擴建門診樓、住院樓。市人民醫院2013年新投入使用一座外科大樓,鍾吾醫院的新大樓也正在施工……躋身這些強勢對手之中的市第一人民醫院,未來日子是否好過,現在還很難定論。


“宿遷未來絕無可能再建第二家公立醫院”


多年來,每當人們談及宿遷醫改,總會提到兩份結果截然不同的調研報告。


2006年4月,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醫療衛生改革課題組調研宿遷醫改,課題組負責人正是李玲。她認為,由於醫療行業的壟斷性和信息高度不對稱性等特性,以利潤為導向的市場化必然導致醫療價格一路飆升。而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後魏鳳春認為,“宿遷和周邊地區比較起來,它的價格還是比較低的,這一方麵可能是因為宿遷經濟比較落後,另一方麵競爭使它沒法把價格提高很多。”


宿遷似乎早已做到對這兩份報告淡定應對。


劉仰剛向健康界不斷重複自己的觀點:宿遷醫改沒有“走回頭路”。“經過這十幾年的發展,宿遷百姓就醫需求正在發生變化,過去要求有醫院、有醫生,現在百姓需要有專家,要讓更加優質的醫療資源在宿遷‘落地’,與周圍地區相比,宿遷缺一家大型公立醫院,政府該出手時就要出手。”劉仰剛說。


值得一提的是,在保基本方麵,宿遷市政府也從未缺位。


當地村衛生室在改製後都成為民辦機構,但在2012年全部收為政府舉辦,藥品實施零差率銷售,醫保結報係統順利延伸到村;政府購買服務也為百姓保障了基本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需求。讓劉仰剛感到驕傲的是,宿遷當地近幾年從未發生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網上有過傳聞,宿遷市曾設法回購當初被“賣”的部分醫院。對於這種傳聞,劉仰剛稱並不屬實:已賣出的不會買回來;現有的民營醫院,政府會出台政策繼續引導支持;公立醫院也僅此一家,宿遷不會再出現第二家公立醫院。


當不少人將改革“走回頭路”這樣的輿論拋向宿遷時,一場曠日持久的大討論使當地政府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劉仰剛時常感覺到,自己做了很多工作卻很少有人認可。“宿遷醫改是個很好的‘試驗田’,雖然這不是特意安排的‘試點’,卻一直在發揮著‘試點’的作用,不過很少有專家願意學習並且推廣宿遷經驗,大部分人的態度是不推廣、不肯定、不宣傳。”劉仰剛的語氣裏透著無奈。(原標題:宿遷醫改觀察1 | 當年“賣光”真相與再建公立醫院邏輯)



【誠邀】長按下方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看醫界” 每天都很有料哦!商務合作微信yijie030




下一篇 : 張家口:304家未備案房產中介限期整改! 買房 租房 需規範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