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究竟怎麼樣?看看山東安徽河南怎麼評價這個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的吧!


有新聞線索加微信:18652190335

或者微博@指尖徐州

采用即發30-100元紅包


業務洽談:xzlc5188

電話:15695258158


小編天天正麵宣傳徐州,

以致常有人說這是“自嗨”。

可是真的是這樣麼???



小編不想懟這些朋友,

今天就一起看看

魯豫皖記者咋說大徐州的吧!



看徐州如何打造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之一)


一馬當先, “百年煤城”勇跨“增長陷阱”



老工業基地轉型 有了“全國樣本”
大眾日報記者 周豔


過去,徐州給人的印象是一座煤城。不過,這次來到徐州,記者最大的感受是,老工業基地有了新麵貌。


作為城市名片,徐工集團早已聲名遠揚。走進徐工重型機械有限公司,有個場景讓人印象深刻:偌大的廠房內,一個個“機器人”正在對機械的關鍵部位進行焊接,整條生產線十分現代化。工作人員說,他們的產品定位中高端,在市場上供不應求,連7月份的訂單都已經預定滿了。自動化、智能化已經成為未來工業生產的方向,徐工是很好的踐行者,展現了世界級企業的風采,也體現了徐州工業的雄厚實力。



徐州不僅是工程機械之都,還是一個資源型城市。曾經,資源枯竭、生態惡化、土地塌陷等問題給徐州帶來很多“曆史包袱”,但現在經過生態修複和產業結構升級,徐州走出了一條綠色發展、特色發展之路。現在的徐州變化很大,到處碧波環繞、綠樹成蔭、賞心悅目,不愧是“一城青山半城湖”。比如在賈汪區,他們堅持“工業強區、產業強區、生態立區、旅遊富民”的戰略,在煤炭塌陷區崛起一座幹淨、現代、紅火的新城,難怪江蘇省委書記李強稱讚“挖煤賈汪,旅遊真旺”。



在淮海經濟區,同樣作為資源型城市的山東濟寧、棗莊也麵臨著資源衰退、轉型升級、環境治理等問題。徐州將貧困落後的采煤塌陷區打造為旅遊勝地,推動綠色發展的經驗,也給山東帶來啟示,更會成為全國資源型城市轉型的樣本。



聚力“創新”, 引領淮海綠色發展

安徽日報記者 鄭莉


在徐州采訪,兩個現場讓我很震撼,也見證了徐州工業經濟的蓬勃發展。

一是在徐工集團的生產車間,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排醒目標語:“擔大任、行大道、成大器”,展現出一個老牌國企的“大國重器”風範。其實,多年前,我就知曉徐工。“徐工,徐工,祝您成功”,是一句廣為流傳的廣告語。這一次,我感受到徐工的成功並非偶然。如今的徐工不僅“體量大”,更聚力“創新”。該企業老總王民說的好,“一個大型企業,不能總在中低端淺水區遊泳,要去高精尖深海裏遨遊。”



而走進徐州工業園區,撲麵而來的是創新發展的勃勃生機。新興產業園、新材料產業園、高新技術企業培育園……活力迸發的特色產業集群正在加速形成支撐未來發展的新增長源。

記者翻看徐州的產業戰略規劃,讓人眼前一亮。當前徐州正積極構建以6個優勢產業為主體、6個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先導的“6+6”先進製造業體係,帶動淮海經濟區向智能製造發展階段邁進,打造富有競爭力的特色產業集群。同時積極推進數字文化創意、平台經濟、分享經濟等新興產業,推動“四新經濟”茁壯成長。



理念是行動的先導,成功的背後是不懈創新和聚力開放等發展理念的內化。這些年來,徐州在聚力創新上做了相當的努力,也取得了不凡的成績。“萬山磅礴必有主峰”,下一步,希望徐州充分發揮自己的發展優勢,帶動淮海經濟區協同發展、綠色崛起,相信徐州會有更大的作為!


抹上綠色底色 協同聯動發展
河南日報記者 宋敏


漫步在徐州市新城區,記者深切感受到這座工業城市的內生力。氣勢宏大的行政中心、二三十層的高樓大廈,絲毫不遜色於很多省會城市。各類傳統工廠以及開采百年的煤礦,曾經是徐州工業的主力,近年來,徐州在產業升級中,抹上了鮮明的綠色發展底色,為資源城市轉型提供了很好的借鑒。



記者了解到,作為全國最早跨省聯合的區域性經濟合作組織,淮海經濟區自1986年成立以來,其發展一直受到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尤其取得了區域內城市的廣泛認同。如今,淮海經濟區各成員市基本形成了以市長聯席會議製度為基礎,各類企業和社會組織為依托的協調運作機製,在經濟、科技、文化各領域的交流與合作日趨頻繁。但是,由於缺少國家層麵統一的規劃引導,目前區域內經濟一體化進程仍較為緩慢,特別是受行政區劃和條塊分割的影響,在某種意義上削弱了區域各城市之間的內在聯係,一定程度上製約了區域經濟的又好又快發展。



作為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徐州自身的發展對於帶動引領整個經濟區、輻射周邊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在爭取淮海經濟區上升為國家戰略的過程中,徐州要探索在體製機製改革與政策創新等方麵如何突破,真正發揮好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的作用,調動區域內各城市積極性和能動性,力爭實現淮海經濟區協同聯動發展。



看徐州如何打造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之二)


逐鹿淮海,“金融奇兵”領銜戰略突圍



協同發力, 共建“金融生態圈”
安徽日報記者 鄭莉


在記者過去的印象中,徐州這座老工業基地與“金融中心”這個詞距離太遠,這次來了徐州,才發現,一切都超乎想象,有三個沒想到。



一是沒想到這裏的銀行這麼多。沿街望去,一路走來,大大小小的銀行數不勝數。相關人員介紹,2016年末,徐州全市共有銀行金融機構43家,保險公司64家,證劵機構營業部29家,數量上在蘇北乃至淮海經濟區都遙遙領先。

二是沒想到徐州的金融領域這麼寬。金融辦相關負責人介紹,今年內恒豐、浙商銀行落戶後,徐州將成為蘇中、蘇北地區第一個13家全國股份製商業銀行齊全的城市。

三是沒想到徐州的金融層次這麼高。“徐工財務公司”自獲批蘇北首家非銀行類本土法人機構,一路高歌猛進,或許有一天,它會成為下一個江蘇銀行、華泰證券或是資金保險。同時,徐州不斷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推動企業股票市場融資等,這些都讓我們看到了徐州金融業發展的“新曙光”。



金融是發展的排頭兵、催化劑,淮海經濟區這盤棋要想下活,離不開金融的強有力推動。記者認為,下一步,淮海經濟區必須齊心協力共建“金融生態圈”,要打破各種利益藩籬,出台有效的舉措,促使金融要素在經濟區內實現“無障礙”流動融通。采訪最後,記者欣喜地得知,江蘇省淮海金融資產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不久前已經成立,這無疑將為徐州市在構建區域性中心城市中增添新動能、新支撐,同時將有效填補淮海經濟區金融要素空白。



打造金融中心, 提升城市首位度
河南日報記者 宋敏


打造淮海經濟區金融中心,能夠進一步提升徐州在淮海經濟區中的城市首位度、知名度、美譽度,全麵提高徐州在淮海經濟區中的城市向心力,使徐州的中心城市名副其實。

金融是城市發展中最具外宜發展能力的產業,當地金融辦負責人的介紹讓記者眼前一亮,徐州正在積極打造金融服務平台,重點抓好新城區金融集聚區、淮海路金融集聚區建設,打造開發區鳳凰灣基金小鎮和泉山科技金融服務區,加快金融資產交易平台報批工作,鼓勵各縣(市)因地製宜打造特色金融街區。



與此相對應的是,記者發現,徐州正在創造產業優勢,以“四新經濟”發展為目標,瞄準產業價值鏈高端,以人工智能、生物技術、3D打印等新技術為支撐,推進徐州產業邁向中高端。在此轉型過程中,迫切需要打造合作平台優勢,促使經濟區內的雙向輻射,囊括經濟、商貿、金融、科技、文化等生產要素。金融,毫無疑問將發揮出更大作用。

淮海兄弟城市有理由相信,徐州未來的發展,借力打造金融中心使之更加具有開放、包容、共享發展的胸懷,不僅向境外開放,更向周邊城市開放,帶動區域經濟快速發展,形成徐州大都市圈。由衷地希望,徐州金融在“招金引銀”修煉內功的同時,能進一步創新服務,樹立起新標杆,推動淮海經濟區新一輪大發展。



金融新城, 助力區域大發展
大眾日報記者 周豔


一說起金融,首先會想到上海、香港等資本集聚的大都市。不過現在,一個金融新城正在興起,這就是徐州。

麵向淮海經濟區,徐州圍繞經濟發展、金融服務、商貿物流、科教文化等領域提出打造“四個中心”。這其中的一大亮點,即在金融服務上做文章。采訪中,徐州市委書記張國華向記者強烈推薦:徐州要大力推進金融的發展,構建起具有自身特色的多層次資本市場。



在徐州,記者發現這裏銀行、保險機構眾多,數量上都在淮海經濟區處於絕對領先地位。當地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他們通過“招金引銀”,已建立起多層次現代金融組織體係,而且今後還要重點發展證券、期貨、創投、風投、天使投資等新型金融業態,建設輻射淮海的金融機構集聚中心、資金結算中心和金融後台服務中心。

當然,徐州發展金融服務,也麵臨人才缺少、資源匱乏等挑戰,難度很大。不過,徐州上下凝聚共識,不僅認識到金融本身是產業,更會帶動其他產業發展。這體現出徐州人的氣魄和智慧。

如今,中國經濟逐漸步入增長速度換擋期和結構調整的陣痛期。對於淮海經濟區內的眾多老工業基地來說,這樣的變化,倒逼著實體經濟加快改革,而對於金融服務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我相信,徐州在金融領域的探索,一定會為實體經濟注入更多動能,助力淮海經濟區協同大發展。



看徐州如何打造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之三)


打破藩籬,“五省通衢”升級“五通彙流”



共建共享 發展“快車道”
河南日報記者 宋敏


身為生活在鄭州的河南人,提起徐州,記者能想到的還有鄭徐高鐵。“南京到安陽的票太難買了!”“上海也是,刷不到票,隻好先坐飛機到鄭州,再轉大巴回家。”……曾幾何時,逢年過年,微信群裏一句“你幾號到家?”的詢問,都能讓小夥伴們瞬間炸開鍋。隨著鄭徐高鐵的開通,使京滬高鐵和京廣高鐵兩大幹線再次連接,如今,鄭州到徐州僅需1個半小時左右,到南京、上海都有了更便利快捷的出行方式。



讓我們把眼光放大,徐州通過亞歐大陸橋,連接了“絲綢之路經濟帶”;通過“粵蘇皖贛四省物流大通道”,連接了“海上絲綢之路”。可以說,徐州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粵蘇皖贛四省物流大通道和淮海經濟區的彙聚之地。徐州建設區域性物流中心,推進整個淮海經濟區內物流合作,能夠促進淮海經濟區物流資源的優化組合,實現城市間的優勢互補、錯位發展,實現區域內物流規劃、通關、物流信息和政策法規等方麵的對接。



記者很認可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任曉莉的觀點,淮海經濟區域內城市要感謝徐州人民的擔當!河南劃入淮海經濟區的三個地級市,都是河南的邊緣城市,都是需要加快發展的城市,也希望有分享國家戰略的機會,希望淮海經濟區盡快上升為國家戰略!



強化交通優勢, 推動物流大繁榮
大眾日報記者 周豔


從濟南乘坐高鐵到徐州,1小時20分鍾即到,相隔300公裏卻又感覺近若比鄰,這是記者對徐州“五省通衢”區位交通優勢的直觀感受。徐州是全國的交通樞紐,鐵路、航空、高速公路都很發達,可以說發展商貿物流,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在徐州走走逛逛,記者發現這裏的商業氛圍很濃。蘇寧、萬達等知名的商業集團都在這裏落戶,而且人氣很旺。從進進出出的汽車中,記者注意到很多牌照都是山東、安徽、河南和江蘇周邊城市的,這說明徐州商圈對周邊的帶動輻射能力很強。



還有徐州的電商很出名,像沙集的家具網銷,在全國都是典型,不僅帶動了物流等相關產業發展,還讓農村百姓有了增收致富的新平台。我看到資料顯示,沙集一個鎮的網銷額在去年就達到75億元。這確實是了不起的成績,很多經驗都可以在淮海經濟區進行推廣。



徐州是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徐州商貿物流的大發展,會推動區域大繁榮。下一步,我們應該思考如何進行更為緊密的協同合作。比如徐州近些年在物流領域發展很快,進駐了一批大的物流企業,在這方麵,可以和臨沂進行交流,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再比如,區域內有日照和連雲港兩個寶貴的港口,他們之間加強聯動,形成強大堡壘,能讓徐州等內陸城市有了“出海口”,為產品“走出去,引進來”提供更廣闊的舞台。



互聯互通, 共謀淮海“窪地崛起”
安徽日報記者 鄭莉


來到徐州,記者對“五省通衢”有了更深的體會。在這裏,京滬和隴海兩大鐵路幹線在這裏交彙,7條高速、5條國道、15條省道縱橫交錯,徐州觀音機場已開通25條航線,京杭大運河穿境而過。可以說,鐵路、公路、水運、航運、管道,一應俱全,徐州“五通彙流”的交通優勢無與倫比。



俗話說,“要想富,先修路”。現代化綜合交通是構築經濟騰飛“跑道”的基石。憑借這個獨一無二的交通優勢,徐州這些年大力發展大物流、大商貿,已經成為整個淮海經濟區的巨大“磁場”。采訪期間,記者發現,各大商場都是人頭攢動,摩肩接踵,徐州商圈已經成為周邊百姓購物的重要選擇。當地人不無自豪地告訴記者,這些年,來徐州的外地車越來越多,核心商圈停放的周邊城市外地車牌占38%,來徐辦理消費貴賓卡的外地淮海人占總人數的40%。



這些數字都讓記者特別吃驚,更激發了對淮海經濟區繁榮發展的信心。下一步,記者感覺要進一步凸顯徐州中心地位,同時,加強經濟區的互聯互通,在商品貿易流通、資金流通、技術轉移、人才流動等方麵進一步加強互動,敞開胸襟,擴大開放,既吸引輻射又服務周邊,實現淮海經濟區在國家版圖中的“窪地崛起”!



看徐州如何打造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之四)


集結號起, 淮海大地激蕩發展“大風歌”



漢風舞動, 引領淮海演繹新精彩
大眾日報記者 周豔


徐州是個人傑地靈、人文薈萃的地方。

有句話說:“先秦看西安,明清看北京,兩漢看徐州。”記者在徐州采訪,對此有著切身感受。作為漢文化曆史發源地,徐州留存下豐富而寶貴的兩漢文化遺跡。氣勢恢宏的漢墓、惟妙惟肖的漢兵馬俑、生動美妙的漢畫像石,成為兩漢文化的承載和標誌,被譽為“漢代三絕”,也讓徐州有著“東方雅典”的美譽。

曆經五千年的歲月滄桑,徐州不僅擁有兩漢文化,這裏的養生文化、飲食文化、軍事文化、宗教文化同樣積澱深厚。這些文化資源,形成了徐州的文化競爭力,會帶來更多文化認同感,形成文化向心力。



徐州與山東不僅地理上比鄰,文化上也相通相融。漫步在徐州潘安忠孝文化園內,記者看到忠、孝、廉、恥、辱五個石柱,還有“三孝合一”雕塑、潘安忠孝文化走廊,無不體現著厚重的儒家文化底蘊。此外,徐州和山東濟寧、曲阜、泰安、臨沂等地市一樣,都是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曆史文化名城。而且這片淮海大地,又多是革命老區,為中國解放事業貢獻巨大,在人文上有不少共性。我認為,大家應共同打好“文化牌”,放大曆史文化旅遊優勢,聯合開發旅遊路線,打造極具國際影響力的文化名城。

楚韻漢風古彭城、北雄南秀新徐州,它必將引領淮海各地演繹出新的精彩。



相親相愛, 共唱淮海同一首歌
安徽日報記者 鄭莉


一潭碧水,湖闊景美,綠樹成蔭,遊人如織。在徐州市東北部,賈汪區西南部,占地約7.5平方公裏的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令人心曠神怡。泛舟碧波之上,休閑愜意。更有意思的是,聽聞潘安湖的淵源來自曆史上鼎鼎有名的美男子——潘安。隨行的河南專家立即大叫,“潘安,是我們的人啊”,引發眾人大笑。



笑聲中,記者不由沉思。其實,整個淮海經濟區的文化具有極強的“親近性”。這裏,是齊魯文化、中原文化、楚漢文化的交彙地,再加上整個經濟區自然資源的一致性,這裏的風俗習慣、文化認同感都是相近的。同時,又都是相對落後地區、革命老區,彼此感覺自然更為親近,應該親如兄弟。


事實上,要真正做到“相親相愛”,並非易事。這麼多年來,因為發展問題,這裏也曾是矛盾集中之地。相關部門負責人介紹,為了讓大家齊心協力共謀發展,這些年來徐州一直在不斷努力。從2010年起,徐州就牽頭推進淮海經濟區核心區一體化建設,每年一次市長輪值會,在醫保異地結算、環境跨區域治理、跨界交通對接等方麵進行了不少探索。徐州的這種大氣魄與大格局讓記者很欽佩。共建淮海經濟區,必須進一步打破“一畝三分田”的保守思維,走一條創新、協同、綠色、開放的發展之路。這是1.2億人的共同期盼,我們每一個人都責無旁貸!



宜居之城, 文化深植在風景中
河南日報記者 宋敏


有人說,若把蘇南城市蘇州、無錫比作溫婉可人的少女,那工業城市徐州就是身強力壯的男人。是的,曆史的過往讓我們將徐州想象成煙囪林立、火車隆隆、民風彪悍的城市。

來到徐州,才發現這裏兼具“楚韻漢風,南秀北雄”,是一座極具吸引力的旅遊城市,一座曆史悠久的文化之城。

在潘安湖濕地公園,水草豐茂、風光旖旎。誰能想到,幾年前,這裏還是一片煤礦塌陷地。以采煤塌陷地治理為杠杆,徐州抖落“百年煤城”的塵埃,化身“一城青山半城湖”的宜居之城。而徜徉在雲龍湖沉水廊道,仿佛走進了一幕巨型水景的內部。人仿佛在湖水中穿行,接受著山水的擁抱,真是一種別樣的體驗。



位於城中心的湖泊給了城市靈氣,記者了解到,依托於雲龍湖,徐州建設了珠山景區,來紀念和推介道教鼻祖張道陵;興建了徐州“好人園”以此表彰在全國具有影響力的“徐州好人”;更難能可貴的是,徐州還在湖邊建起音樂廳、藝術館、水族館、詩博園、彭城金石園;雲龍湖環抱內,還有一座國內最大的紀念蘇軾的紀念館……

文化深植在風景中,改變了城市的氣質,讓徐州成為一座美麗的生態福地,更成為一座有內涵、有故事、有文化的城市。這樣的徐州,讓人著迷。


79年前的今天,徐州淪陷

79年後的今天,閱讀《新華日報》

連篇報道的徐州

心底有說不出的苦辣酸甜

徐州,自力更生的徐州

徐州,唱響新“大風歌”的徐州

徐州,富民發展的徐州

必然,越來越讓人迷戀


來源:守望家園

棉布地鍋雞

西苑民和園東門對麵(民安南路西頭)




下一篇 : 澳門氹仔客運碼頭6月1日正式啟用,相當於25個足球場!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