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二中的孩子奮鬥多少年才能跟金刻羽們喝咖啡?


衡水的中學很有名,一直是教育類新聞裏麵長盛不衰的“明星”。有一中和二中,都自詡為全國十大名校,外界的人有點傻傻分不清楚。相對來講,二中在管理上比一中更為嚴格,也就經常會有一些奇葩的舉動。

前兩年,有網友發布照片,說“衡水二中為了不讓學生跳樓,真是下血本了!”。教學樓上,密密麻麻的是鐵欄,外麵貼著人們耳熟能詳的高考標語。雖然學校還沒有出麵表示鐵欄是為何用,但“衡水二監獄”、“衡水二富士康”這些綽號已經出籠。

每年的教育類新聞,衡水中學和衡水二中這兩所學校都能承包相當一部分版麵。軍事化管理、雷人標語、震撼閱兵,每年都有新故事,但說來說去都是超級中學那點事。


我當年所在的高中,一直把衡水中學這樣的“高考名校”當成學習典範,沒混出這麼大的名氣,但管理方式上大同小異。  

有過親身經曆的人,都不會對中國各地的超級中學大驚小怪,所以我也不準備像外賓一樣侃侃而談,“教育不是這樣搞的,要解放孩子的天性”。跟底層的孩子談解放天性、素質教育,就像“何不食肉糜”一樣正確而空洞。


我想到的是前幾年火遍網絡的“學霸女神”金刻羽。“精通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熱愛文學和藝術,鋼琴和單簧管技藝都達到了專業級水平;她僅用兩年時間就完成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課程;25歲拿到了哈佛經濟學的博士學位……(19)83年的她現在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最年輕的宏觀經濟學教授;而她的父親,就是前財政部副部長、前中金公司董事長、現亞投行掌門人——金立群”。  



衡水二中和金刻羽是當下中國教育的兩個隱喻,他們象征著分化的兩極,在他們之間有越來越難以彌合的鴻溝。  


金刻羽們初中就通讀莎士比亞原著,衡水二中的孩子們可能連一本外文原著都沒見過;金刻羽們高中就到了國外名校,衡水二中的孩子可能是從大城市返鄉讀的高中,因為他們沒有資格在大城市高考;在金刻羽們的人生道路上,國內的高考不值一瞥,但對衡水二中的孩子來說,高考仍是改變命運的獨木橋,不在“衡水二富士康”好好努力,他們也許隻能去富士康努力了。 

前些年有個特別火的帖子叫《我奮鬥了十八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現實比這更殘酷,當你奮鬥十八年,終於學會喝咖啡,別人已經改茶道了。當苦寒出身的孩子過關斬將來到“爭做世界一流大學”的校園,卻發現他的一些同齡人早就在國門外享受世界一流大學,誰能告訴我,這是一種什麼體驗。  

作為雞湯勵誌,你大可以學習金刻羽們的“努力”。但作為一個公共話題,我們不可以忽略這背後的階層差異。  


當富裕階層談減負,工薪階層卻要擔心,放學太早孩子誰來照顧;當富裕階層談素質教育,工薪階層卻不得不考慮培訓班的學費問題;當富裕階層呼籲高校放開自主招生,工薪階層卻不得不擔心,這會不會導致新的腐敗和不公,使獨木橋變得更窄。有的人還沒吃飽,有的人卻要減肥,人們談的還是同一個教育嗎?  


黃岡神話已經破了,衡水中學、衡水二中的神話還能維持多久?超級中學的倒掉固然無甚可惜,但是人們必須瞪大眼睛看清楚,在它們的廢墟上新站立起來的是什麼。


金刻羽們不需要掌聲,他們早就在父輩的幫助下看過世界。真正需要幫助的,是超級中學裏的“高考預備軍”。

來源:思想者參考




下一篇 : 東營限量發行100套!《一帶一路紀念冊》一次集齊64國珍貴錢幣!成收藏市場搶手貨!先搶先得!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