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消防的“戰鬥勳章”|微笑的力量


南疆,離你不遠;喀什,就在這片熱土。消防,守護繁華又遠離繁華,在車水馬龍裏穿梭,耐得住寂寞,把青春盡情揮灑!

身邊的人,身邊的事,忽略了太久都有點習以為常。不過一旦認真起來,很多的美,很多的感動就在不經意間一點一滴的累積,直到彙聚成一股清流滌蕩人心。

喀什消防部隊駐守在喀什噶爾16.2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上,與400多萬人民群眾休戚相關、生死與共!最高的執勤中隊在海拔3200米以上,距離支隊機關有350公裏左右的距離,而擔負如此危險繁重任務的卻是一群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熱血青年!下麵跟隨鏡頭走近他們,走近每一段故事!


溫暖的笑


 邱鑫濤,喀什消防支隊英吉沙中隊列兵,19歲,四川樂山人。入伍快一年了,經常會想家,但是從來不會主動表露出自己的心跡,我隱約能夠感覺出來他特有的那種堅強。我問他,中隊現在的訓練苦不苦,能不能承受?他告訴我說,訓練當然很苦,隻是其他的執勤戰備任務更重,部隊內部的安排加上縣裏麵的安排,幾乎每天都要外出執勤。最近大風天,火災救援也多,感覺挺累的。我接著問道,那你還能堅持嗎?他抿著嘴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裝備,說,又不是我一個人在堅持,或許隻有到離開部隊那一天才能考慮這個問題,現在想不了那麼多。是啊,有些問題因職責所在,無法去推脫或者逃避,與其天天去想什麼時候結束,不如去問自己還能不能做的更好!


陽光燦爛的笑


 喀什消防支隊特勤中隊。這一張合影是在他們下午訓練開始前拍攝的。我端起鏡頭對著他們不說話也不按快門,差不多有一分鍾了,指導員問我怎麼排隊形,要什麼樣的效果。我放下相機,坐在地上告訴他們,當兵的日子總是那麼短暫,當下感覺到的委屈和辛苦,離開部隊後都是沉甸甸的不舍和回憶。我讓他們盡量做出隨意自然的動作,珍惜當下和今後的每一寸光陰,想想身邊的戰友還有多少天相處的日子,不一定要笑,但一定要自然。於是我又端起鏡頭對準他們,他們隨意的說著相處日子裏的點點滴滴,我隨意喊了一句“往這看”,順手按下快門拍下了這張合影,還好大家笑的都是如此燦爛!


關心的笑


 總隊今年要搞大比武,共10項科目,主要立足於整體實力的考量,要求全員參訓。支隊各級單位都在熟悉研究規則,研究訓練方法,同時確保訓練時間。這項工作也是我們支隊今年的核心工作之一,支隊黨委高度重視。在訓練過程中支隊不斷傳遞壓力,壓實責任,大隊黨委、中隊幹部、骨幹班長都動員起來了,我在拍攝這組照片期間,先後到了城東中隊、疏附中隊、特勤中隊、葉城中隊、七裏橋中隊等單位,親眼看到了他們的訓練,訓練的氛圍還是很好的。這張照片是在休息時間內,盧睿、梁勇、呂本鑫他們在相互看各自手上的傷。有的手上磨出了血、有的磨出了水泡,還有的手上布滿了老繭,看著都不像二十歲“小鮮肉”的手。我看著都覺得不忍心,可他們從不矯情,三兩天結了疤還是一樣生龍活虎。

 

充滿“愛意”的笑


何亮,喀什消防支隊特勤中隊列兵,19歲。我一到特勤說要拍一張“笑臉”照,從值班班長到同批兵第一個給我推薦的就是何亮。他們說,何亮是個“逗比”,不管怎樣都能笑出來,關鍵是笑的“美”。於是他就理所當然的成了我的“模特”。實話實說,他的這兩張圖片真沒有多少故事,特勤的戰士都說,何亮是唯一一個沒有被部隊“摧殘”過的“小鮮肉”,但人家的訓練可從沒落下。


真誠的笑


 易馮波,喀什消防支隊城東中隊戰鬥員,21歲。原來在特勤中隊服役,2016年就調入城東中隊,業務技能、體能都居上,在北片區的比武中掛鉤梯排名第二。班長說易馮波不是比武型的選手,關鍵時候容易緊張失誤,每次訓練的成績都要好於比武的成績。按理說,本來他可以拿第一的,可是他最終沒能突破自己,而他和第一名僅有0.04秒的差距。


精彩還將繼續……

 


 

  

 

編輯|周青

投稿 | 喀什消防支隊

原創內容|轉載請注明來源


下一篇 : 亳州話配音:黑人小夥第一次吃冰棒,看一遍讓你笑三天,哈哈!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