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驕傲!就是這篇盛讚日照的美文,竟然登上了人民日報!


就在昨天,10月12日,日照又出了次名!不過這次是好事!《人民日報》副刊24版發表題為《日照(九州風物)》的美文,盛讚日照!

原文如下:《日照(九州風物)》

作者:王劍冰

古人說條條江河歸大海,大海是那般宏闊的胸懷。在這樣的胸懷裏升起一輪紅日,該是什麼樣的景象?

現在我正走向海。我知道有一個叫做日照的地方,日照這兩個字多麼直白,又是多麼神秘,日照香爐就會升起紫色的煙塵,那麼日照大海會升起什麼?我仰望著那個地方,我穿越齊魯大地,走過孔子的曲阜,走過泰山沂蒙。

大海終於展現在我的眼前,它就像中原的千裏沃野,麥浪滾滾地湧動,散發出濃鬱的味道。白雲似一群從遠方跑來的綿羊,我聽到了它們的喧嚷。很長很闊的沙灘,我小成了滄海一粟。

我還沒有看到日出,但是我知曉了這裏是“勿忘在莒”的古莒國,莒同齊、魯曾構成山東的三分天下。生活在這裏的先民,也是人類最早的先祖。他們使用的工具,同黃河流域先祖使用的沒有什麼兩樣。我站在一個圖形麵前,那是一個日出的圖形,先祖對於日出那麼崇尚,把它刻在生活的器皿上。那時他們就知道通過日出判斷四時,將其用於農業和航海。《山海經》記載的羲和祭祀太陽的湯穀和十日國就在這裏。我看到一個號角,那是陶做的,這裏的黑陶是原始文化的瑰寶,我的祖先,曾麵對蒼茫的大海,吹亮了東方第一縷晨曦。

我見到了茂密的森林,隻能在高山上才有的森林,卻是出現在海邊,那高大的杉木將氧離子潑灑得到處都是。我還見到了茶園,一片不是很高的墨綠,日照和海風使這裏的茶尤為獨特。我還看到一棵巨大的銀杏樹,我在一片雨中走進定林寺,那棵四千歲的蒼然立時熱烈地向我迎來。我站在它闊大的枝葉下,鍾聲訇然散落,抬頭望的時候,竟然望到不遠處劉勰讀書處。那個獨成一派的大理論家,就是在這裏以他智聰的文心神雕藝術之龍的嗎?

天晴無雨,我早早跑向海灘,清風振衣,潮水激蕩。

雲藍得出奇,雲邊漸漸透出了紅光。海在這時發生了奇妙的現象,頃刻間變成了一汪紅色的顏料,那顏料越來越濃,越來越多,似乎是從日出的地方湧出。而後太陽微微地露了出來,露得不聲不響,初開始它沒有發出亮光,隻是一輪滾圓的炫紅,那麼近,那麼大,蹚水過去就能觸摸著。我很少看到這麼純淨這麼圓潤的太陽。正呆看著,它突然發出一股絢爛的光芒,我的周身立時感到了溫暖。

海浪已似紅鯉翻江。一眨眼,有些紅鯉竟然躍動起來,而後變成了一頁頁羽翅,慢慢看清,那是一群興奮的海鷗。

太陽還在上升,它已經變成金黃的車輪,隆隆轟響,煙塵迷漫,天地搖動。沒有什麼能阻止它的上升,它將天穹昂然頂起,讓世界為之高明。我的血脈僨張,好像太陽升自我的胸間,整個大海濤湧連天。我想大聲地喊: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裏!時光變幻,生命輪回,秦皇漢武尋仙訪道的蹤跡早已不見,曹孟德豪情一腔越去千年,唯大海潮湧潮落,太陽常隱常新。

日出喚醒了熱情。海上運動基地的帆影片片,切割著紅色的光線。細沙灘上有人練排球,健美的身姿在騰躍。陽光更多地鍍亮了揀海的人,皮影樣貼在海灘的玻璃上。

整個一座新城都亮了,像一艘豪華巨輪在起航。太陽照在那片樹林的時候,樹林裏一片光怪陸離,葉子在光線裏舞蹈。鳥兒嘰喳,翅膀像閃電,這裏閃一下,那裏閃一下,等到它們飛到林子上麵的時候,一下子都被渲染了,包括嘰嘰喳喳的叫。我知道,太陽也照到了那棵銀杏樹,深沉的光芒撒播著一片靜默。天台山上,古老的太陽節或在舉行,香煙繚繞,鼓鈸隆重,供台擺放新麥做成的太陽餅,萬眾叩拜太陽光耀大地,福澤民生。

站立大海之上,旭輝之間,古人在我的耳邊發聲:“念我日照,雖偏居海隅,卻享有琅琊之名,天台之勝,背依泰沂,懷抱東海,更兼仙山飄渺,河流縱橫,自古為日神祭祀之地,黃老成仙之鄉。”那聲音伴大海濤湧,隨紅日東升,繚亂了我的思緒。

我真實地感受著日照——日照是一種光合作用,日照是一種置換反應,日照不僅是一個名詞,還是一個動詞或形容詞。

我又想起了那個日照的刻畫,海上日出,曙光先照。日照,那是一幅恢弘的意境,一幅東方大地的掛圖。

相關鏈接

王劍冰:河北唐山人。中共黨員。1982年畢業於河南大學中文係。1975年赴鄉村插隊務農,後曆任《奔流》雜誌編輯,《文藝百家報》、《當代人報》采通部主任,《散文選刊》副主編,副編審。1979年開始發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河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全國魯迅文學獎二、三、四屆評委,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出版著作有詩集《日月貝》、《歡樂在孤獨的那邊》、《八月敲門聲》;散文集《蒼茫》、《藍色的回響》、《有緣伴你》、《在你的風景裏》、《遠方》、《絕版的周莊》、《喧囂中的足跡》、《王劍冰散文選》、《普者黑的靈魂》;理論集《散文創作談》、《散文時代》、《散文散文》;長篇小說《卡格博雪峰》等。散文《絕版的周莊》入選上海高中語文課本,並被刻碑於周莊,被周莊授予榮譽鎮民;散文《吉安讀水》被刻碑於吉安白鷺洲;散文集《喧囂中的足跡》被中國現代文學館和寧波天一閣藏書樓收藏,散文集《絕版的周莊》被德國國家圖書館收藏;曾獲全國首屆冰心散文獎、全國第三屆冰心散文獎,全國首屆郭沫若散文隨筆獎,中國文聯理論獎,河南省政府文學獎,中國散文詩90年重大貢獻獎等。 

曾在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解放軍藝術學院等近百所高校及重點中學作過專題演講。

以上內容轉自掌上日照






下一篇 : 動真格!日照要重點整治旅遊市場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