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腦癱兒子18年慈母突患腦溢血 濟南骨科醫院獻愛心贈送輪椅



  “我想媽媽!”

  這樣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話語,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落下了眼淚。

  說這句話的男孩叫小於,今年18歲。十八歲,青春韶華,舞象之年,本該是肆意揮灑美好時光的年紀,而對於小於,並不是。

  小於患有先天性腦癱,肢體功能嚴重受限,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小於的父母為了給孩子治病,舉家搬到濟南,靠拾荒為生,省吃儉用,一門心思存錢,隻為給孩子治病。

  轉眼十幾年,一切艱苦和心酸都被衝淡在每日的勞累中,生活看似在慢慢地變好,誰曾想,一場新的變故再度降臨……



  簡易瓦房圖生存

  腦癱臥床十八年

  我們來到小於的家,一個看起來並不像家的家。

  一間隻有十幾平米的破舊瓦房,被周圍的垃圾堆團團圍住。房子有一扇關不上的門,沒有窗子,盡管外麵陽光很明媚,但屋子裏卻非常暗,小於的大爺打開唯一的白熾燈,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屋子裏陳列的是從垃圾堆裏“淘”來的各種家具,空間非常小,三個人站立已很擁擠。

  在一進門的右手邊,我們見到了小於。小於因為行動不便,常年生活在黑暗的屋子裏,皮膚慘白,同時因長期缺乏營養,小於非常瘦,臉上的骨頭微微凸出。他的一條腿搭在另一條腿上,呈現出一個蜷縮的姿勢,胳膊也別扭的彎成不可思議的姿勢,腳腕比我們的手腕還要細很多。據濟南骨科醫院的楊超群主任介紹,這是因為十幾年來不運動導致的關節變形、痙攣,已經是比較嚴重的情況了。



  父母不離不棄

  怎奈禍不單行


  即便是小於的生活不能自理,即便是一家人都得在十幾平米的瓦房為他受苦……但是小於的父母從沒有想過放棄。

  吃喝拉撒睡,十八年,全都靠背著,沒人說過一聲放棄。據小於的大爺回憶,小於五歲有一段時間哭得厲害,隻有母親抱著才能停止哭,於是小於的母親高女士就晝夜不分的一直抱著他,這一抱,就是三個月。

  拾荒工作積攢的勞累,以及對小於長年的照料,終於讓身材不算瘦弱的高女士倒下了。

  9月12號,高女士突發腦溢血昏倒了,醒來後半邊身體失去了知覺,昂貴的治療費用加上家中生活不能自理的兒子,高女士整日以淚洗麵,甚至一度產生了輕生的念頭。

  命運像一個不講道理的惡魔,接二連三的考驗著這個本已千瘡百孔的家庭。



  眾人拾柴火焰高

  濟南骨科醫院捐贈輪椅、善款


  踐行公益的正能量之路,濟南骨科醫院一直堅持不懈。

  在了解到小於的家庭情況後,醫院當即派出以楊超群主任為代表的醫療團隊,驅車趕到小於的家中,並帶來了免費輪椅和醫院募捐的善款。

  楊主任在經過精心檢查後說:“這是因為先天性腦癱導致的肢體功能障礙,由於他長年不運動,導致肢體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畸形,尤其是下肢畸形最為嚴重。上肢的一些殘餘功能還有,這樣也可以通過一些係統的康複訓練讓他的肢體功能恢複的好一些,至少生活自理方麵能夠提高一些。”

  在檢查病情的同時,楊主任向小於的大爺傳授了一些被動運動的康複訓練手法,考慮到小於的行動不便,醫院向小於免費捐贈了一個輪椅,小於坐在輪椅上,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隨後,楊主任把醫院募捐的善款送到了小於父母的手中,希望這位偉大的母親能夠早日康複,小於的父親握著楊主任的手留下了感動的眼淚。

  離開小於家的時候,我們注意到黑黝黝的牆壁上貼著一張財神爺和一張大大的“福”字,那個“福”字非常顯眼——

  這不是一個沮喪的家庭,這是一個曆經磨難仍心存希望和感激的家庭,他們一定會好起來的。






下一篇 : 濮陽網友呼籲京九高鐵過濮陽!!!統籌兼顧分析京九客運專線和鄭濟高鐵走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