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老人深夜拾荒,卻惹上彌天大禍,不僅被敲詐6萬元還…



  一個拾荒老人在城郊垃圾場發現了一輛破爛不堪的轎車,以為是報廢的車輛, 便約一位朋友,深更半夜帶上工具去拆卸值錢的零部件,準備當廢品賣錢,誰料竟惹上了彌天大禍———被車主及其朋友當小偷輪番毆打和折磨,並向他們勒索6萬元損失。
  日前,順慶區人民法院一審以敲詐勒索罪對兩名被告進行了判決。

網絡圖


深夜淘廢舊惹火燒身


  61歲的黃銅家住順慶區,平時以撿破爛為生。2016年8月12日上午,他騎著三輪車,到瀠溪街道辦附近老觀埡垃圾場撿瓶子,看見垃圾場裏停了一輛黑色轎車,4個輪胎也不見了,是用磚墊著的。黃銅估計是一輛報廢車,便尋思拆點零件當廢鐵賣, 可當時他沒帶工具,便放棄了。
  當晚9點,一個叫龐廣的男子到黃銅家串門。龐廣時年38歲,住在瀠溪街道辦, 與黃銅剛認識半個多月。 黃銅向龐廣談起在垃圾場見到一輛廢棄車的事, 二人商議去拆點值錢的東西當廢品賣。
  當晚12點, 二人帶上扳手、改錐、鐵鉗、撬棍等工具,乘坐三輪車來到老觀埡垃圾場,找到了那輛廢棄車。 黃銅用手電照明,龐廣圍著那車轉了幾圈,說可以把發動機取出來,兩人叮叮當當地忙活到次日淩晨2點, 累得滿頭大汗,但還是沒能把發動機拆卸下來。於是,龐廣又回到黃銅家中,帶上一把大鐵錘,重返垃圾場,掄起錘子猛砸發動機上的螺絲,但沒有砸斷。
  8月13日淩晨3時許,忽然有兩輛小車開到他們身旁停了下來,兩個手中抄著“家夥”的男青年跳下車,龐廣認出二人都住在瀠溪,一個叫林野,一個叫莫衝。莫衝二話不說便打了龐廣幾耳光,又掄起刀背,朝他後背砸了幾下,還踢了他胸口一腳,林野也上去打了黃銅幾下。
  二人問龐廣怎麼解決這事,龐廣答應到順慶區鐵欣路找朋友拿錢賠他們。林野便叫黃銅和龐廣上了莫衝的車。兩輛車開到何家觀加油站,林野把他的車停在路邊,上了莫衝的車,向南充城區疾駛。
  24歲的莫衝住在瀠溪,當時正在家待業。2014年4月,莫衝的父親給了他5萬元,讓他在嘉陵區二手車市場購買了一輛半舊的黑色轎車。2016年2月底,莫衝駕駛這輛車, 在學校門口與一輛大貨車相撞, 他的車保險杠和左邊大燈被撞爛,以前莫衝駕此車也發生過一次事故。因此,莫衝在2016年6月把車停在老觀埡垃圾場。
  2016年8月13日淩晨2點多鍾,正在睡覺的莫衝接到比他大一歲的朋友林野的電話,說他開車從重慶回來路過垃圾場時,看見有人打著燈在弄他的車,估計是小偷。莫衝便帶上一把西瓜刀,開著朋友潘登停放在他家的轎車,與林野會合後,二人直奔垃圾場,將龐廣和黃銅抓了個正著。
  當莫衝開車來到順慶區鐵欣路,讓龐廣找他朋友拿錢時, 可龐廣說,他朋友已經離開了。莫衝想到朋友潘登平時點子多, 便給潘登打電話說,他和林野抓了兩個偷車賊,想找他們拿點錢出來, 請潘登也來助助陣。潘登是順慶區華鳳人,當時正在金魚嶺一家茶坊打牌, 他一聽來了興趣,隨後叫上和他在一起玩耍的兩個朋友———貴州籍男子李闖和順慶區的徐圖之,3人興衝衝地下了樓。李闖駕駛他的灰色雪鐵龍轎車,載著潘登和徐圖之,與莫衝在金魚嶺一個街口碰麵。


二人輪番侮辱施暴行


  莫衝和林野把黃銅、 龐廣推下車,莫衝指著黃、龐二人對潘登等人說,就是他兩個偷車。李闖奔上前,拳腳一齊上,狠揍了黃銅和龐廣一頓。 眾人又將二人分別押上了一輛車,到垃圾場看現場。
  到垃圾場之後, 這夥人喝令黃銅和龐廣下了車往裏麵走。此時天色未亮,垃圾場黑黢黢的,一片陰森。龐廣正走著,後背突然被人踹了一腳,跌倒在地,那人隨即用腳朝他全身亂踢, 龐廣偷眼一瞥,正是李闖在向他施暴。此時,黃銅也被林野等人打倒在地。
  幾分鍾後, 這夥人叫龐廣和黃銅站到莫衝那輛破車前麵,李闖用手機打開閃光燈給他們拍了照,說是留下“偷車罪證”。然後,林野等人令二人跪下, 幾個人圍著他倆,不停地拳打腳踢,還強迫他們互相毆打。
  折磨了半個多小時後, 徐圖之數落二人說:“這是莫哥買來準備結婚的車子, 現在他家正在裝修房子,暫時停在這裏的,你兩個把別人的婚車弄成這樣, 到底想咋個了結?”林野說:“你們每人至少要賠2萬元,如果不賠,就把你們的手腳打斷。”
  潘登也說:“這是盜竊案子,嚴重得很, 我勸你們最好私了。”龐廣隻得同意私了。 潘登說:“你先把賠償協議寫好。”潘登讓莫衝到他車上拿來筆和紙,給了龐廣,然後由潘登口述,龐廣照錄,炮製了一份賠償協議, 他將賠償金額加到6萬元,又讓龐廣簽字。
  此時, 李闖又衝黃銅吼道:“老東西,你到底寫不寫協議?”黃銅說他不會寫, 李闖等人便叫龐廣幫他寫了一份由黃銅賠償3萬元的協議,讓黃銅簽名。
  此時天快亮了, 這夥人把二人押上車, 帶到了瀠溪街道辦龐廣所住小區門口, 幾個人守候在外麵,莫衝跟隨龐廣進了他家,龐廣帶上一張農行卡到瀠溪街道辦農業銀行的ATM機上取款。但卡上沒錢, 幾個人又圍著龐廣毆打起來。 龐廣連聲說:“我把卡拿錯了,屋裏還有一張卡。”眾人把他押回家,潘登問龐廣的母親,他有幾張銀行卡,龐母說隻有一張,龐廣隻好承認沒有銀行卡了。這夥人便開車把他帶到瀠溪職教城附近的一座橋上,林野等人對上前圍觀的人說,抓住了兩個偷車賊。二人不敢辯解,霎時,許多人紛紛擁到橋上看熱鬧。莫衝等人押著龐廣和黃銅在橋上走著,徐圖之在後麵推了龐廣一掌說:“你跳到河裏去,這件事就算了。”龐廣不敢跳河,徐圖之突然將他使勁摔倒在橋上,幾個人圍上前,用腳尖猛踢。
  踢了一陣後,徐圖之又叫他站起來,命令龐廣在橋上折返跑。龐廣害怕挨打,隻得照辦,一旦他跑慢了,跟在後麵的李闖等人便打的打, 踢的踢。林野在橋上撿了一截樹枝,在後麵緊緊驅趕龐廣,不時對他劈頭蓋臉一陣抽打。不明真相的圍觀者紛紛叫好。 龐廣被迫在100餘米的橋上奔跑了10多個來回,後來氣喘籲籲地癱倒在了橋上。 這夥人便強迫他把鞋脫了,推推搡搡地押著他來到了附近他家中。


敲詐勒索硬幣賠償款


  潘登對龐廣60多歲的母親說, 你兒子在外麵偷了車,讓她拿3萬元來賠償。龐母說沒錢,莫衝便決定把她和龐廣、黃銅帶到偷車現場去。
  在垃圾場,為了震懾龐母,林野從地上抄起黃銅頭天晚上帶去的鋼管,朝龐廣的背上狠打兩下,背上頓時腫起了,在龐母的哀求下,他才住了手。
  這時, 林野又找到黃銅遺留在現場的一根繩子,把黃銅的右腳捆起來,在李闖的協助下,將黃銅身子倒懸著吊在旁邊一棵樹上。黃銅驚慌地呼叫著,在空中晃晃悠悠地蕩秋千。幾分鍾後,林野才把他放了下來。
  幾個人又將黃銅和龐廣、龐母推到車上,把龐母送回家後,叫她幫兒子借錢。龐母表示借不到錢,莫衝等人又把龐廣和黃銅帶到了垃圾場。此時,熾熱的太陽高懸空中, 這夥人讓龐廣赤著腳站在一堆鵝卵石上曬太陽。這時,潘登假惺惺地把龐廣拉到一旁,勸他給朋友打電話借錢,免得受苦。龐廣便給朋友賀大叔打電話,請求借3萬元救急,但賀大叔說他也沒錢。龐廣又說,他可以去找另一個朋友龔波借錢,但沒借到。從龔波家出來後,莫衝氣憤地打了龐廣兩耳光,接著又把他帶到了愛心街對麵一家典當行貸款。
  在典當行,老板說拿房產證可以貸款,但龐廣沒有吭聲,又遭到了莫衝等人的打罵和威脅,潘登說,如果你實在還不出錢,我們隻能把你拉到河邊,把你膝蓋敲碎。此時,龐廣感到這夥人說得出做得到,不拿錢出來難以脫身,就表示願意回家拿房產證貸款。莫衝等人便把龐廣帶到了他家中。龐廣與父母商議後,二老答應貸款為兒子消災。因為龐家的房產登記在龐廣父親名下,潘登讓他父親寫了一份委托書, 委托他母親去辦理貸款。然後,莫衝把龐廣和他母親帶到了典當行,龐母把房產證、 委托書和龐廣父母的身份證一起交給了典當行,可典當行稱當天是星期六,要等到下周一到公證處公證後才能發放貸款。這時是中午12時許,莫衝收下了龐家的房產證等資料,才放龐廣和他母親離開。


挖空心思最終獲刑


  當莫衝等人帶著龐廣去辦理貸款後,林野便問黃銅怎麼辦,黃銅的房子被拆遷了,被迫答應用房屋拆遷補償協議抵押貸款“還錢”。林野和李闖、徐圖之帶著黃銅,乘車來到黃銅家中, 林野和徐圖之隨同他進了房間,林野舉著彈簧刀,對黃銅一番威嚇後,黃乖乖地從臥室的衣櫃裏把房屋拆遷補償協議和身份證拿出來交給了他們,然後,林野等人便開車把黃銅帶到弋家塘街一家貸款公司,但貸款公司無人上班。
  當天下午1時許, 幾個人輾轉把黃銅帶到了華鳳場上,林野等人在車上開著空調吃盒飯,叫黃銅下車承受火辣辣的太陽炙烤。幾個人吃完飯後,又開車把他帶到瀠溪街道大坪山村他姐姐家裏,找他姐姐借錢,也沒有借到。下午4點,幾個人見從黃銅身上實在榨不出油水,才開車把他送回了家。再說龐廣回家之後,感覺身體很痛,就到場上一家診所輸液治療。8月14日上午10時許,他到順慶區公安分局瀠溪派出所報了案。
  當天,莫衝、林野經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到案,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 後兩名犯罪嫌疑人的家屬與被害人龐廣、黃銅達成協議,共同賠償了二人各一萬元。
  順慶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莫衝、林野敲詐勒索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了敲詐勒索罪(未遂)。因二被告人有投案自首情節, 並賠償了被害人損失,取得了被害人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罰。法院還認為,因莫衝的車輛放置在垃圾場附近,加之破損嚴重,會讓一般人認為是拋棄物,因此龐廣和黃銅的行為缺乏故意損壞他人財物和實施盜竊犯罪的主觀故意。
  2017年4月28日,該院一審依法判處莫衝有期徒刑2年6個月,緩刑4年,並處罰金1.3萬元;判處林野有期徒刑1年10個月,緩刑3年,並處罰金8000元。而潘登、李闖等人已被司法機關另案處理。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王瑞江 記者 何顯飛


圖文編輯:王曼霖

責任編輯:唐   龍

內容來自南充晚報


小編混到今天這碗飯,全靠你點zan!

下方點一個zan,小編工資就漲5毛…


不要錯過

“南充”這個名字原來是這樣來的……好多小夥伴都不知道吧

南充人戶口還在農村的趕緊看,國家最新政策來了!

質監局、林業局…南充最新一批人事任免名單出爐

對不起,這個五一我就待南充了!別再約我了!

下月,南充將被國內外關注,這個人要火了!

南充城區又一“城中村”啟動改造,將建休閑公園…

南充16個重大工程最新進展都在這!你最關心哪一個?

與你有關,2017四川招聘特崗教師4000人,別錯過…

南充考生注意!今年高考四川沒有“三本”了!

投資446.5億,南充這15個旅遊項目全球招商,你的家鄉要變樣!


下一篇 : @南充人,7月1日起,身份證不用再回老家辦了!這些地方可異地辦理!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